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3分

«1984»读书笔记

浮悠子
2018-02-06 看过

1984 乔治·奥威尔 点评 点评此书 ★★★★★ 第4章 仇恨进入了白热化 恐惧和仇恨带来的可怕的狂喜,和想杀人、想折磨人、想用大锤把人脸砸烂的欲望,像一股电流传遍了每一个人,无论他们是否情愿,都把他们变成了一群狰狞尖叫的疯子 战争就是和平 自由就是奴役 无知就是力量 掩盖感受,控制表情,做所有人都在做的事,这是本能的反应。 即使他从未落笔写下一个字也已经犯下了——那包含一切罪行的根本大罪。他们叫它思想犯罪。思想犯罪是藏不了一辈子的。你可能成功地躲过一时,甚至一年,但他们迟早会抓住你。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审讯,也没有关于逮捕的报道。人们就这么消失了,而这总是发生在夜里。你的名字从记录中被抹去了,你所做过的一切事情的记录都被抹去了,你曾经的存在被否认,继而遗忘。你被废除了,消灭了:通常的用词是蒸发了。 他的心里直打鼓,但是脸上,由于长期以来的习惯,或许还是毫无表情。 第5章 饱受摧残的女人 他就是那种虽然服着苦役,却深信不疑、忠心耿耿的人,这种人才是党的稳定的基础,比思想警察作用还大。 第6章 寻找她身上的非正统迹象 如果你没有在世上留下任何痕迹,连一张匿名的纸片都没有留下,你又怎能向未来呼吁? 思想犯罪不会带来死亡:思想犯罪本身就是死亡。 他用指尖沾了一粒尚可辨认的白灰,放在封面的一角,如果本子被人动过,白灰一定会抖落下来。 第7章 第一次大清洗 这种梦虽然保留了典型的梦境,却是理智的延续,在梦中想起的事实和念头,醒来之后仍然显得新鲜而有价值。 你记得一些很可能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大事,你记得一些事情的细节,却无法再现当时的气氛,还有大段大段的空白,你什么也想不起来。 第8章 战争就一直没有停过 如果所有人都接受党施加的谎言——如果所有记载都是相同的说法——那么谎言就会载入历史,成为真理。党的一句口号说:“控制过去就能控制未来,控制现在就能控制过去。”可是历史虽然本质上可以更改,却从未更改过。眼前的真理就是永远的真理。 永远别让人看出你的惊恐!永远别让人看出你的憎恶!连眨眼都会使你暴露。 第9章 内部使用的行话 这样,党的每一个预言都会被资料证明是正确的;任何与当前的需要相左的新闻或表达的观点都不允许留在记录中。全部历史就像一张不断刮干净的羊皮纸,想写多少次就写多少次。一旦这项工作完成之后,无论如何都无法证明曾经发生过任何篡改。 书籍也被一遍一遍地收回重写,并再次发行,而且从不承认做过任何更改。就连温斯顿接到的指令,那些一处理完就毫无例外地扔掉的东西,也从未说过或者暗示过任何伪造行为:所提到的都是失误、错误、印刷错误或者引用错误,为了准确起见必须纠正。 真理部不仅要满足党的各种需要,还要为了无产者的利益将整个操作在低层次上重复一遍。 第10章 FFCC毫无理由地解散 他感到很奇怪的是,你可以制造死人,却不能制造活人。奥吉维同志从未存在于现在,而今却存在于过去,一旦伪造工作被遗忘,他就会成为一个像查理曼大帝或者裘里斯·凯撒一样真实的人,一个史实确凿的人。 第11章 餐厅 与阿Q正传中围观执行死刑的人们无异。 我喜欢看他们两脚乱蹬。最精彩的是,到最后舌头伸了出来,是青色的——青得发亮。这是最吸引我的细节。” 可能由于词汇的匮乏,连思想犯罪也成为奢侈。 “你有没有想过,温斯顿,最晚到2050年,将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听得懂我们现在这段谈话?” 第12章 除了无产者 如果连自由的概念都已废除了,怎么能说‘自由就是奴役’?整个思想环境将大为改观。事实上,将没有我们现在所理解的思想。正统意味着不思考——不需要思考。正统就是无意识。” 所谓有意义的话,是在人有思想的状态下才能称为有意义,而他只不过是一个老大哥操纵下的木偶,说着自己也不明白,可是老大哥希望他说的话。 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那不是人,而是一个木偶。说话的不是他的大脑,而是他的喉咙。从他嘴里流出来的东西确实是由单词组成的,但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话:而是在无意识状态中发出的噪音,好像鸭子呱呱叫一样。 现代活命哲学 他缺少某些东西:谨慎、超脱,和某种可以隐藏其锋芒的愚蠢。 正统就是无意识。 她发现他穿了一双滑稽的鞋——她说她从没见过有人穿那样的鞋。所以他很可能是外国人。 第13章 惊人的数据 顺党则进,逆党则退,到最后剩下统治的人也只有听话的人,这不就是奴役统治吗? 这些人矮小忧郁,过早发福,腿短却疾步如飞,毫无表情的胖脸上长着一双极小的眼睛。这就是在党的统治之下最得势的那一类人。 第15章 希望在无产者身上 只有觉醒之后才会反抗,只有反抗之后才会觉醒。 这种不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因为没有高屋建瓴的观点,只能就小事发发牢骚而已。更大的弊端他们从来注意不到。 现代生活的真正特点不是它的残酷和不安全,而只是它的贫瘠、暗淡,和百无聊赖。 我们的所见所闻,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或者也有可能只是顺着记载者的计划,只知道了他们故意让我们知道的事物。 他又伸手挠了挠脚踝。电幕日日夜夜用数据轰炸着你的耳朵,证明人们今天拥有更多的食物、更多的衣服、更好的住房、更好的娱乐——人的寿命长了,工作时间短了,比五十年前的人更高大、更健康、更强壮、更幸福、更聪明、更有文化。这一切既无法证明,也无法反驳。例如,党声称,如今百分之四十的成年无产者都有读写能力:而革命前,据说这个数字只有百分之十五。党声称如今的婴儿死亡率只有千分之一百六十,而革命前是千分之三百——诸如此类。这像一个有两个未知数的等式。历史书上的每一个字,甚至人们深 这一切既无法证明,也无法反驳。 历史书上的每一个字,甚至人们深 信不疑地接受的一切,很可能纯粹是胡说八道。 第17章 获此自由 明显、愚蠢、真实的东西应该得到捍卫。真理就是真理,应当坚持!真实世界是存在的,它的法则没有改变。 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如果能够获此自由,其余一切自然成立。 第20章 资产阶级的走狗 当记忆丢失,而记录又被篡改——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党说人们的生活条件改善了,人们也只好接受,因为没有——也再也不会有任何检验的标准。 第22章 胜利牌杜松子酒 ,在危急关头,人的对手不是外在的敌人,而是自己的身体。 第27章 藏身地 聪明的做法是破坏规则,同时又保全自己。 第30章 偏偏是老鼠 引起他无限兴趣的不是那片珊瑚,而是玻璃内部本身。它那么有深度,可又几乎像空气一样透明。玻璃的表面像苍穹一样包围着一个有完整大气层的小世界。他感到他可以进入那个世界,事实上他就在那个世界里,连同这个红木大床、有活动桌腿的桌子、钟、钢版画和这个镇纸本身。 第31章 他从来没有存在过 生活总需要些盼头 生活不再那么难以忍受,他也不再有对着电幕扮鬼脸或者高声咒骂的冲动。既然有了一个安全的藏身地,几乎像一个家,即使不能经常见面,而且每次只能相聚几个小时,他们也不觉得苦了。 这难道不就是无意义地活着吗? 连唯一可行的计划——自杀——他们也不打算做。一天又一天,一星期又一星期地拖延下去,消磨掉没有未来的现在,这似乎是无法克服的本能,就像只要还有空气,肺就会不停呼吸一样。 第32章 欧亚国之间的战争 “”想当然”是一个很危险的做法 另外,她想当然地认为每一个人——或者几乎每一个人——都偷偷地仇恨党,只要没有危险,都会违反党的规定。但她不相信存在着——或者有可能存在——大规模有组织的反抗。 为了统治的目的,创造一个共同的敌人。 哥德斯坦和他的地下军队之说纯粹是党为了自己的目的编造出来的垃圾,你必须假装相信。 人都是自私的,只有当危害到自身的利益才会去在乎。 但是,只有当党的教条在某种程度上触及到她的生活时,她才提出质疑。 过去实际上被抹掉了,昨天以前的一切都被抹掉了。即使存在,也只存在于几件没有文字的物品上,就像那块玻璃。我们已经对革命和革命以前的时代一无所知。所有的记载都被销毁或者篡改了,所有的书都被重写了,所有的画都被重画了,所有的塑像、街道和建筑物都被重新命名了,所有的日期都被更改了。这个过程每一天每一分钟都在发生。历史停滞了。除了无穷无尽的现在——这个党永远正确的时代,什么也不存在。当然,我知道过去被篡改了,但我永远无法证明,虽然我自己就是篡改人。 我不认为我们在有生之年能够改变什么。但可以想象,各地会发生小规模的反抗——一小群人团结在一起,逐渐壮大,甚至留下一些文字,让下一代继续我们未竟的事业。” “我对下一代不感兴趣,亲爱的。我只关心我们。” 囫囵吞枣,正因为没能去理解,因此简单地去接受,去顺从,谈何质疑和反抗? 在某种程度上,党的世界观对那些没有能力理解它的人影响最大。他们能接受最明目张胆的违背现实的行为,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完全理解党要求他们所做的事情的罪孽,对公共事务也没有充分的兴趣,注意不到正在发生的事情。由于缺乏理解能力,他们保持了理智。 第33章 期待已久的消息 比死亡更惨的是被“非人” 温斯顿的心又痛苦地颤抖了一下。毫无疑问,他指的是塞姆。可是塞姆不仅死了,而且被抹掉了,成了非人。 他感到踏进了潮湿的坟墓,虽然知道坟墓就在那里等着他,这种恐惧却一点也没有减轻。 第35章 内心没有变得冷酷坚硬 如果你爱一个人,那就爱他吧,如果你没有什么别 的可以给他,那就给他你的爱吧。 党所做的一件可怕的事就是使你相信单纯的冲动、单纯的感情无关紧要,同时剥夺了你驾驭物质世界的一切能力。一旦被党控制,你感觉到的和没有感觉到的,做到的和没有做到的,没有任何分别。不管发生过什么,你都会消失,你和你的行为都会湮没无闻。你从历史的长河中被完全剔除了 如果你能感觉到做一个真正的人是值得的,即使那样毫无结果,你也打败 了他们。” 他们 可以详细揭露你的一切行为、语言和想法,但是你的内心是不可征服的,它的活动连你自己都无法参透。 第39章 欧亚国是他们的盟国 这就像挣扎着做一项累人的体力活,你有权拒绝,但你却神经质地急于将它完成。 第40章 寡头集体主义的理论与实践 无知就是力量 要了解当前战争的性质——因为虽然每隔几年国际关系就重新组合,战争总是一回事——就必须首先了解战争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任何一个超级大国都不可能被另外两国联手征服。他们的力量太均衡了,天然的防御屏障坚不可摧。 细思极恐 现代战争的主要目的(根据双重思想的原则,这个目的同时被内党的首脑所认识和忽视)是消耗机器生产的产品而不提高一般生活水平。从十九世纪末开始,工业社会里一直潜伏着如何处置剩余消费品的问题。目前,当很少有人能吃饱饭的时候,这个问题显然不那么迫切了,即使没有人为破坏,这个问题也不会太严重。今日世界和1914年以前的世界相比,是一个贫瘠、饥饿、破败的地方,与当时的人们期待的未来相比更是如此。在二十世纪初,在几乎每一个有文化的人的意识里,未来社会是一个难以置信地富有、悠闲、秩序井然、效率极高的地方— 现代战争的主要目的(根据双重思想的原则,这个目的同时被内党的首脑所认识和忽视)是消耗机器生产的产品而不提高一般生活水平。 财富一旦普及,就不再代表任何优越性。 捍卫特权主义的手段 长期来看,等级社会只能建立在贫穷和无知的基础上。 问题是如何使工业保持运转而不增加世界的实际财富。产品必须生产出来,但是不能分配。在实践中,要实现这个目的只有持续战争。 第41章 战争的主要行为是毁灭 这些物质会使大众生活得过于舒适,长此以往,变得过于聪明。 原则上,战争就是为了消耗任何满足了人们的基本生活需要之后的剩余。在实践中,人们的需要总是被低估,结果造成一半的生活必需品长期缺乏,但是这被视为一件好事。将所有人——甚至受优待的群体——保持在贫困的边缘是一项蓄意的政策,因为正是由于普遍的匮乏,少数特权才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加大了群体之间的差距。 由于人们意识到处于战争状态,因而处于危险之中,为了生存将所有权力交给一个小阶层便显得很自然,而且不可避免。 党有两个目的,一是征服整个地球表面,二是彻底消灭独立思考的可能。 虽然没有正式协议或者暗示,却没有谁再投过原子弹。三个超级大国只是继续生产并储存原子弹,等待那个它们相信迟早会到来的决定性的时机。 除了战俘,普通的大洋国公民从没见过欧亚国或者东亚国的公民,学外语也是禁止的。如果人们被允许与外国人接触,就会发现他们是与自己一样的人,自己过去所了解的大多是假的。 动态平衡的存在,感觉现在的世界格局也是如此。 因此,这三个超级大国不但不能相互征服,即使征服了也得不到什么好处。相反,只要他们持续发生冲突,就能像三捆麦穗一样相互支撑。 第42章 战争迟早要结束的 过去,战争也是人类社会与物质现实保持联系的主要工具之一。每个时代的统治者都试图将错误的世界观强加给他们的追随者,但他们不敢鼓励任何有损军事实力的幻觉。 但是,战争不是真的,却并非没有意义。它消耗了剩余的消费品,保持了等级社会需要的特殊心理氛围。 战争,内耗,最终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 它消耗了剩余的消费品,保持了等级社会需要的特殊心理 战争是每一个统治集团对自己的国民发动的,战争的目的不是占领领土,或者阻止对方占领领土,而是保持社会结构的稳定。 这三种人的目的是完全不可调和的。上等人的目的是保住自己的地位。中等人的目的是与上等人交换地位。下等人的目的,如果他们有目的的话——因为下等人的永久特征就是被劳役所压垮,以至于只能断断续续地认识到他们日常生活以外的东西——就是消除一切 认知取决于阶级? 上等人的目的是保住自己的地位。中等人的目的是与上等人交换地位。下等人的目的,如果他们有目的的话——因为下等人的永久特征就是被劳役所压垮,以至于只能断断续续地认识到他们日常生活以外的东西——就是消除一切 差别,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 过去,中等人打着平等的旗号革命,一推翻原有的暴政就建立一个新的暴政。 第43章 历史感的增强 在更早以前,阶级划分不仅不可避免,而且颇为有利。不平等是文明的代价。 新的贵族主要由官僚、科学家、技师、工会组织者、宣传专家、社会学家、教师、记者和职业政客组成。 要让统治阶层交出权力只有四种方式。要么被外部敌人征服,要么政府无能引起群众造反,要么存在一个强大的心存不满的中层阶级,要么统治阶级失去信心放弃执政。 最终起决定作用的是统治阶级本身的态度。 瓜分世界的三个超级大国中的每一个事实上都是不可征服的,能够征服它们的只有缓慢的人口变化,而一个权力很大的政府很容易避免这种危险。 从来没有发生过群众自发的反抗,他们也不会仅仅因为受压迫而反抗。事实上,只要他们没有任何比较的标准,他们甚至永远不会意识到自己正在受压迫。 第44章 金字塔顶端 没有人见过老大哥。他只是广告牌上的一张脸,电幕里的一个声音。 将它的统治者团结在一起的不是血缘,而是对共同信仰的追随。 寡头统治的精髓不是父子继承,而是死去的一代将某种世界观和生活方式施加给活着的一代,使之延续下去。 。群众具有或者不具有什么观点无关紧要。他们可以被赋予思想自由,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思想。 大洋国没有法律。那些被发现的置人于死地的思想和行为并没有被正式禁止,没完没了的清洗、逮捕、折磨、囚禁和蒸发并不是对 已经犯下的罪行的惩罚,而是为了消灭那些将来可能犯罪的人。 就是缺乏批判性思维 “停止犯罪”指的是在一个危险的念头开始的时候,出于本能立即停止。它包括的能力有:不理解类比,发现不了逻辑错误,误解任何对英社不利的观点——即使是最简单的观点,对任何有可能导致异端的想法感到厌倦或厌恶。“停止犯罪”简单地说是一种保护性的愚蠢。 第45章 两个矛盾的观点 党员,和无产者一样,能够忍受眼下的条件只是部分因为没有比较标准。他必须与过去隔离,就像必须与外国隔离一样,因为他必须相信自己比祖先生活得更好,平均物质生活水平在稳步提高。 因此,历史不断地被重写。真理部每天都在篡改过去,这与仁爱部的镇压和间谍活动一样,对政权的稳定是非常必要的。 为了稳定政权,会对历史进行篡改 历史不断地被重写。真理部每天都在篡改过去,这与仁爱部的镇压和间谍活动一样,对政权的稳定是非常必要的。 要想成为统治者,并且继续统治下去,就必须混淆现实感。因为统治者的秘诀就是相信自己永远正确,同时从过去所犯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哪一方获胜对他们而言根本无关紧要。他们知道,最高统治者的改变只是意味着他们将为新的主子做与原来一样的工作,而新主子会像旧主子一样对待他们。 第49章 6079号 哀求,嫁祸,放弃挣扎 那个人踉踉跄跄地被带了出去,他低着头,捧着自己折断的手指,没有一丝挣扎。 第50章 一张行军床上 他们打他耳光,拧他耳朵,扯他头发,让他单脚站立,不让他撒尿,用强光照他的脸直到他流泪。但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羞辱他,摧毁他的辩解能力。他们真正的武器是无情地连续盘问,一连好几个小时,使他说错话,为他设下圈套,歪曲他所说的一切,抓住他的每一个谎言和自相矛盾的 这不就是那十年的写照吗? 地方使他服罪, 地方使他服罪,直到他因为羞愧和精神疲劳而泪流满面。 可怕!!七年前就开始关注了?!温斯顿那时候明明还没开始反抗,或者透露出自己有反叛的思想吧?奥伯良怎么发现的? 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低语:“别担心,温斯顿,有我关照你。七年来我一直在关注你。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了。我要拯救你。我要把你变得完美无缺。”他不能肯定这是奥伯良的声音,但这正是在七年前的另一个梦里对他说“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的声音。 第52章 眼前的东西视而不见 太可怕了,把真相歪曲,还视之为理智 “有时候是这样,温斯顿。可是有时候等于五。有时候等于三。有时候等于一切。继续努力。要变得理智可不容易。” 第53章 图案中的一个瑕疵 老大哥对于异己者分子往往先把其转化再消灭 我们烧掉他内心所有邪恶的幻觉,把他拉到我们这一边来,不是表面上的,而是真正的,全心全意的。我们使他成为我们中的一员,然后才杀死他。我们无法忍受一个错误的思想存在于世界的任何地方,无论多么隐秘,多么无效。即使在死的那一刻,我们也不允许任何的偏差。过去,异端分子走向火刑柱时还是异端分子,得意洋洋地宣告着他的异端邪说。就连俄国大清洗时的受害者在走向刑场之时,脑子里还深藏着反抗的意识。但是,我们在打碎一个脑壳之前,先要让它变得完美。专制主义者的命令是‘你不许这样’。极权主义者的命令是‘你必须这样’。我们的 你永远也不会拥有爱情、友谊、生之喜悦、欢笑、好奇、勇气、正直。你是个空心人。我们会把你挤空,然后用我们自己把你填满。” 可怜的温斯顿,连自己所处在101室都不知道 只要你活着,这将永远是你心里一 温斯顿沉默了。他胸膛的起伏加快了一点。他还没有问那个第一个出现在他脑子里的问题。他一定要问,可是舌头好像不听使唤。奥伯良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得意。连他的眼镜都似乎闪着嘲讽的光。温斯顿突然想,他知道,他知道我想问什么!想到这儿,那句话便脱口而出: “101室里有什么?” 奥伯良不动声色。他冷冰冰地答道: “你知道101室里有什么,温斯顿。每个人都知道。” 他向那个穿白大褂的人举起一个手指。审讯显然结束了 第55章 权力的传教士 “文明不能建立在恐惧、仇恨和残酷的基础上。那样不会长久。” “为什么不会?” “它没有活力,它会分崩离析。它会自 取灭亡。” 来自微信读书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