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无往而非局

啦啦啦啦啦
2018-02-09 11:53:16

“一个甜饼,一个甜饼。” “听到啦,一个甜饼,何必说两遍?” “我说的是买一个甜饼,再买一个甜饼,再买一个甜饼,还买一个甜饼……” 买不完的甜饼,断不了的情。像复读机一样的对白,说书人彭嘴儿对春惜的那份深情昭然若现。对赵嘴儿初登场没什么印象,隐约觉得他觊觎康潜的妻子春惜,面不改色地问墨儿案情的进展,去祭拜康潜,道貌岸然,未曾想他也是个痴情种。 《清明上河图密码》复活《清明上河图》824人,起初看到这个介绍觉得蛮新奇,期待。这幅千古名画本身即是一部活生生的历史剧,看着画上的人物,也会想他们当时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他们生活在那个年代是不是也会被人问一句“你觉得幸福吗”?现在好了,有人布了一个大局,画里的人一一复活,让我们看到当时北宋的民情和故事。它不是一般的介绍北宋风土民情的历史记录,其中夹杂了各种各样奇异的案件,八百多人,每个人有名有姓有来历,看到后面案件出现的某个人物又和前面的案件联系上了。这得有强大逻辑思维和浑厚的文字功底,才能把这样复杂的故事叙述下去,作者真的不容易哈! “寒食节”是通篇的一个关键字眼,案件大多发生在清明节前一两天。“八子

...
显示全文

“一个甜饼,一个甜饼。” “听到啦,一个甜饼,何必说两遍?” “我说的是买一个甜饼,再买一个甜饼,再买一个甜饼,还买一个甜饼……” 买不完的甜饼,断不了的情。像复读机一样的对白,说书人彭嘴儿对春惜的那份深情昭然若现。对赵嘴儿初登场没什么印象,隐约觉得他觊觎康潜的妻子春惜,面不改色地问墨儿案情的进展,去祭拜康潜,道貌岸然,未曾想他也是个痴情种。 《清明上河图密码》复活《清明上河图》824人,起初看到这个介绍觉得蛮新奇,期待。这幅千古名画本身即是一部活生生的历史剧,看着画上的人物,也会想他们当时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他们生活在那个年代是不是也会被人问一句“你觉得幸福吗”?现在好了,有人布了一个大局,画里的人一一复活,让我们看到当时北宋的民情和故事。它不是一般的介绍北宋风土民情的历史记录,其中夹杂了各种各样奇异的案件,八百多人,每个人有名有姓有来历,看到后面案件出现的某个人物又和前面的案件联系上了。这得有强大逻辑思维和浑厚的文字功底,才能把这样复杂的故事叙述下去,作者真的不容易哈! “寒食节”是通篇的一个关键字眼,案件大多发生在清明节前一两天。“八子案”里开篇消失的梅船是个大谜团,作者在第一部文末才揭晓谜底。没有神鬼,像梅船消失、“变身案”里的大变活人,这些都是障眼法,正因如此,赵不尤赵不弃一行人才想一探究竟。“香袋案”一开头便吸引了我:康潜的妻儿去哪了?香袋里为什么会有珠子、耳朵、还有银子?这笔交易一共牵涉了多少人?指使偷香袋的人是不是和前面的梅船案有关系?香袋案的前因后果没看到后半部分不好猜,墨儿把线索引到康潜左邻右舍上时,第一反应是赵嘴儿一家人绑架了春惜母子,因为其中的一些细节描写透露着诡异,但是没想到康游和武家老二有那样的经历,最后竟是武家二嫂和老三密谋的这一切倒也说得通。与之相比,范楼案开篇不久读者便可确定曹喜不是杀害董谦的凶手,这一切可能就是董谦自导自演的。最后果然是,但是没想到又牵扯出背后一些权贵来,也是了,每个案子的幕后主使基本上都不简单,然而作者在第一部并未解释,让人好奇不已。“变身案”里开篇的道士张太羽一出现便知道这个案件和“八子案”呼应上了,第一篇梅船消失,道士林灵素出现,继而逃走,这里出现的师兄顾太清告诉张太羽他要去寻林灵素。查探变身案的赵不弃是个非常有趣的人!不愧是“百趣”哈!让我想到《名侦探柯南》里的赤井一家,他就像是里面的二哥羽田秀吉,出场很晚,但是很精彩,很有个性。变身案结束后,何涣和阿慈在一起,是个不错的结局,张太羽打算重回终南山,却又碰到顾太清,让他一起去找逃走的林灵素,这又是作者埋下的一大伏笔。 四个案件到最后一章都戛然而止,后续进展全都在“梅船案”才大致交代了下,布局极大,不禁想这需要多么清晰的思路才不把自己绕晕!读者也需要仔细辨认才能理清这几个案件之间的联系。而这只是刚开始,后面还有更多的案子,更多的局。 其实抛开小说的大背景,也就是当时北宋的政治背景,四个案件归根到底也都和“情”字有关。“八子案”里宋齐愈因莲观而入局,章美、宋齐愈、简贞三人的命运纠缠不清,“香袋案”里的饽哥和小韭、彭嘴儿和春惜,“范楼案”里的董谦、曹喜和池了了,“变身案”里的何涣和阿慈。 小说里的每个人物都有故事,很多人表面很坏,但其身世经历也令人感慨,像侯纶,像彭嘴儿。小说里出现的那么多人,有两个让我印象比较深刻,其中一个便是乙哥。乙哥很厉害,就像帮福尔摩斯打探消息的贝克街小分队,“只要被我盯上,他就是钻到耗子洞里,我也能揪出他尾巴”。好像每个大侦探身边都应当有这样一个角色存在才完整。乙哥的家境也不好,父亲原是县学里的教授,然而乙哥五六岁时父亲便病逝了。幸而乙哥跑得很快,十一二岁便开始替人传话送信,每天挣几文钱帮衬母亲。没读过书,但他渴望上学,看到别的孩子去童子学眼馋得不得了,这很难得。也有很多人从小开始挣钱养家,但会觉得读书离他们太过遥远,为什么要看书?看看电视玩玩游戏足够了。不愿去触碰,心有余而力不足。乙哥替人送信,每送一封,他就一个字一个字对着认,几年下来学了不少字。有时候信没有封粘,他也会偷偷拿出来读。读的最多的是“讼绝”赵不尤的信,“赵不尤在信里始终正直忠厚,乙哥越读越敬重,偷看别人的信是猎奇,然而,读赵不尤的信却像是在听父亲的教诲。”这里又一次写出了赵不尤的为人,乙哥也一直在想念着父亲。 饽哥很令我感动。尹氏就像很多故事里的后母一样,对饽哥也不是真心的好,饽哥心里清楚,但他还是一直记着尹氏是为了救他而失明的,心存感激,即便他在七岁便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被尹氏推入河中而亡,他也一直装聋作哑。香袋案开始讲述的香袋交易,香袋里的东西被偷换了,一直好奇到底是谁换的,就像墨儿推测的那样,康游也化作乞丐一路跟着香袋,饽哥有完美的证据说明不是他偷换的。但是饽哥一心想和梁家鞍马店的女使小韭远走高飞,想逃离,因而入了局,为彭嘴儿所利用,偷换了香袋里的东西。深夜里,春惜、彭嘴儿、小韭在船上等候,只等饽哥一来,他们四人便可远走高飞了。可是没想到康游也追到了这里,彭嘴儿起了杀心,康游死了,小韭撞见,惊声尖叫,最终也死在彭嘴儿刀下。命运作弄人,故事最后本应是两对情人终成眷属,但却以饽哥失手杀死彭嘴儿收尾。开场出现过的孙圆,直到文末才出现,饽哥为了栽赃给他,把他引到烂柯寺后面那座荒宅的井里。“哥!哥!是你吗?哥?”墨儿找到那口井的时候,发现了底下的孙圆,他已经在井下待了好几天,但他没死。“你在井底这么多天,竟然还能活着?”“是我哥,他隔一天就往井里扔几个饼、一袋水,可就是不让我上来!呜呜……”孙圆很可爱,沾染了一些恶习,也经常去春棠院找吴虫虫,好不容易见到人家却连话都不敢说。饽哥不忍,他还是顾念着这份兄弟情。虽然他从未把尹氏母子当过亲人,但他们的确是这世间与他最亲近的人。 “世事如局人如棋。” 你信不信? 这是“棋子”田况和赵不尤说的。八子案发生时赵不尤不太信这句话,认为世事或许如局,人却非棋子。“出身、禀赋、天分,甚至生死、寿夭、贫富、贵贱,或许都有命,都是局。而且,除开天命之局,更有人为之局。但是,人却不像棋子。人有取舍、进退,大局虽难改,己命却能择。” 因为各种缘故,不断设局,又被迫入局。赵不弃说:“人生无往而非局”,有人必有争,有争必有局,所不同者,恐怕只在一点不忍之心,像章美、饽哥都先设了局,因为不忍,又主动解局,但这并非易事。遭遇这样一番,只怕是良心难安。 第一部完,谜团重重,期待更大的局和有趣的解局人。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清明上河图密码的更多书评

推荐清明上河图密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