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说是暴政,不如说是革命

柴刀下山
2018-02-09 14:34:42

文/柴刀下山

“潘多拉:噢,父亲,让我们死去吧!

普罗米修斯:还没到时候。”

暴政之下,必是毁灭。

作者大约是从毁灭的角度,才将希腊艺术定为暴政的主动实施者。

然而,这是错误的。

希腊艺术于公元前12-公元前1世纪形成,她就在那里,和谐而静美。所以当18世纪的德国艺术家们发现希腊艺术、学习希腊艺术,并从希腊艺术中悟出新的哲理的时候,只能说是一场自发的德国文化精英兼思想先行者的一场革命。

要读懂这本书,就必须先要了解温克尔曼、莱辛、歌德、席勒、荷尔德林等人生活的年代——那是世界的18世纪。

18世纪,清帝国、法兰西帝国、俄罗斯帝国等王权国家正处于最后一个全盛时期,而欧洲已进入剧烈的变革时代。

既是变革,那必须要知道18世纪初期的欧洲发生了什么?

众所周知,那就是欧洲启蒙运动。

欧洲近代史有三场思想解放运动。第一场,是古希腊的智者运动,认为“人是万物的尺度”,强调人的理性、否定绝对权威。所以古希腊的英雄都是半人半神,具有人神共性的典型特征。第二场,是以意大利为发源地的文艺复兴运动。这场运动的根源,主要来自于古希腊和古罗马文化,反对封建神学、反对禁欲主张,否定君权神授,提出了自由和平等的口号。第三场,便是以法国为中心的启蒙运动,“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法国大革命,便是这次运动最直接的成果。

要分析18世纪的德国艺术,必须要放在欧洲启蒙运动的大背景之下来看。那时的德国,分裂势力和资产阶级都很弱小,一百年后强势统一德国的普鲁士还只是北部的一个王国,正在打造军国主义,因此德国的启蒙运动要弱小得多。

但在文化领域发出最强音的是德国。文化领域的莱辛、赫尔德、歌德、席勒等人将德国启蒙运动推到了高潮,最终通过狂飚突进运动将理性主义与浪漫主义融合到了一起,产生了真正的浪漫主义。另外一个结果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那就是强烈的民族意识。因为正是强烈的民族意识与普鲁士军国主义相结合,最终引发了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

知晓了以上背景,我们才能看懂这本书。

是温克尔曼,那个考古到疯狂的、一直挣扎在神与人之间的、永远戴着虚假面具的可怜的同性恋天才,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化特质带到了德国。

是莱辛,令德国艺术诞生出强烈的民族意识。在他面前,伟大诗人歌德说:“与他相比,我们都是野蛮人”。

还有席勒、海涅以及同时代的贝多芬、巴赫、莫扎特等人,都共同经历了那个剧烈的变革时代。

他们是幸运的,因为体验到了自中世纪以后便几乎无人可以体验到的理性和自然。

他们是伟大的,因为他们共同开创了新的时代。

但他们也是痛苦和不幸的——他们的痛苦只有同他们一样伟大的人能懂,而我们,只能从他们癫狂的言行中略窥一二。

这便是希腊艺术与诗歌对德意志伟大艺术家们的影响。

“潘多拉:噢,父亲,让我们死去吧!

普罗米修斯:还没到时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希腊对德意志的暴政的更多书评

推荐希腊对德意志的暴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