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遗传与文化习得,孰更重要?

Rose
2018-02-08 看过
先天遗传重要,还是后天的文化习得更为重要,这是一个始终困扰着历代学者的复杂问题,甚至可以说是无解的问题。支持任何一方的人,都能给出许多颇具说服力的证据,且都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合理性,最终除了加深彼此的鸿沟,似乎并未分出胜负。不管是在语言的学习,还是科技创新,抑或文学艺术的创造,涉及的范围之广,令人叹为观止。也许,这正从侧面说明,我们理解的事物,其数量和深度,远远不及我们尚未完全理解的事物。

       以历史为例,对熟悉甚至喜爱阅读史学著作的读者,即便已拥有一整套带有自我批判意识的历史观——全球史观、文明史观、社会史观等——可能还是会将着眼点放在人类的外在层面,比如物质文化的创造,精神财富的积累,很少会关注到人类本身,比如,人类的进化是否会影响到历史进程,如果不会,也就不必惊奇,大可以用“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进行解释,可如果会,那么又会以哪些方式或模式发挥自己的作用。在这方面,美国犹他大学两位学者,格雷戈里·柯克伦与亨利·哈本丁一道给出了自己的独特观点。

      在柯克伦与哈本丁看来,所谓人类的进化早已结束这一观念缺乏有说服力的证据,并不可靠。相反,进化一直在进行,而且是在至关重要的基因层面发挥影响。为此,他们细致梳理出来人类历史上的诸多谜团,并从遗传学的角度进行解释。他们的关注点,不在于“战争、王国和伟人的故事”,也不在于“观念史和科技史”,而在于诸多“影响人类自然选择的历史因素,特别是那些有利于创造和传播新的等位基因的因素”。

      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的祖先走出非洲,来到欧洲,取代尼安德特人,这种说法占据主流。然而,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与尼人相较,在进化上的优势何在?各种解释都有。而两位作者主张,是尼人的基因渗入了前者,最终促使前者的基因库能够储备更为丰富的多样性,并最终在进化上笑到最后。

       至于人类为何会发生农业革命,即从狩猎采集的生活过渡到定居、种植、驯养家禽的生活,也是众说纷纭,毕竟,定居的农民,虽然生活稳定,但却往往会面临营养不良、疾病多发、健康状况下降等恶性结果。柯克伦与哈本丁认为,农业生活在文化上的成就,固然重要,但遗传学视角上的生物适应——比如终生能够合成乳糖酶——也是理解这一革命的关键线索,因为,肯定有“一些基因改变大概弥补了新的饮食的不足”。

       人类的漫长交往,经济层面也好,文化层面也罢,都书写了一部色彩缤纷的历史,但同时,它也是一部人类基因相互交流的历史。不同族群之间的通婚,实际上也改良了基因,为后代积累更多可能性;而战争、种族屠杀,甚至病菌,则从反面遏制了基因的留存与传递过程,北美殖民者从欧洲携带的天花,最终造成了北美原住民的大量死亡(见《枪炮,细菌与钢铁》),这一点,想必人所共知。

       欧洲犹太人,或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他们在科技、法律、商业领域的成功,让人艳羡不已。至于他们何以取得这般成就,一般都归结于种种社会因素。但是两位作者认为,长期的族内通婚,捍卫所谓的种族纯粹,施加选择压力,最终使阿什肯纳兹犹太人拥有更高的平均智力,这才是原因所在。先天遗传,文化习得,究竟孰更重要,这个问题也许永远无解,至少个体层面如此,但,理解各自的运行机制,或许才能帮助我们逐渐明了,人类怎样走到了今天。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万年的爆发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万年的爆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