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果 时间的果 8.3分

亲切的黎戈

Shashibo
2018-02-08 16:07:43
这两天读了好几本评述类的书籍,比如《小说课》《诗的八堂课》《阅读是一座可以随身携带的避难所》还有现在在读的《时间的果》。

毕飞宇的文笔(授课风格)是非常鲜明的。只是粗读一遍整本书,你就能感觉到作者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小说家,正处于创作的黄金时期,他的想法、观点和见解波涛汹涌,提起一个线头儿,就能引出五彩斑斓的一堆毛球。
江弱水老师的风格更接近于文人的风格,你能想象到,他写书一定是在深夜,在自己的书斋里面,黄卷青灯,他写下一个题眼,像诗的滋味,诗的声色。然后他闭上眼睛,慢慢地梳理品味着那些徐徐出现在心中的诗句和诗人。
毛姆个人风格就更是容易辨识,他是聪明的,也是风趣的,他看问题一针见血,用英国人特有的小幽默和小调侃,化解了很多伟大的作家一生坎坷的大悲哀。但是他又是革命的,骨子里有一种摧枯拉朽的气质,只不过被包裹在了绅士坎肩小马甲的下面。


那么黎戈,她的风格是什么样的呢?可以说她的语言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特色,你能够很清晰地感觉到,她讲叶嘉莹,讲顾随是一个文风,时而隽永,时而典雅。而讲塞尔努达又是一个文风,时而清新,时而绝尘。

其实这是因为她所品读的作者的个人文风太过于强大,而读多了,想多了,自然就往哪个方向靠拢,这样忽上忽下缺乏统一的文风,让读者特别容易出戏。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来李娟,李娟写《我的阿勒泰》,也写得是散文,也是女性视角,但是你能感觉到,一股草原的清新之风,贯穿始终,整本书扭成了一股劲,任哪里也没有泄气的地方。

然而这并不妨碍《时间的果》成为一本值得推荐的书。文风的忽上忽下,让一篇文章和另一篇文章之间的间隙变大,让读者必须像品小菜一样,一点点品味每一篇文章。这种小品式的文章,也就使得文章里面有了小情思,小趣味,小机巧,偶尔出现一两句金句也就显得格外妥帖。

正如“一切大悲大喜都会过去,留在时光的沙滩上的,只有这些菜式、鲜花、声音和气味。”

又如“在小心翼翼折叠好、收束整齐的时光褶皱里,一个个带着折痕的记忆被重新打开,翻阅。每篇文章都是一个小站,你下车,放眼一望,然后在视野里徐徐出现一个视觉重心,比如夏日,比如店铺,拖住你的注意力。”

文章的小格调和小品味,也就决定了黎戈在广度和深度上的力有不逮。

她写紫砂茶壶,写出水七寸不弯,又写壶身的区直收放,都很好,但是刚开始要接着深入,就不得不收笔,很显然,她对于茶壶的了解,比我们普通读者有余,但是比上仍不足。
她写爱因斯坦,写欧洲中产阶级,也是一笔带过,这是因为她更关注的是这个人,而非时代的大背景。


黎戈更像高中时代的大姐姐,手捧着我基本叫不上名字的“闲书”,亭亭玉立,文质彬彬地站在那里。
和那些给予我们人生以方向和启示的大师比起来
她可爱而又亲切

读黎戈是很费钱的......
读黎戈是很费钱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时间的果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间的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