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边境 爱的边境 7.6分

在爱里,没有边境存在的意义

亚齐妮
2018-02-07 看过

爱的边境

这本朵莉·拉宾雅著杨柳婧译的《爱的边境》,是拉宾雅的半自传性质的长篇小说,讲述以色列翻译家莉雅特旅居纽约时邂逅了艺术家希米,两人谱出意外的恋曲,却难以突破种族和身份问题的障碍。随着莉雅特回国的日子一天天逼近,双方家人的压力自边境处传来,而他们不同的成长环境也在两人的关系中筑起了一道无形的藩篱,也为这段恋情更染上悲伤的色彩。爱情是否可以打破藩篱和边境?

拉宾雅的文字不带血腥,却娓娓道来了一段注定悲伤的恋情。虽然最后的结局还算圆满美好,可是现实中的爱情却总被无情的现实打败到遍体鳞伤。

爱情究竟是什么?在元朝管道升创作的元曲《我侬词》中,也许可以找到答案。“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碎,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是啊,爱情不就是一见倾心后的一生携手么!就是融合到你我之间,没有藩篱和障碍,没有种族和身份,没有国界和隔膜,没有痛处和悲伤。

很难想象,在和平年代的现代,以色列仍旧常常是战火纷飞。在这样的战火中,只有爱情能将人们的绝望抚平,只有爱情可以浇灌出荒地上的玫瑰,只有爱情可以打破隔膜。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也许只是时间长短的不同。可是,从一颗心到另一颗心,也许是生生世世的际遇不同。中国人常说的“缘分”,不就是爱情最难以捉摸的条件么?

书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我一定是咕哝了什么,还诧异地、不知为何带着懊恼地眨了眨眼睛。这个动作连带着我那木讷、像聋哑人似的反应,让他们开始觉得我不怎么懂英语。那个高个子的越过我的头顶,将公寓迅速扫视了一遍。一个念头在我心中转瞬而逝,接着,那觉得他们认为我是个清洁工的猜想便被他们紧接着的、盛气凌人的态度和高音量的说话声佐证了。 “只是几个问题,麻烦了。我们想问你几个问题。”他像在对孩子说话似的,把每个单词都重读,让每个音节都清清楚楚,“我们可以进去吗?” 我的尴尬,或者是那种被羞辱的感觉,让我的声音硬了起来。我听到自己的口音因为声音的颤抖而加重了:“我可以知道……”我清了清喉咙,“不好意思,可以麻烦你告诉我为什么吗?” 高个儿“牛仔”眼中闪过一丝解脱。“你很快便会知道的,”他说,并恢复了自己权威的口气,“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女士。” 站在厨房里,我给自己倒了杯温水,一口气喝了下去。我没理由紧张,我的护照还没过期,但他们依然坐在客厅里,正等着要审问我的那两个人让我焦虑。我一边从橱柜里又拿出两个杯子,一边想着是不是该给安德鲁或者乔伊打个电话。他们都是正直的美国公民,也都在纽约住了很长时间。最终,安德鲁被选定了:他是我19岁时在以色列认识的老朋友,会是证明我守法、可靠的上佳人选。但是,光在内心构想我要在电话里怎么跟他解释这一切就已经让我再次感到口渴了。 等我回到客厅里的时候,发现探员们已经把椅子从餐桌上拿了下来,放回到地板上,那些椅子是我早前为了清洁地板而反扣在桌上的。高一些的探员已脱掉了外套,正背对着厨房坐着。我看到那个绝非善类的探员站在真空吸尘器的旁边,正巡视着屋内。 “你一个人住在这儿吗?”真空吸尘器旁的探长问道。 一阵痉挛穿过我的手,让托盘上的玻璃杯也晃了晃。“是的,这是我朋友的公寓,”我说,把头歪向杜迪和夏琳的结婚照,“他们现在在远东,正享受着一次长游,我为他们看家和照顾猫。”弗兰妮和佐伊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他的目光在水槽和书架下的猫粮上停留了一会儿。“你是怎么认识这对夫妻的?”他又看回那张照片,“这是他们租的房子,还是他们自己的房子?” “这是他们自己的房子,”我说,一动不动,“我已经认识杜迪好多年了,自打我在以色列时起,他是我儿时的伙伴。他的妻子是个美国人——” 这个探员咕哝了些什么,环顾四周,说:“你是从以色列来的?” “是的,长官。” 他漫不经心地向窗外望去,我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利用这个空隙走到桌子附近。 “你在这儿住了多久?” “大约两个月。”我把托盘放下,松了口气,“他们计划在春天来临之前回来。”我郁闷地想起自己的烟抽完了,“但我还有其他的朋友。他就是这儿的人,”我用眼睛搜索着无线电话,打算打给安德鲁……”

这样的描写一下子就写出来以色列所处的局势,不过春天就要来了,爱情还是会发芽,莉雅特和希米还是会拉住对方的手……

因为在爱里,从来没有边境存在的意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爱的边境的更多书评

推荐爱的边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