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之歌 白鸟之歌 8.4分

用音乐发声,用大提琴说话

叫靜軒的孫鑫鈺
2018-02-09 看过

“ 时光在手指间轻轻流过,如同星星点点,斑驳璀璨的韶华与星辰,萦绕手指,溜于指缝;晨曦的影映之下,灰尘如同穿梭林间的精灵,轻盈舞动。行云流水般的音符像魔咒,像字符,构成一幅幅美丽的画卷,抑扬顿挫的旋律则是赋予画卷灵魂的思想,血脉。”每每听交响乐,在我脑海中浮现的都会是不同的画卷,喜怒忧思悲恐惊,在不同的作曲家,乐器之中表现的也是各不相同。小提琴,清脆,嘹亮,欢快,灵动,如豆蔻的少女青春洋溢;钢琴,乐器之王,52个白键,36个黑键,除管风琴以外音域最广的乐器,它像一位中年人情感丰富,细腻,声音洪亮,悠扬;大提琴则深沉,浑厚,内敛,像一位经历世间桑海倉田的老者,娓娓讲述着生而为人的奇妙以及生命的可贵,厚积薄发的气势,总让人为之动容,为之倾倒。

每一位天才都是勤奋的,但,勤奋的未必都是天才。而孤独是区分天才与普通人最大的区别。因为只有面对孤独你才能触碰灵魂,只有找到灵魂,你才能自由翱翔。卡萨尔斯就是如此,他如同海绵一般,充满着求知的欲望,在更换着一批又一批的老师,友人,搭档的同时,他也在极尽全力的吸食周围伙伴身上的能量,独处时将其炼化,吸收,补充自己。孤独让他精进,孤独让他的作品更富有灵气,更具有人性,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和好的人格品质,才能让音乐更加有血有肉,直入人心。

音乐的旅程枯燥,单调,乏味。反复的练习,是一把又一把拉断弦的琴弓;持续的积累,是指尖一层又一层的老茧;步调的和谐,是一次又一次的否定和挣扎;完美的演奏,是年复年,日复日的重复与研究。熟练是源自最大的努力,而艺术则是苦练的产物。卡萨尔斯凭着对音乐热爱的本能,徜徉在小调,段落里,连接一处处旋律的脉络,创造一段段组曲的衔接,赋予作品予生命。

爱乡之情根植于人类的天性之中;泰罗尼亚也深深的烙印在卡萨尔斯的血肉之内。正因如此,他有了自己的信仰,坚持,热爱,避讳,底线,伟大和高度。人应当有所信仰,因为信仰会让你有敬畏之心,想走的更远,要脚踏实地,想飞的更高,须立足土地。家乡的滋养,母亲的教诲,信仰的坚持,则是成就人其一生的根本。在卡萨尔斯的一生中,母亲的爱与支持,肯定与选择,帮助他一次次打开新世界的大门。这也许才是好的亲子关系,不抱怨,不期望,不放纵,不牵绊。

以音符为骨血,以旋律为灵魂的卡萨尔斯,通过那替代他之口的大提琴像世界歌唱,念动,弘扬他的善良,他的自由,他的情感,他的哀伤; “你生来不是为了杀人,也不是为了被人杀害,不要打仗。”-----肯特大学的惨案,在《守望者》电影里重现,虽然,只有不到2分钟的镜头,但是,却让人内心波澜,不得平静。生在战乱之下的卡萨尔斯,选择用音乐发声,呼唤。语言是苍白的,音乐却是触碰灵魂的,它不分国界,不分语言,不分肤色,不分种族,在音乐之下人人得以平等,得以自由,得以爱。让聆听音乐的人们懂得“自由—还有秩序”。 用音乐去像世界宣扬,精神之光飞翔在高空上,不要伤害地球扼杀生命,共同创造一个没有恐惧,没有伤害的世界,不论种族,不论贫富,让世界充满和平与自由,喜悦与美好。用音乐去发声,用旋律去改变。

听着巴赫的《D大调第一大提琴组曲》完成此书的评论。搁笔后,我要拉琴去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白鸟之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鸟之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