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能跳出天朝看天朝吗?

木子南
2018-02-06 23:54:29

近期深受撼动的一本书。对中国近代史乏善可陈的认知几乎是被教科书形塑的,而这本书以详实的史料和全方位的讲述重现了近代史的开端。读完记忆深刻的有几点:

第一,深受“忠奸模式”的叙述影响,模糊地以为“丧权辱国”是腐朽官员乃至昏聩君主所为,而如林则徐、关天培等人的形象则与之形成鲜明对照。事实上,正如作者在书中一直强调的,不能用主剿或抚来对当时的官员进行反抗或屈服的道德区分,“剿/抚”的说法本身便内在于“天朝”观念之下,没有内外之别。许多一度激烈主剿的官员,在见识了坚船利炮后,纷纷转向了抚。即便英勇战死的关天培,也曾寄望于琦善-义律的谈判来化解军事冲突。

第二,权力集中于皇帝一人、强求一致而容不得半点错误的统治系统,因其反人性而逆生了大量的欺瞒,酿就了漫天的错误而反噬了系统本身。延续整部书,或者说延续这段开端历史的是欺瞒。所有的官员在上报战争和与英国来往的情形时,都不敢以实情相报。越到战争后期,瞒报越是弥天。清军一击即溃,而道光帝看到的奏折中却捷报频传。但是,根源于系统的错误却加诸于个人承担,特别是视之为道德性的错误而加以惩罚,如琦善的遭遇。从始至终坚决贯彻道光帝旨意

...
显示全文

近期深受撼动的一本书。对中国近代史乏善可陈的认知几乎是被教科书形塑的,而这本书以详实的史料和全方位的讲述重现了近代史的开端。读完记忆深刻的有几点:

第一,深受“忠奸模式”的叙述影响,模糊地以为“丧权辱国”是腐朽官员乃至昏聩君主所为,而如林则徐、关天培等人的形象则与之形成鲜明对照。事实上,正如作者在书中一直强调的,不能用主剿或抚来对当时的官员进行反抗或屈服的道德区分,“剿/抚”的说法本身便内在于“天朝”观念之下,没有内外之别。许多一度激烈主剿的官员,在见识了坚船利炮后,纷纷转向了抚。即便英勇战死的关天培,也曾寄望于琦善-义律的谈判来化解军事冲突。

第二,权力集中于皇帝一人、强求一致而容不得半点错误的统治系统,因其反人性而逆生了大量的欺瞒,酿就了漫天的错误而反噬了系统本身。延续整部书,或者说延续这段开端历史的是欺瞒。所有的官员在上报战争和与英国来往的情形时,都不敢以实情相报。越到战争后期,瞒报越是弥天。清军一击即溃,而道光帝看到的奏折中却捷报频传。但是,根源于系统的错误却加诸于个人承担,特别是视之为道德性的错误而加以惩罚,如琦善的遭遇。从始至终坚决贯彻道光帝旨意的林则徐,则莫名其妙成了皇帝的替罪羊。

这样的权力系统必然是迟滞臃肿的。仅以英军的打法为例,英军在各地的军事进攻几乎都采用了海军正面炮轰、陆军侧面袭击的打法,而直到战争结束,许多官员将士、上至道光帝,还停留在英国人无法进行陆战的想当然中。也是因为这种迟滞,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签订后,也无人真正理解诸如拱手让出治外法权、协定关税等条约对天朝意味着什么。谈判的耆英可以为了不让美国人进京觐见道光帝,而着急签订《望厦条约》,还为条约阻拦了美国人进京沾沾自喜。

第三,所有在这段历史开端悉数登场的天朝官员,以今时眼光观之,当然是远远落伍。但在当时,他们都是系统本身造就的佼佼者,不是今人想象中的昏傻,有的堪称聪明有悟性,并且在处理边疆事务上有显赫的功劳。很难要求他们去超越这个系统和时代的局限,被今人追崇的林则徐亦未做到。他们的才智都用在了竭力维持这个庞大迟重的系统运转,因为这个系统实在是运行了太久,其历史惯性远非时人能抵御。

非常欣赏本书作者在全书的拷问,对一个民族和国家而言,反思错误、直面与改正才是进步的推力。作者在书的结尾的反问值得深思:中国大陆与西方的差距,比起150多年前鸦片战争时,是扩大了,还是缩小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朝的崩溃(修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朝的崩溃(修订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