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研究与评论、文化遗产保护、文艺创作

六便士先生
2018-02-09 16:43:14

本文为《政协委员履职风采·廖奔》试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不断攻读学位只是一种形式和一个途径,实质在于我从此走上学术研究的道路。早在报考硕士研究生复习时,我已经对当时的中国戏曲史研究产生强烈兴趣,并对其时代高度及缺陷了如指掌。选择戏曲文物研究作为我的突破点,一是兴趣使然,二是也想抢占新学科新起点,从而形成中国戏曲史研究的新突破。于是就有了我后来从剧场舞台、声腔剧种、戏剧起源、宗教戏剧、民间戏剧文化、戏曲批评史各个方面对戏曲史的完善和开拓,其最终目的,就是想构造起自己独立的中国戏曲史大厦。当我把戏曲史所覆盖的各个领域一块块攻占下来以后,正面写作中国戏曲史的攻坚战就打响了。这个写作持续了多年,是对功力、毅力和耐力的长久考验,最终形成四卷本150万字的《中国戏曲发展史》(与刘彦君合作,她负责戏曲文学部分),成为20世纪中国戏曲史研究的全面总结。

就在我用新的观念引领、从新的视角入手重写戏曲史,埋头伏案于一摞摞的稿纸之中时,学界掀起了应该以及如何重写戏曲史的讨论热潮,坐而论道的方向都指向了我正在从事的目标。我默不作声,只暗暗加紧自己的实在耕耘。社会讨论尚方兴未艾,《中国戏曲发展史》已然出版,给了大家一个惊愕。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慎重审视之后,学界开始纷纷给它好评,前辈学者陈多、台湾地区学者林鹤宜各自发表了两万多字的长篇评论,认为它解答了讨论的问题,满足了时代的要求,并充分昭示了它开拓与突破的方面,当然,也指明此后研究应该继续深入的方向。我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后来听说,全国至少有三个研究中心准备组织力量进行戏曲史的集体攻关写作,见到我们的成果以后都放弃了,我一方面有些内疚,一方面又感到欣慰:当时代提出命题时,总要有人去完成。过后见到台湾地区资深戏曲学者曾永义先生,他也曾设想领衔一批台湾地区学者重写戏曲史而中止,我向他致歉并说其实大家各写各的也没什么不可以,他直率地回答说你从戏曲文物和田野考察入手,掌握了中国大陆近年新发现的许多第一手材料,我们重写也只能引用你的材料,已经没有太大价值。

戏曲史的浩大工程即将完成时,上级忽然发出命令,调我到中国戏剧家协会工作。我从此失去了潜心科研的环境,庆幸自己一直“时不我待”的内在动力促使我及时甚至可以说是恰到好处地抢完了这一学术工程。俗话说:上帝在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又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剧协工作为我提供了进行戏剧评论的新天地,我又兼任《剧本》月刊主编,从此开始了看戏、读戏、评戏、评比戏、推动戏剧发展的新经历。剧协工作是极其繁忙但又十分充实的,除了为会员服务的大量任务以外,一年到头几乎每天都在看戏,有时还一天看几场戏,还要阅读大量的当代剧本,尤其是在评曹禺剧本奖期间,它使我在过去几百部传统剧本阅读量的基础上,迅速膨胀了过眼经手的当代剧目积累,极大提升了对戏剧的品鉴力。这期间,文人一杆笔,我马不停蹄、手不停书,写出众多的评论文章,也留下大量的观剧日记,后来都汇集成文集出版。由于对戏曲历史和东西方戏剧进程的熟悉与整体把握,我的戏剧批评文字能够高屋建瓴,超越就事论事层次,探究到戏剧潮流发展与审美趋势变迁中去,对创作形成了有效引领,因此得到众多剧作家、导演和演员的真诚反馈与友谊,成为他们称道的良师益友,这使我十分欣慰。

长期的接触、熟悉和深入研究,使我对中国传统戏曲及众多的戏曲剧种产生深厚情感,基层民众对于戏曲那种火爆狂热的迷恋和情感家园式的留恋,更让我看到它的超常价值。然而,戏曲生态的一天天恶化,剧团和从业者生存条件的一天天恶化,让我痛心疾首。我写出《中华戏曲文化美学及其现代转型》《戏曲生态八论》《论地方戏》等重要论文肯定戏曲的价值,并在各种场合不断为戏曲呐喊和呼吁,希望能够改变现状。恰值有机会参加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大会,我感受到国际社会对于传统遗产和异质文化的珍视与重视,从而坚定了中国传统戏曲是有价值的人类文化遗产的认识。我利用各种机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戏曲,并呼吁中国政府像日本和韩国那样对自己的传统戏曲进行有效保护,采取特殊鼓励政策和扶助措施,以延续和张扬其艺术生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形成新的认识基点后,开始进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中国昆曲首先被列入其名录,然后是粤剧、藏戏、京剧和皮影戏,中国政府随之也开始制定自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加强保护措施,众多民间戏曲剧种被纳入其中,日益受到有效重视和保护。今天,戏曲是中国国粹艺术的代表已经成为社会共识,这期间有着我多年的努力隐藏其中,想到这里我可以感到欣慰了。

事实上我在对民间戏曲进行常年考察调研的过程中,研究兴趣和视野早已扩大到广义的民间文化。早在我进行戏曲文物研究时,眼光就已经覆盖了戏曲砖雕、石刻、泥塑、壁画、年画、绘画、剪纸、织绣、陶塑、瓷器和器物装饰、戏台建筑,等等,这些今天都属于人类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范畴。当联合国提出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以后,我开始进行其理论构架,写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特性论》等重量级论文。同时我也在四处行走的过程中,用考察报告、文化散文的形式表达我对文化遗产保护的强调和担忧,体现在《千年丽江》《梯田中国》等作品中。

这期间我的工作又发生变化,登上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中国作家协会这样更高更加广阔的平台,它使我能够站在中国文学艺术的整体基点来观察和思考问题,接触到不同的文艺领域也使我越发开阔了眼界,我的学术生涯于是进入另外一重天地。我开始更多撰写文艺评论方面的文章,同时也发扬和培养起更宽泛的创作兴趣。过去我曾尝试写过京剧《胡笳十八拍》等,这以后更加频繁地开始了影视剧的写作,涉及的种类有戏曲、话剧、舞剧、音乐剧、儿童剧、电影、电视剧等。我同时也爱好诗词歌赋、散文杂文的写作,对诗歌的新诗和古典诗都有涉猎,赋体的代表作品则有《北京赋》《昌平赋》等。我自幼的书法爱好得到更多的实践和展现,也得到更多与书界前辈请教,与同道切磋的机会。至于频繁的文化采风,又为我从戏曲文物考察中培养起来的摄影爱好追加了温度。总之,工作环境使我如鱼得水,得以全面充实与发挥自己的兴趣与爱好。

我生是幸运的。与父辈比,我没有遭遇战争、瘟疫、饥荒和逃难,也没有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得以在和谐平稳的社会发展中施展自己的人生抱负,并亲眼见证了伟大祖国的迅速和平崛起和真正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伟人毛泽东领导的中国的独立解放,邓小平推行的长期的改革开放政策,我是直接受惠者。我受到最好的教育训练,一生能够凭自己兴趣、爱好和目标读书并从事文化研究和著述,出版了几十种著作,也发展和延伸了自己的文艺创作兴致。记得我第一本著作《宋元戏曲文物与民俗》问世时,曾遇社会极端思潮开始酝酿,我不知道稳定局面能否保持住,自己的学术生涯是否也会像父辈那样被无情打断,因此在该书“后记”里不无担忧地说了一句话:“这本书将是我学术与人生路途上的第一块阶石。但愿以后能够屡屡铺下去。但愿……”这个带着长长省略号的“但愿”,我在后来的30年实践中实现了。我感恩于时代,感恩于国家,感恩于一切给了我这种条件和机会的人们。

由以上叙述应该可以看出,我主要是一个文化学者,重点从事戏曲研究和文艺批评,同时钻研传统文化。担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后,除了出席每年一次的全委会和平时的双周座谈会外,我还经常性地参与了有关界别和专业委员会组织的许多考察、调研、参观、座谈,主题有呼唤和谐社会、提倡绿色发展、维护自然生态、发展文化多样性、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繁兴民族文化、促进文艺繁荣、振兴民间戏曲,等等,颇多收获。这期间我写出不少委员提案、会议发言稿、调查报告、研究论文、散文随想等不同类型的文字,有的上报,有的见诸报刊,有的曾在全国政协双周座谈会、界别会、联组会、小组会上发言宣读,为参政议政提出建议。

文人多愁善感,尤其是到了耳顺年龄,我特别喜欢习近平总书记“留住乡愁”那句话,因为我们所有有关唐诗宋词的记忆,有关祖国大好河山的感慨,有关乡关何处的眷恋,有关乡音乡情的温馨,都和传统、和乡村、和田园、和儿时环境联系在一起,我因此热衷于传统文化和自然遗产、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全国政协为我展开这些工作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我在其间如鱼得水,凭着勤奋和兴趣,颇有思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政协委员履职风采•廖奔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