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太深奥

知行捕手
2018-02-10 看过

我们真正害怕的不是游戏,而是在游戏结束、现实开始时迷失了方向。 所有的游戏都有4个决定性特征:目标、规则、反馈系统和自愿参与。 玩游戏,就是自愿尝试克服种种不必要的障碍。 这是因为人在能力极限下进行工作时所达到的投入状态,是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的,这种状态就是游戏设计师和心理学家所谓的“心流”(flow)。一旦进入了心流状态,人们就想长久地停留在那里,不管是放弃还是获胜,两种结果都同样无法让你心满意足。 哲学家詹姆斯·卡尔斯(James P.Carse)曾经写道,游戏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尽头的游戏,我们为了获胜而玩;一种是无尽头的游戏,我们为了尽量长时间地玩下去而玩。 他们希望探索、学习和改进,自愿从事不必要的艰苦工作,真诚地看重自己努力得来的结果。 所有的游戏都有4个决定性特征:目标、规则、反馈系统和自愿参与。目标指的是玩家努力达成的具体结果;规则为玩家如何实现目标做出限制;反馈系统告诉玩家距离实现目标还有多远;自愿参与则要求所有玩家都了解并愿意接受目标、规则和反馈。 只工作不玩耍,聪明的杰克也变傻。”(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 ◎承担艰巨的挑战,比如用比平常更短的时间完成一项任务,我们就会产生肾上腺素,这种激素能让我们自信、精力充沛并且干劲十足。◎完成一件对我们而言极其困难的事情,比如解出谜题、跑完比赛,我们的大脑就会释放出甲肾上腺素、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强效混合物。这3种神经化学物质的组合,能让我们满意、自豪、高度兴奋。◎当我们让别人笑起来,我们的大脑便涌出了多巴胺,这是与愉悦、奖励相关的神经递质。如果我们自己也笑起来,多巴胺的效果会更为显著。◎每当身体的运动与他人协调或同步的时候,如舞蹈或体育,我们就会往血液里释放一种称为后叶催产素的荷尔蒙,它是能让我们感到极乐和狂喜的神经化学物质。◎如果我们去追寻可以形容为“有影响力的”、“动人的”故事、媒体或现场表现,其实是触发了自己的速走神经,让我们感到胸腔或喉咙里有情绪在“激荡”,要不然,就是点燃了神经系统的竖毛反射(pilomotor reflex),带给我们愉悦的战栗。◎如果我们看到了含糊不清的视觉刺激,如包裏好的礼物或半掩的门,挑起了自己的好奇心,就会体验到一种名为“兴趣”的生物化学流,也称为“内源性鸦片”(internal opiates),其中包括能让我们感到自身强大、万事在握的内啡肽,以及比吗啡强80倍的“幸福”神经递质β-内啡肽。 我们只知道什么事情让人感觉良好、有意义和满足,那就是我们为了自己而从事的活动。 让现实更美好的4大秘密:第一,我们每一天都在渴望满意的工作。第二,我们渴望体验成功,至少也是希望成功。第三,我们渴望与社会建立联系。第四,我们渴望过得有意义,渴望成为超越自身的宏伟事业的一部分。 自我激励、自我奖励的活动能让我们更幸福。更重要的是,它还证明,玩游戏,并不是为了逃避现实生活,而是为了主动让现实变得更有价值! 游戏的实时反馈,也很容易让人从失误中学习。 我们希望别人不是因为“我们是什么人”而尊敬我们.而是因为我们做了某件真正重要的事情而尊敬我们。 要成为任何一个社群的成员,都需要理解社群的目标、接受实现这些目标的策略和实践。 只知道什么能让我们幸福还不够。我们必须采取相应的行动,而且要经常性地采取行动。 本-沙哈尔在幸福自助畅销书《幸福的方法》(Happier)一书的末尾,最后一次试图说服人们将读到的内容付诸实践:“通往不幸有一个最简单的步骤:什么也不做。”遗憾的是,我们大多数人读了有关幸福的书或杂志文章之后,正是这么做的:绝对什么也不做。 面对死亡可以迫使我们转变心态,有助于我们珍惜现状,把注意力集中到对我们最重要的内在目标上。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游戏改变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游戏改变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