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瑞斯 莫瑞斯 9.0分

致所有的法外之徒

LostNutella
2018-02-09 14:26:16

“倘若有信仰的话,是否应该成为你本人的肉身与灵魂的一部分呢?你得向我证实你是有信仰的。”

我已经放弃了它。既然你我是法外之徒,我们两个人就可以向整个世界挑战。这才是我全部的、仅存的信仰。而你一手毁灭了它,我知道的,你我本应在废墟上相爱。

《莫瑞斯》,一个关于同性信仰的崩解与重建的故事。福斯特所写的爱,从来不是世俗层面的补偿、拥有与和解,而指向精神性的信仰与罪。莫瑞斯童年时期的梦境关于同性爱的预示,精神缺失的隐喻,与童年失怙的设定暗合。直到成年后遇到了克莱夫,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缺失的那部分。这也是会饮篇中阿里斯托芬的信仰:人注定寻找自己失去的一半,以回归原始的整一状态。显然,克莱夫不是他所追寻的那一个。他们比肩而卧,从未靠在一起。

你或许会觉得克莱夫的背叛是残忍而软弱的,可是生活本身比任何人残忍得多。精神性的、近于虚无的欢愉与现实生活间,你会选择什么。谁不曾想过一种光明磊落的生活,坦荡、体面、毫不讳言地去爱,连莫瑞斯也想过,尽管他最终还是屈从于心明眼亮的罪恶。只能说,克莱夫以一种软弱甚至屈辱的方式与生活和解了。当他坐在黄昏时分的狄奥尼索斯剧场,一直向往的希腊与酒神精神就在

...
显示全文

“倘若有信仰的话,是否应该成为你本人的肉身与灵魂的一部分呢?你得向我证实你是有信仰的。”

我已经放弃了它。既然你我是法外之徒,我们两个人就可以向整个世界挑战。这才是我全部的、仅存的信仰。而你一手毁灭了它,我知道的,你我本应在废墟上相爱。

《莫瑞斯》,一个关于同性信仰的崩解与重建的故事。福斯特所写的爱,从来不是世俗层面的补偿、拥有与和解,而指向精神性的信仰与罪。莫瑞斯童年时期的梦境关于同性爱的预示,精神缺失的隐喻,与童年失怙的设定暗合。直到成年后遇到了克莱夫,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缺失的那部分。这也是会饮篇中阿里斯托芬的信仰:人注定寻找自己失去的一半,以回归原始的整一状态。显然,克莱夫不是他所追寻的那一个。他们比肩而卧,从未靠在一起。

你或许会觉得克莱夫的背叛是残忍而软弱的,可是生活本身比任何人残忍得多。精神性的、近于虚无的欢愉与现实生活间,你会选择什么。谁不曾想过一种光明磊落的生活,坦荡、体面、毫不讳言地去爱,连莫瑞斯也想过,尽管他最终还是屈从于心明眼亮的罪恶。只能说,克莱夫以一种软弱甚至屈辱的方式与生活和解了。当他坐在黄昏时分的狄奥尼索斯剧场,一直向往的希腊与酒神精神就在眼前,他渴望得到众神的拯救,矛盾的精神状态,以及他们的爱情。而他只看见渐渐消失的光与岑寂的大地,他写给莫瑞斯:我不由自主变得正常了。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或许影版Maurice给了我先入为主的印象。你只要看一眼Hugh Grant,就知道他注定不属于任何人。克制、冷静、疏离,他眼中的深情与光彩都只存在于一瞬。你等待着它熄灭,就像等待着他转身离开,某个无声的终局如期而至。你永远无法责怪或怨恨他,他的美隐藏在那些软弱、失落、忏悔的时刻。

你知道每个人都在承受着生活的残忍。

同性信仰永远是两个人的,追求的是灵与肉的同一。而绝大部分同性题材往往无法走向圆满,止步于塞巴斯蒂安式的单向崇拜,或永远隐于世俗的眼光中。福斯特可以让莫瑞斯死掉,为美与爱殉身,但他没有。他将莫瑞斯对克莱夫的感情,转移到了阿列克身上,这是福斯特的反叛性。他重建的不仅是纯粹的恋情,而是重建属于所有法外之徒的信仰:我们不相信神,以及世俗定义下的生活。我们只相信爱的本能。

克莱夫知道莫瑞斯与阿列克最终走到了一起,他回忆起多年之前在剑桥的日子。他的朋友在阳光下向他挥起手来,像是告别。

“他不曾领悟到这是终结。既没有黄昏,也没有妥协,更料想不到今后再也不会跟莫瑞斯相遇了。”

-The End-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莫瑞斯的更多书评

推荐莫瑞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