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互联网隐私 无处安放的互联网隐私 评价人数不足

向“隐私已死,何必执着”说不

冰洁渊清玉壶明
2018-02-09 22:16:47

“对隐私的任何期待都是不合理的。”“你还想怎样?是你自己发布到网上的。”“你要是不喜欢,那就别用”……网络浏览记录、地址记录、消费记录、医疗记录、乃至聊天信息……正在被大公司和政府以高尚的名义源源不断的轻轻摄去,每一个普通人也因此而变得越来越透明,甚至于“可预知”——正如书中所言,“监控是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公司监控我们的系统,我们以被监控为交换使用公司服务”,而隐私则成了可有可无的奢侈品。

虽然此书主要是面对美国国内的互联网环境,但是对于我国同样具有不可忽视的参考价值。互联网时代下的隐私问题,看似微不足道,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好注脚。

面对普罗大众,这真的是一个“隐私已死,何必执着”的时代吗?

问题讨论的前提,是认同隐私是一项基本的人权,而人权具有普遍性、不可分割性、相互依存性、相互关联性和不可剥夺性。只有在保障人权的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获得行动自由权、结社自由权等其他权力——而这,又是保障政治话语权的基础,所以,人人都有保障自身隐私的权力和必要。虽然保障隐私是绝对的技术问题(按书中作者所言,即通过设计保护隐私(privacybydesign.pbD),以及

...
显示全文

“对隐私的任何期待都是不合理的。”“你还想怎样?是你自己发布到网上的。”“你要是不喜欢,那就别用”……网络浏览记录、地址记录、消费记录、医疗记录、乃至聊天信息……正在被大公司和政府以高尚的名义源源不断的轻轻摄去,每一个普通人也因此而变得越来越透明,甚至于“可预知”——正如书中所言,“监控是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公司监控我们的系统,我们以被监控为交换使用公司服务”,而隐私则成了可有可无的奢侈品。

虽然此书主要是面对美国国内的互联网环境,但是对于我国同样具有不可忽视的参考价值。互联网时代下的隐私问题,看似微不足道,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好注脚。

面对普罗大众,这真的是一个“隐私已死,何必执着”的时代吗?

问题讨论的前提,是认同隐私是一项基本的人权,而人权具有普遍性、不可分割性、相互依存性、相互关联性和不可剥夺性。只有在保障人权的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获得行动自由权、结社自由权等其他权力——而这,又是保障政治话语权的基础,所以,人人都有保障自身隐私的权力和必要。虽然保障隐私是绝对的技术问题(按书中作者所言,即通过设计保护隐私(privacybydesign.pbD),以及密码学的进步和对数据的脱敏性处理等),但它更是人的问题,让我们拱手将隐私献上的最大原因是恐惧和便利——“我们恐惧犯罪分子,因而对政府以此为由的监控十分坦然,而恐惧通常发生在大脑更原始的部分,因此恐惧胜过隐私。互联网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以至无法离开,便利是真实的,直接的,而缺乏隐私造成的长期危害则更加抽象和长期,因此便利胜过隐私。”然而,即使因为恐惧和便利,我们不应该也不需要导致全权委托数据访问和牺牲其他需要平衡的人类价值。

在信息高度不对称的现状下,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某种意义上正在慢慢变成现实。水温慢慢升高,相关的立法仍遥不可及,更遑论让大公司和政府放手唾手可得的财富了。故而只有每个人都清醒的认识到自身应该是自己隐私的主人,都真正站出来捍卫自己的隐私权力,才能遏制住大公司和政府的贪得无厌。否则,今天折磨受害者的工具可能是社交媒体,博客和电子邮件,而明天的工具可能会是机器人或无人机。

某种意义上,对数据的极度渴求正是对隐私渐无底线的缘由,面对这个富裕而尚几无人涉足的大金矿,正如十八世纪积累原始资本时和十九世纪极度垄断时的资本主义,其肮脏的本质在二十一世纪一如既往,只不过戴上了温存的面具,某东方的社会主义国家,在这个层面上,和其西方的宿敌并无二致,美国监听门暴露后,奥巴马所作出的承诺仅仅是“我们保证绝不监听欧洲盟友的国家首脑”,而对于民众的愤怒三缄其口。更何况还有多少躲在黑暗里的利益体呢?

托马斯潘恩匿名书写的《常识》鼓舞了无数民众,拉开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序幕,而今天,谁能拉开这场反对肆无忌惮的巨头公司和政府的序幕呢?总有一天,一定会再次听到一个“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重新看到一个盘桓在腐朽势力上空的幽灵,让我们拭目以待。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处安放的互联网隐私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处安放的互联网隐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