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 8.1分

《雪山飞狐》中的叙事方式与人物形象

Ophelia Yau
2018-02-09 看过
《雪山飞狐》是金庸前期的作品,在许多方面都不及《射雕英雄传》等作品,但在《雪山飞狐》之中最为令人惊奇的是金庸在这里使用的叙事方式以及结尾部分的两难选择。
在故事的开头,甚至于整部故事的前面一大半情节中,主要人物胡斐、苗人凤、胡一刀夫妇等人都不曾正面出场,而是通过侧面的他人口中叙述间接出现,为故事中的人以及读者们营造了一种神秘却又能清晰地感受到这几个主要人物的个性及其生平经历。
故事的最初,是由一枝羽箭射穿一只大雁开始的。而胡斐的第一次登场实际上是早就有了的,只是读者与书里的人物一样,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反而以为是他人偷袭。故事开始,并未直接从主角的角度与经历说起,而是通过天龙门北宗阮士中、曹云奇、田青文、周云阳与南宗殷吉意欲抢夺饮马川陶百岁、陶子安父子封于铁盒中的宝物为开头,平通镖局总镖头熊元献也带了一伙人来抢夺,三方就此混战。
而后,一个叫宝树的和尚忽然出现,请众人到玉笔峰山庄做客,山庄庄主杜希孟邀请各路高手在此会见雪山飞狐胡斐,在胡斐的两个童子送完信之后,众人又开始抢夺铁盒,宝树先行夺得铁盒,而铁盒内是一柄宝刀。然后,分别由宝树、金面佛大侠苗人凤之女苗若兰、平阿四及陶百岁开始讲述了宝刀的来历以及与宝刀相关的往事。
就这样,一桩百年前纠缠至今的恩怨从几个人的口中重现当年场景,即便几个人所述的事实都各有差异,但读者以及身处其中的人都能够联系起几人的口述而拼凑出当年的真相。金庸在《雪山飞狐》中,通过几个人的口述,通过一天的时间,以及在玉笔峰山庄这一地点,叙述出了《雪山飞狐》真正的主角胡一刀夫妇的故事以及百年前的恩怨纠葛。这一叙述手法在金庸的作品当中,是极为特殊的。众人各说各的,有真有假,而要从中辨别真伪,拼凑出真相,也是在考验书中的听者与读者。
金庸通过这样的倒叙和多人视角的叙述,将事情的真相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但也因此而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真相。在众人回忆叙述之时,胡斐也忽然出现寻仇,终于正面出现于人前,他又与苗人凤之女苗若兰一见钟情,这为他与苗人凤之间的结局埋下了两难抉择的伏笔。而在胡斐离开后,苗若兰又继续叙述当年往事,终于给了众人一个清楚明了的真相。人物之间的关系与纠葛,以及事件的因果全都被公布于人前。
通过几个人的口述而描绘出百年前的事情以及人物间的关系,是复杂困难的,稍有不慎,便会造成混乱与模糊。而金庸很好地处理了叙事方式,他让每个口述的人各补充各的,又相互印证着他人话语中的真伪,以此来还原事情的真相,在杂乱无章中寻找出最真实的一切。
从宝树、金面佛大侠苗人凤之女苗若兰、平阿四及陶百岁等人的口中,要叙述出百年前,闯王李自成的兵败,由此引出的胡、苗、范、田四大卫士及其后人的百年恩怨纠葛,尤其是胡一刀、苗人凤和田归农这一代人的恩怨纠葛,以及宝刀为何会出现在天龙门以及陶百岁的手中。这无疑是庞大而复杂的故事,但金庸不紧不慢地使用倒叙与多人叙述的角度,来细致而清晰地描述着这一故事,而不显得混乱与模糊。当然,这百年的恩怨纠葛与人物关系也并非一次性就能理清头绪的,金庸通过众人叙述的不同角度,来慢慢地抽丝剥茧,循序渐进地引出当年的真相。
在文中的前半部分,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有田青文和曹云奇。田青文是曹云奇的师妹,她容貌美丽又聪明伶俐,从她与曹云奇交谈的描写中来看,田青文虽然总是有着小女儿般的娇艳,但她也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女人而已,她能够三言两语间就把曹云奇和陶子安二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令他们听从她的言语而不能思考,即使是在曹云奇发怒之时,田青文依旧能够轻易地掌控他。田青文是一个看似娇蛮却心机深沉的女人,在后文里得知,田青文曾经与曹云奇私通,生下了私生子,却下毒手杀了自己的孩儿,也可以看出她是个手段狠辣的女人。
至于曹云奇,武功虽是高强,但性子火爆,一旦遇到关于田青文的事情,基本上都会失去理智,尤其是看见田青文与男性交谈交往时,在发现田青文对陶子安余情未了之后,曹云奇不顾师叔的反对,想要直接对陶子安出手,甚至于,田青文不过是送些果子给胡斐的两个童子,他便要心生嫉妒,对两个童子出手,却也能在田青文的求情之下,想要饶童子一命。由此可见,曹云奇是个愚钝之极,又善嫉妒的男子。
阻止众人争夺铁盒和讲述宝剑来历的宝树,看似是个丑陋的和尚,然而,他的言行举止,丝毫不像个清心寡欲的和尚,他可以喝酒吃肉,可以粗言粗语,在一开始,宝树给人的感觉是和和气气的,虽说话语粗鄙,但也还是保持着和善的模样。到了后来,他的真面目便开始一点一点地揭露,面对两个童子对战八人的场景,先前把话说得满满的他并未敢直接上前去阻止,生怕自己一人之力不敌两个童子。而从平阿四的口中,又能得知在二十多年前,胡一刀与苗人凤的事件中,之所以引起悲剧的原因之一是在于宝树。苗人凤因他偷听而打了他一击,胡一刀却制止苗人凤杀了他,宝树不感其恩,反而在苗人凤和胡一刀的刀剑上都抹了毒药,一是为了报仇,二是为了铁盒。可见,宝树其人,表里不一又奸险恶毒、睚眦必报又见利忘义。
而本书真正的主人公们,胡一刀夫妇与苗人凤。即便是从他人口中听来,也能让人感受到胡一刀与苗人凤的侠义之气,甫一见面,二人便能惺惺相惜,可迫于家仇而不得不生死对战,可从二人能毫无顾忌地对对方托付自己的后事,足见他们二人的侠义。连战数日之后,二人更是互生敬佩之心。即便在胡一刀夫妇死后,苗人凤也愿意尽力抚育他们的儿子,甚至,在胡一刀之子失踪之后,苗人凤也一直寻找着,此后二十几年间也不忘缅怀胡一刀夫妇。可见苗人凤的重情重义与信守承诺,不惜花费二十几年的光阴,寻找害死胡一刀夫妇的凶手,以期望能为胡一刀夫妇报仇。在江湖上,苗人凤虽被称为“金面佛”,但其人却是嫉恶如仇,面对父仇,即便他与胡一刀惺惺相惜,也只能同他对战。胡一刀与苗人凤同样是嫉恶如仇的大侠,他虽样貌丑陋,武功高强,却也心肠软。在胡夫人告诉他,苗人凤武功的弱点之后,他也心生不忍,临到下手时,还是提醒了苗人凤,也因此败在他手下。
胡一刀夫妇是令人惊讶的组合,胡一刀相貌丑陋,言行粗鄙,反之,胡一刀夫人则容貌美丽,举止似大家闺秀,两人分明毫不相衬,而出人意料的是,胡夫人却是无比地敬爱胡一刀。在面对众人围攻时,胡夫人丝毫不畏惧,未不打扰胡一刀休息,便孤身一人出外解决众人,却也手下留情。在观看胡一刀和苗人凤的决战时,她依旧淡然从容,也能从中看出苗人凤的破绽。即使知晓两人决战的结果,势必是一死一生,胡夫人也从容接受,为了自己的孩儿,她可以再捱二十年的苦。见苗人凤为人高义,胡夫人在胡一刀死后将孩儿托付给苗人凤,自己也随后自刎而死。胡夫人果真如同胡一刀所言,是个女中豪杰,她总是从容不迫的模样,却不畏生死,愿随夫君而去,她的眼力与魄力非常人可比,因此才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仇人。
苗人凤的女儿苗若兰,容貌秀丽之极,言行举止似官家小姐一般温婉而娇纵。她的性格温柔,在其他方面则像个大小姐一样讲究,不似江湖儿女。她的初现身,便使得众人惊叹。她的身份,更是令人敬畏,不敢亵渎。而苗若兰与胡斐的相遇,是命中注定。他们相互倾心,然而上天却造化弄人,偏偏苗人凤是胡斐的杀父仇人,胡斐为报仇,势要与苗人凤决一死战。因为阴差阳错,胡斐和苗人凤都没有机会向对方解释事情的原委,导致了最后的死战。只有苗若兰还留在那里,期盼着胡斐与苗人凤能一同平安归来。苗若兰是个温柔文秀的女子,她又有着悲天悯人之心,自听了苗人凤叙述了当年的事情之后,对胡斐更是心存恻隐,这使得她对多年来从未见过的胡斐念念不忘。
胡斐为人和其父胡一刀一样,嫉恶如仇也豪气干云。面对苗若兰这个令他心仪的女子时,他竟变得不像他了。他对苗若兰温和有礼,以礼相待,是铁汉柔情般的。正因对苗若兰的感情与约定,正因为胡斐本人的侠烈重义,在最后他与苗人凤的生死对决当中,他才会犹豫不决,那一刀究竟劈不劈下去,劈下去,苗人凤死,不劈下去,他死。无论谁死谁活,对于苗若兰而言,只怕都是痛不欲生。
所以,金庸也干脆不把胡斐的选择写出来,任凭读者去猜测判断。因为无论怎样的抉择,都是痛苦为难的,但若希冀于苗人凤和胡斐二人都能活下来,又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徒留一个疑问,让读者们去替胡斐抉择。这样的一个结局,在金庸的小说里面,也是极为特殊的。如此的不明确,如此的为难,读者们只怕也无法轻易抉择,只会引起更大的争议罢了。但也同样因为这样的结局,令得这本书意犹未尽,令人难以忘怀。
这样的结局,也暗含着一种人生意蕴。每个人的人生中,或许都会有过一次,至少是一次的艰难抉择。可身处其中的人不得不去选择,即便每个选择的背后都带着生不如死的痛苦。而倘若不去选择的话,情况只会更加糟糕,大抵是玉石俱焚的结果。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雪山飞狐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山飞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