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黠的Fetishism

浦島三友
2018-02-07 23:42:46

在生命临终、饱受病痛折磨的绝望状态下,人很容易陷入虚无主义的深渊,这使得肉体的美好更有存在感,也是谷崎耽美主义一向贯彻的信条。

人,作为功利性生物,在本能之作用下感官刺激比精神更占上风。卯木老头以通过膜拜美体的方式自救,风烛残年的他与其说惜命,不如说是想利用这种状态更肆无忌惮地亲近美。从家人和医生的角度看,卯木俨然是一个疯癫老头,因此恋足、和儿媳不伦这些变态行径就有了解释。既然有了解释,大家心中骚动的疑问就被抚平了,卯木对飒子的迷恋也就没了障碍,这就是为什么卯木在公众前也敢和儿媳调情,对丑事从不讳莫如深的原因。

老头子看上去疯癫,道德沦丧,在生命临终迷失,其实他在以一种狡黠的方式找回自己的生命力,找回“唯一真实的存在”,从这一点看,他是清醒的;反倒是飒子,虽看上去是感情上控制的一方,其实并不知道卯木从她身上汲取了什么——像一只看上去无辜的,贪婪的水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疯癫老人日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疯癫老人日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