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别处

此生定拿菲尔兹
2018-02-08 19:14:23
生活在别处,在索邦大学的墙上,法国诗人兰波曾这样写道。
       在昆德拉笔下那个的诗人,那个被选中的人---雅罗米尔,从诞生、童年、青年以至最后死去,作者通过描绘他细腻的内心世界,他作为诗人的创作过程来表达,作为诗人,作为一个周围世界格格不入的怪人,来表达他是如何在那个复杂的时代下被疏远、被迫害最后被残害致死。
       也许昆德拉想表达的是一种反诗歌,反抒情的主题。因为在这本书中,最会抒情的人(那些诗人),本打算用诗歌来更好的与这个世界搅和在一起,却因此越来越远离这个世界的魑魅魍魉。在他的笔下,莱蒙托夫扣好自己军服上的扣子,毅然决然地奔赴那个为自己敞开的坟墓, 拜伦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放了把枪,沃尔克在诗歌中和人群一起游行,哈拉斯将自己的咒骂押上韵,马雅可夫斯基扼住自己歌唱的喉咙;康斯坦丁•比布尔从五楼跳下来, 以拥抱大地的方式,撕破空气和重力间悲惨的横亘,呈现梦想与梦醒间悲惨的断裂;奥菲利娅•雪莱在水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就像在古典文学作品中的那样,用身体沉入水底的形式,借此来与灵魂的深度想吻。(似乎女性是适合以这种方

...
显示全文
生活在别处,在索邦大学的墙上,法国诗人兰波曾这样写道。
       在昆德拉笔下那个的诗人,那个被选中的人---雅罗米尔,从诞生、童年、青年以至最后死去,作者通过描绘他细腻的内心世界,他作为诗人的创作过程来表达,作为诗人,作为一个周围世界格格不入的怪人,来表达他是如何在那个复杂的时代下被疏远、被迫害最后被残害致死。
       也许昆德拉想表达的是一种反诗歌,反抒情的主题。因为在这本书中,最会抒情的人(那些诗人),本打算用诗歌来更好的与这个世界搅和在一起,却因此越来越远离这个世界的魑魅魍魉。在他的笔下,莱蒙托夫扣好自己军服上的扣子,毅然决然地奔赴那个为自己敞开的坟墓, 拜伦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放了把枪,沃尔克在诗歌中和人群一起游行,哈拉斯将自己的咒骂押上韵,马雅可夫斯基扼住自己歌唱的喉咙;康斯坦丁•比布尔从五楼跳下来, 以拥抱大地的方式,撕破空气和重力间悲惨的横亘,呈现梦想与梦醒间悲惨的断裂;奥菲利娅•雪莱在水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就像在古典文学作品中的那样,用身体沉入水底的形式,借此来与灵魂的深度想吻。(似乎女性是适合以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尘世的逗留,投入大海,随波飘荡,去找寻那个未亡人。)
       他们是诗歌王国里的国王,在现实中却是最懦弱、无能的人。然而,我们可以也可以说,最会抒情的人就是没有经验的天才,他们用成熟的诗句笼罩不成熟的自己,又或许说,他们过于成熟而对这个世界看得太清楚,便违背了这个世界应有的准则,故同样会被看做不成熟。在革命的年代里,他们成了众矢之的;在革命的时代里,诗歌沦为革命的奴隶,就像雅罗米尔沦为警察的代言人一般。
       对小说的主人公---雅罗米尔而言,他曾试图挣脱母亲给自己所下的无形的牢笼,逃离母亲的伊甸园,挣脱这个世界的桎梏,可他失败了。因为革命的力量战无不胜,这让我想到,就像在那个黑暗的1984年一样,社会主义的光辉笼罩着世间万物。因此,到书的最后,诗人死了,在别人眼里,他死于伤寒;而实际上,他是死于自己不再是诗人。画家的朋友训斥诗人道:他绘画中的时代在别处,
真实的生活在别处,而你已经死了,而你自己还不知道。诗人的身份与那个时代,显然格格不入,似乎留给他的人生,就像火一样的死去。就像他童年时给自己写下的魔咒那样:啊!如果要死,就让我和你一起,我的爱人,让我们在烈火中,变成光和热。
       而他的呻吟,成了他为这个世界所留下的唯一东西---思想和抗议。
       文中出现过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他脑子轻盈,双臂充满力量),他作为诗人女朋友的情人
给了她短暂的安慰和一个可以短暂停留的场所。这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似乎就是昆德拉,似乎也是正在经受内心翻腾的我,冷眼旁观着诗人的世界,除了提供一个舒适的小憩,似乎别无它法。
       对于诗人,我总对他感到同情。青年时代的诗人,满脑子都是作为一个童年孩童对性交的巨大欲望,也是对新事物的巨大欲望。在对现实世界失去希望后,克萨维尔便出现了。
克萨维尔是雅罗米尔内心世界在梦境中的投影,在他的这部诗歌中,他活出自己梦中的样子:自由(随意跨越时空,从一个梦到另一个梦)勇敢:随意闯入一个年轻女人的家里,把她的丈夫关进衣柜里直到变成白骨,他要带着这个女人私奔,去哪里?不知道,反正他无所畏惧。因为对克萨维尔而言,没有时间、生活等概念,他的生活就是睡眠,他的时间就是不断的跨越梦境,他有着精彩刺激的人生。而这些,只是雅罗米尔敢想却不敢尝试的。
       诗人的那个时代,所谓的真实,就是与人民大众在一起所产生的那种肉体之和命口号。诗人为了融入这个世界,强迫自己爱上一个满脸雀斑、身材瘦小的女孩,他强迫自己心甘情愿和她做爱;强迫自己做周围人都在热衷的事。
       和她相爱。其实,读到这里,我觉得,诗人也有自己的苦衷,他真的只是个孩子,是个被迫延续母亲对这个世界的不满而被告知自己就是那个被选中的人的一个普通的孩子。他也许至死都没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去,因为他只是那个革命时代的祭祀品。
        然而,昆德拉说:那是政治诉讼的时代,压迫的时代,禁书成堆的时代,到处都是通过所谓的法律进行谋杀的时代,但那不仅仅是恐怖的时代......也是抒情的时代!诗人和刽子手一起统治着那个时代。我突然想起,在去年的“世界读书日”,有记者采访作家王蒙,问他对如今这个经济快餐泛滥,人们越来越急躁的时代是否持悲观的态度,王蒙说道,他依然对我们国家的文学有一种很好的希望,他说,我们如今正处在一个经济发展的瓶颈时期,这种现象是挺正常的。我也觉得,我们的时代,不能没有诗歌,不能没有生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活在别处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活在别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