人生如丧物 如此容易被剥夺

梧桐
2018-02-10 16:31:02
为什么她钢琴老谈不好,世界上愈是黑白分明的事情愈是要出错的。

知道这本书是关于性暴力的时候,我在脑子里就这个关键词搜索了一圈,想起了三个人。

第一个是在手术室实习那年,下午临近下班,没有手术,我和几个同学懒懒散散的在聊天,走廊上不知谁喊了一句‘来手术了。’我们刚刚实习,自然不愿意错过每个观摩的机会,冲出去发现病人还没来,手术室接到电话的人说,是一个被强奸的小女孩。

很快孩子被推上来,大概十一二岁左右的年纪,长相忘记了,只记得她平静无波的眼神,好像是受到惊吓之后再也无法做出任何表情的那种,孩子是在某个玉米地里被发现的,当时路上人烟稀少,她可能是在玩耍回家的路上被拖走的。

手术室门口有人抱头嚎啕大哭,是她的父母。

医务人员都在门口咬牙切齿,有的安慰她,有的帮她脱掉衣服准备接下来的手术,我记得自己曾说‘不要害怕。’女孩乖乖的点头,然后又有人安慰她,问她冷不冷,疼不疼,她仍乖巧地摇摇头。

当为她脱下裤子的时候,所有人的愤怒值达到了顶点,直肠阴道隔已经破损了,有大便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

小腹里面解剖位置是‘前膀胱后直肠子宫坐中央’而后面的

...
显示全文
为什么她钢琴老谈不好,世界上愈是黑白分明的事情愈是要出错的。

知道这本书是关于性暴力的时候,我在脑子里就这个关键词搜索了一圈,想起了三个人。

第一个是在手术室实习那年,下午临近下班,没有手术,我和几个同学懒懒散散的在聊天,走廊上不知谁喊了一句‘来手术了。’我们刚刚实习,自然不愿意错过每个观摩的机会,冲出去发现病人还没来,手术室接到电话的人说,是一个被强奸的小女孩。

很快孩子被推上来,大概十一二岁左右的年纪,长相忘记了,只记得她平静无波的眼神,好像是受到惊吓之后再也无法做出任何表情的那种,孩子是在某个玉米地里被发现的,当时路上人烟稀少,她可能是在玩耍回家的路上被拖走的。

手术室门口有人抱头嚎啕大哭,是她的父母。

医务人员都在门口咬牙切齿,有的安慰她,有的帮她脱掉衣服准备接下来的手术,我记得自己曾说‘不要害怕。’女孩乖乖的点头,然后又有人安慰她,问她冷不冷,疼不疼,她仍乖巧地摇摇头。

当为她脱下裤子的时候,所有人的愤怒值达到了顶点,直肠阴道隔已经破损了,有大便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

小腹里面解剖位置是‘前膀胱后直肠子宫坐中央’而后面的肛管直肠和前面连接阴道子宫的地方叫直肠阴道隔,这是盆底部分最坚硬的筋膜板,少有自然分娩的经产妇会在分娩过程中撑破,而且一般都是生过好几个孩子。

可想而知伤害有多大,妇产科一个一向高冷的主任直接飙脏话,有几个都红了眼眶,我们只是看一看都心疼成这样子,她不知道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她的父母看着自己的乖女儿更不知多难受。

手术需要她将身体再一次暴露在很多人面前,她的心理还要再经受二次伤害,每次看到房思琪认命的去给李国华‘交作文’,我就想起来那个女生乖巧的点头说不疼的样子。

第二个是我小学升初中那年上的一个本校办的补习班,里面的语文老师(神相似)忘了他叫什么了,只记得他矮胖的身材,油腻的脸。

那一段时间正好有流感,班里一个同学发烧请假,他上课的时候喜欢摸摸同学的额头,而且只摸前几排小女生的。

我那时候个子很矮,坐在最前面,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就伸过来放在我的额头上,干燥又粗粝的掌心,一种很不适的感觉,那时候真的很小什么也不知道,但就是觉得不舒服。

后来几天,等他再过来,我就赶紧自己摸自己的额头,中间又因为什么事情请了一次假,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帮忙‘鉴别发烧’了。

快结束课程的时候,他布置了一篇作文貌似叫《我最敬佩的人》。我思来想去,没觉得有什么现实生活中要敬佩的人,就瞎蒙了一篇。等到试卷发下来,总分一百,我得了60几分,我语文成绩好,但作文时好时坏,因此心中虽然疑惑却也没多想,我同桌倒是一直作文都挺好的,也才得了70多分。

他评讲卷子的时候,重点讲了写他的那几份高分卷子,还特意念出其中某些句子‘语文老师非常关心我们,流感期间还亲自摸额头测量我们有没有发烧’之类的,我和同桌当时都快听吐了,对视一眼,真是特么套路。

结束的时候,班里的小女生都很喜欢他,吆喝全班凑钱给他买了小礼品,然后决定一起去送给他和其他两个老师。

男生才不理这一套,对完钱都走了,女生们送礼物的时候围着他,靠在最前面的几个小女孩被他搂搂这个,拍拍那个。自认幽默的说着感谢的话,跟在最后面的我,跟着大家笑,却也不知道为何,开心不起来。

其实他也没有传闻说有性暴力什么的,也没传出来跟哪个学生有绯闻,但是提起这个事情,脑子里就是突然蹦出来他的样子。

(ps又想起来学校一个超帅的老师,我们班一个女生上他的补习班,说他跟几个女生下课玩游戏的时候说 谁赢谁亲一下,这句话,就算是开玩笑,师生之间也过了吧。)

第三个是某医院的科室主任,外面看起来还好,听说家暴挺严重,他现在的妻子是他当时带的实习生,不知道当时有没有离婚,两人好了之后,生了一个女儿。

女儿现在已经上初中了,传闻他喝醉了经常让自己闺女脱光了衣服用板子打,妻子劝的话一块打,直接拉头发往地上砸的那种。

科里有出院的病号去询问问题,有好看的家属,也会搂一下什么的蹭蹭油,更不用说他手底下那些女医生们。

医院里关于他的闲言碎语从没少过,听了他的事之后,就觉得是那种超变态的人。

前一段时间看到两个新闻,一个是汤兰兰案,真的是超越对人性的认知,还有一个是美奥运体操队队医猥亵体操队员,大部分都是幼童,9岁-16、7岁不等,他利用小孩子的无知和自尊心为所欲为,最终被判175年监禁。

一百多个曾经受侵害的女孩勇敢的站出来作证,其中一个说:“小女孩并不永远是小女孩,她们会成长成为强大的女性,并回来摧毁你的世界。”

正如同房思琪里面说的,这个世界上,人们对性禁忌过深,尤其是小女生和那些思想落后的家长们,坏人们就是利用这一点,让她们就算受伤害,也让自尊心绊住脚、捂住嘴。

这本书我花了两晚看完,第一晚做了噩梦,第二晚哭成狗。

一栋学区房里住了俩个受害者,被诱奸的房思琪和被家暴的伊纹;两个施暴者,语文老师李国华和富二代钱一维。

”李国华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自己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罪恶感是古老而血统纯正的牧羊犬,一个个小女生是在学会走稳之前被逼着跑起来的犊羊,那他是什么?他是最受欢迎的悬崖。”

房思琪被老师诱奸后很痛苦,那种痛苦令她难受,如果不想要痛苦怎么办?那就喜欢老师吧,假装自己是爱他的,这样是不是就不会痛苦了。

同样受到侵害的饼干说,饼干从此没有人喜欢了,如果老师喜欢饼干,那饼干就有人喜欢了,所以老师让饼干做什么都可以。

房思琪问李国华;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舍得下手,李国华说:你是孩子,可我不是。

补习班里其余几位同样心怀鬼胎的老师说:谁不会老呢。李国华说:我们会老,可她们不会。他们都笑起来,隐晦而得意。

思琪让李国华带她去看心理医生,李国华警惕的问她会说什么,思琪说: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只是想睡好,只是想记起来东西。李国华说你这样几年了,思琪说三四年,李国华说:照你说的你根本不正常啊,思琪说:因为我不知道正常人会不会这样,李国华说:正常人哪会这样,思琪看着指甲慢吞吞地说:正常人也不会这样。

郭晓奇将李国华的事情抛在网上,得来一片嘲讽,她也不能理解,原来人对他人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把一切看成是八点档,因为人不愿意承认这个世界确实存在非人的痛苦,在这个人人争当输家的年代,没有人要承认世界上有一群女孩才是输家。人人坐享小小的幸福,嘴里嚷嚷着小小的痛苦,当一些赤裸裸的痛苦端到他面前,他的安乐稍显浮躁,痛苦显得轻浮。

思琪彻底疯掉之前哭着问伊纹: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样子,为什么所谓教养就是让受苦的人闭嘴,为什么打人的人上电视上广告牌,我对这个世界很失望,它好差劲,如果看到惩善罚恶的小说我会哭,我宁愿大家承认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我希望这个世界是毁灭的,我希望王子跟公主在一起,我讨厌大团圆,可是姐姐,你知道我更恨什么吗?我宁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也不想要看到世界的背面。

房思琪最终灵魂真的飘走了,她放逐了肉体,解脱了灵魂。

她变得痴痴傻傻、尿失禁,被父母扔在离家远的某个精神病院,伊纹姐姐看完她出来哭着说:她以前是个多么聪明的小女孩啊,可现在只会剥香蕉。

看完整本书,又去看了林奕含自杀前的采访视频,她偶尔笑一下,讲述内心巨大的痛苦,她说自己每天都要想一下自己要不要自杀。

林奕含

她平淡的讲着自己这一生只会写性暴力和精神病,她说之前读过一个作家说的,人们选择自己要写的主题,她不是,不是她愿意写这些,而是这些痛苦来寻找到她。

她说李国华没有什么后果,他还在教书,还在挣钱,还在上广告。

而那些房思琪、汤兰兰们还在进一步的遭受侵害,这个命题,从来就不是某个国家或者某个地区的问题,而是整个世界,存在于各个角落的问题。

思琪被侵害很久之后,问父母为什么不对她性教育,父母告诉她,你还没到年纪,她才明白,原来这个教育她已经毕业,而父母还以为未开学。

要等到什么时候,小女孩们才会知道那些大人什么情况下是危险的,才会知道受到侵害的她们并没有错,才会再受到侵害之后不会被爸妈埋怨,被世界嫌弃。

有一次伊纹载思琪出去,她穿着长袖,问她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她,思琪小声说:姐姐,对不起。伊纹眼睛盯着前方,用手抚摸她的头:我们都不要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不是我们。

就像思琪在日记中写下的那句话:其实我第一次想到死的时候就死了,人生如丧物,如此容易被剥夺。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