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的人大概该是这样

哈喽you
2018-02-08 22:39:08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尽管以艺术家高更的经历为原型,在性格上却不是真实的人类,这是我看过这本书后的第一感受。我想思特里克兰德该是作者把一个人原始的的人性弱点隐去,而又无数放大了坚毅与执着的这样一个艺术形象。故事本身不复杂,放在今天甚至又是一碗触动各位网友间歇性寻梦野心的一碗浓鸡汤:生活安逸体面,有不错的工作,贤惠的妻子,儿女绕膝的中年男子突然从既定的生活轨道中抽身离去,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寻梦之旅。这个故事很容易会落入俗套,可是主人公实在是个太疯狂的怪人,一切会让你想到“俗”的性格特点他都是没有的,因此他的经历也远远高于世俗之上,甚至身为读者也没法用世俗的标准来评判他。
       作者以一个伦敦作家的口吻,用“自己”与思特里克兰德的两段接触经历,和从不同人那儿听来的三段思特里克兰德的经历塑造了这么一个艺术怪人的形象。这些经历不可谓不让人整憾。对于主角的那些穷困潦倒艰难度日的经历我倒是不觉得稀奇,而是主角在这一段段经历里表现出的性格特点让我咂舌。他摆脱的第一个人性弱点是完全不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他对好心向他伸出援手的施特略夫先生毫不客气地讥讽,甚至夺
...
显示全文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尽管以艺术家高更的经历为原型,在性格上却不是真实的人类,这是我看过这本书后的第一感受。我想思特里克兰德该是作者把一个人原始的的人性弱点隐去,而又无数放大了坚毅与执着的这样一个艺术形象。故事本身不复杂,放在今天甚至又是一碗触动各位网友间歇性寻梦野心的一碗浓鸡汤:生活安逸体面,有不错的工作,贤惠的妻子,儿女绕膝的中年男子突然从既定的生活轨道中抽身离去,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寻梦之旅。这个故事很容易会落入俗套,可是主人公实在是个太疯狂的怪人,一切会让你想到“俗”的性格特点他都是没有的,因此他的经历也远远高于世俗之上,甚至身为读者也没法用世俗的标准来评判他。
       作者以一个伦敦作家的口吻,用“自己”与思特里克兰德的两段接触经历,和从不同人那儿听来的三段思特里克兰德的经历塑造了这么一个艺术怪人的形象。这些经历不可谓不让人整憾。对于主角的那些穷困潦倒艰难度日的经历我倒是不觉得稀奇,而是主角在这一段段经历里表现出的性格特点让我咂舌。他摆脱的第一个人性弱点是完全不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他对好心向他伸出援手的施特略夫先生毫不客气地讥讽,甚至夺走并直接导致了施特略夫先生爱人的死亡,毫无愧疚之心。他不受爱情的桎梏,女人对于他只是偶尔不得不发泄恼人的原始欲望的对象,甚至施特略夫的妻子为他自杀,他也没有任何动容,他对深爱他的女人说话从来都毫不避讳地辱骂,其实岂止爱情,思特里克兰德是个摒弃了七情六欲的人,不是佛系的摒弃,而是像撕掉身上多余的衣物一样,粗暴地狠狠地撕扯掉身上一切约束他的感情,他是一个不需要感情的人。他对于环境的舒适度,以及自身的境遇毫不在乎,书中有个细节,大概是旁边明明有只舒适的沙发椅,思特里克兰德却坐在了一把破烂的硬板凳上,没有刻意的挑选,我想让他去坐沙发椅他也不会感受到两者有什么不同,以及后来他和船长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的时候,他也没有丝毫的不舒服,他只为了必要的生存顺手做些“世俗的”工作,而活着的唯一目的,是画画,因此他只要攒够了买画具的钱便消失在深山老林里,画具用完了再出现在“世间”。他画画是一件“被魔鬼控制住了的事”,并不在意别人对他作品的评价。思特里克兰德从出走开始的种种超乎常人的经历,全都是由于他“仿佛被魔鬼控制了一样”的追求,和布吕诺船长一样对“美”的追求。他的作品从来没给他带来过像样的收入,没人能看懂他的画,他毫不在乎。甚至最后在病痛中完成的绝世壁画,他也在死前叮嘱他的女人把它毁掉,他画出来了自己欣赏了(尽管已经瞎了)也就足够了,从始至终他对于画画的追求真的丝毫没有参杂一点点世俗的想法。
       思特里克兰德是一个纯粹的人,赤裸的人,粗暴的人,我忽然觉得像他那样纯粹的人就该是那么粗暴的,不可被理解的怪人!看书的时候我有时会对他的一些行为心生厌恶,那是因为我拿世俗的道德标准去看他了,可是现在我却心生敬畏,对一个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的,纯粹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與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與六便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