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钱万能论的解药——反思与公开辩论

圈儿
2018-02-07 11:59:36

金钱不能买什么:金钱与公正的正面交锋》并不是符合当代中国人口味的一本书。

计划经济时代的足音已渐渐远去,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迎来了兴盛的市场经济。

与按血统、按权力乃至尚在理想襁褓之中的“按需”分配相比,市场分配机制直截了当,效率更高,也显得更加公平。

通过种种方式取得金钱,然后用金钱满足各种各样的需求,这个逻辑已经为中国大多数民众所接受。因此,“赚大钱”也变成了几乎每个中国人放在心上,念在嘴里的头等大事。

在中国蓬勃发展的市场经济中,“抱歉,有钱真的是能为所欲为的。”这句戏谑的台词也在或真或假的调侃中传播开来。

对市场的批判

然而,就在市场经济最发达的美国,学者桑德尔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这位曾经因《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哈佛公开课而声名大噪的政治哲学教授,对市场伦理始终怀有一种忧惧心理,他担心我们将从一个“

...
显示全文

金钱不能买什么:金钱与公正的正面交锋》并不是符合当代中国人口味的一本书。

计划经济时代的足音已渐渐远去,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迎来了兴盛的市场经济。

与按血统、按权力乃至尚在理想襁褓之中的“按需”分配相比,市场分配机制直截了当,效率更高,也显得更加公平。

通过种种方式取得金钱,然后用金钱满足各种各样的需求,这个逻辑已经为中国大多数民众所接受。因此,“赚大钱”也变成了几乎每个中国人放在心上,念在嘴里的头等大事。

在中国蓬勃发展的市场经济中,“抱歉,有钱真的是能为所欲为的。”这句戏谑的台词也在或真或假的调侃中传播开来。

对市场的批判

然而,就在市场经济最发达的美国,学者桑德尔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这位曾经因《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哈佛公开课而声名大噪的政治哲学教授,对市场伦理始终怀有一种忧惧心理,他担心我们将从一个“拥有市场经济(having a market economy)”最终滑入了一个“市场社会(being a market society)”。

桑德尔以敏锐的眼光指出,“市场和市场价值观侵入了它们本不属于的那些生活领域。”并且用大量已经是司空见惯,却未被大众警觉的例证为他的发现提供支持。

比如说,好莱坞环球影城推出了不用排队的服务:支出大约两倍于一般票价的价钱,就可以买到一张排到队伍最前面去的通行证。

比如说,印度妈妈的代孕服务,一对美国夫妇 付出6250美元,就可领到一个代孕孩子。

比如说,为私人军事公司去索马里或阿富汗打仗,每天250至1000美元不等。

比如说,在国会山为1位想要参加国会某场听证会的游说者通宵排队:每小时10-20美元。

…………

桑德尔不仅提供了美国市场中的种种佐证,还在短暂的访华之旅注意到了中国医院里的情形。

他发现,中国医院的黄牛们正在雇人排队挂号,然后再把挂号单以数百美元的价格转手。在北京某些医院,增设了特需窗口。付出高于一般水平的挂号费,病人便能减少排队挂诊所消耗的时间。

然而,当一切都待价而沽的时候,问题也随之而来。

桑德尔对市场逻辑提出了两种批判,一种关乎“不公平”,另一种关乎“腐败”。

“在一个一切都可以买卖的社会里,一般收入者的生活会变得更加艰难。金钱能买到的东西越多,富足(或贫困)与否也就越发重要。 ”桑德尔的批判虽简单却十分有力。

在当今社会,贫富差距虽不至于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但收入与财富分配的重要性正在日益凸显。对于该观点的例证在当今中国俯拾即是。

比如说,富人子女总是享有更优质的精英教育。当富家子弟从小就与外教对话,轻松掌握一口流利英语,仅靠课本进行哑巴式英语学习的贫寒学子如何与之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面对“寒门再难出贵子”的质问声,我们难以给出有底气的解答。

再比如说,北京各大医院挂号厅里,拥挤不堪,人满为患。普通人因为紧缺的医疗资源,不得不没日没夜地排队挂诊,面对黄牛炒到天价的挂诊号手足无措。而在美国“MD2”特约医疗服务机构,缴纳个人年费1.5万美元之后,VIP客户便可在宛如丽思卡尔顿酒店金碧辉煌大堂一般的候诊室里“绝对、无限和排他性地享有私人医生的服务”。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无法否认,对占据了大量医疗资源的富人而言,横亘在穷人面前的“看病难”问题压根儿不存在。

桑德尔的另一个反对点在于“市场的侵蚀倾向”。

他明确指出,“对生活中的各种好东西进行明码标价,将会腐蚀它们。那是因为市场不仅在分配商品,而且还在表达和传播人们针对所交易的商品的某些态度。”

比如说,女性代孕服务,女性真的有权因金钱出卖自己的子宫,出卖自己的生育能力吗?

比如说,美国顶级名校因为校友的捐款,将大学新生名额分配给他们的子女。通过这种途径招收的学生不会玷污名校的声誉吗?

比如说,国会说客可以雇人排队赢得参加国会听证会的席位,但将一项公民政治参与权利转变成可售商品,难道不是对国会的侮辱和贬低吗?

比如说,中国有一家代人道歉的公司,但是买来的道歉真的有意义吗?价格更高道歉比一个廉价的道歉更有意义吗?

桑德尔认为,有些东西是市场不可以侵犯的,市场应当是有界限的,至少我们不允许器官买卖,不允许父母贩卖自己的儿女,也不认为金钱可以换取真正的友情与爱情,换取诺贝尔奖荣誉或公民选票。

市场是一个有用的工具,但并不会对物品的评价方式做出任何道德判断。

桑德尔极其尖刻地指出,“如果某人愿意花一笔钱来满足自己的性欲或者购买一个肾脏,而另一个同意此桩买卖的成年人也愿意出售,那么经济学家问的唯一问题就是‘多少钱’。”

在中国语境下,这种事例我们见得还少吗?那些“裸贷”、“高利贷”的拥趸,那些沉渣泛起的笑贫不笑娼者,那些真心信奉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并将此信条付诸实践的人们。

对市场的辩护

而在作出以上尖锐批判之后,桑德尔并没有就此偃旗息鼓,志得意满地得胜还朝。

桑德尔真正高明之处在于他从不为了拉拢读者而故意对反对意见避而不谈,或是树立一个毫无招架之力的稻草人靶子大加鞭挞。

桑德尔的《公正》课之所以成为哈佛历史上累计听课学生人数最多的课程之一,乃至深深影响了中国的一大批观众,并不在于他提出了什么惊世之论,让人刹那间醍醐灌顶,而在于桑德尔始终在鼓励、引导大众去思考,去辩论,去沟通,去反思。

因此,桑德尔在文中毫不避讳地提到,对于市场逻辑的批判可以用两种理论来反驳。

第一个是“尊重个人自由”的观点。

“人应当有自由按照自己的意愿买卖任何东西,只要他们没有侵犯其他人的任何权利。反对禁止倒票或倒卖门诊号的法律,其理由与他们反对禁止卖淫或禁止买卖人体器官理由是一样的:他们认为,这样的法律通过干涉成年人的选择而侵犯了个人自由。”

第二个是“功利主义”的观点。

功利主义的终极追求在于实现最大数人的最大利益。自由市场交换会惠及买卖双方,因而可以改善我们的集体福利或社会功利。比如说,我雇人帮我排队,我付出金钱,他人为此付出时间,最终双方各得所需,实现了物品的高效率分配,岂不是皆大欢喜?

公共辩论的重要性

在本书中,桑德尔采取了在现象中发现问题,阐明问题根源,列出反面观点,然后再基于反面观点作出反驳,论证自身观点正确性的论证方式。尽管在我看来,桑德尔在后续章节对于上述两个反对派观点的反驳并不那么严密,逻辑有漏洞,说服力不充足(因为论证需要较大的篇幅,故不在此展开)。

但是《金钱不能买什么》作为面向大众的启蒙式著作,在点燃人们思考之火焰上无疑是成功的。桑德尔的本意也不在于用一本小书打倒市场,说服大众,而更在于向大众发出呼唤,去思考市场的道德局限性,去展开积极有益的公共辩论。这也是桑德尔作为学术“明星”孜孜不倦所追求的。

关于道德、关于公平、关于公正的问题,从亚里士多德以降的大哲学们家康德、洛克、密尔、边沁穷尽一生未能给出终极答案,我们作为平凡人如何可能在一本书中窥见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但问题在于,我们必须有意识地去探索,而不是以怯懦的怀疑主义规避问题。

因为我们就生活在道德、公平、公正问题的答案之中,我们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会影响他人,而他人的抉择反过来也会影响我们。

“人们对每个有争议的问题都达成共识,那是愚蠢的。”桑德尔这样写道,“但是这种讨论将有助于形成一种更健康的公共生活。”

在市场经济在全球高歌猛进之时,尤其是在中国人为市场必胜论,为金钱万能论而到了一个极端痴迷着魔的时候,这本书值得我们一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钱不能买什么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钱不能买什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