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妞要有马甲线
2018-02-09 16:57:53

不知一生只爱一个人是应该快乐还是应该悲哀,快乐的是脑海里只有与他相关的点点滴滴,哪怕细小琐碎,白球鞋蓝衬衫他的左侧脸上的酒窝,还有流川枫似得留海,也记得闹脾气时他郑重其事的解释,好似我是什么人!悲哀的是什么呢?黛玉宝玉式终究没在一起,连一个牵手都没有,时隔多年在公交车上他再也不是年少时的他坐在我的右前侧,可能加班一夜或照顾孩子辛苦呼呼大睡,却全然不知左后侧的一个戴耳机的女孩内心荡漾的波澜,用了多少思念去憧憬年少时各种偶遇各种可能。偏偏现实打在眼前

现在在书里找到了答案,感谢 原来比作者笔下确幸了许多 却也感恩 经历丰富了起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