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每一条路,都是绝路

蝎子号
2018-02-06 看过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还没出大陆版的时候,林奕含的自杀经自媒体传播广为人知。很多很多公众号都敦促父母要重视未成年人的性教育,要警惕身边的诱奸犯。恰好又出三色幼儿园事件,熔炉、素媛又被翻出来讨论一遍。好像《房思琪》这被本小说,说的就是父母对孩子性教育的缺失。

在接受新书采访时,林奕含说:这不是一部有关诱奸犯的小说,这是一个女孩爱上诱奸犯的故事。她坚持认为这个故事里,是有爱的。只不过,“这样的爱让她很不好受。”引号里这句话,是房思琪第一次想自杀的时候,差点要发给李国华简讯的内容。

我很难不带入林奕含的自杀来看这本书,这本书处处是林奕含的影子,犊羊似的脸,红苹果皮的嘴唇,钉在地上,涂在墙上。这个敏感秀美多情的女孩,善良到合理化被诱奸的动机——老师是爱我的,那么我爱老师也不难。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

犊羊脸

这本书到处充满了房思琪对自己的嫌恶,这种嫌恶不同阶段以不同面目,不断折磨她。

一开始,她就在日记里痛苦反思:为什么她说的是“我不会”,而不是“我不要”,“我不想”。对于老师的强暴,她的那句“我不会”,就好像是一种“欲拒还迎”,像是作业没做好一般的自责。那时她只有13岁,世界在她眼里是朦胧的幻影,她不是老师的对手,毫无招架之力。老师说:你那么美,让人犯错,如果是一个理智的成年女性,直接两个耳刮子上去了。她真的还只是个孩子。

她对自己的嫌恶不断加深,13岁的经历,让她无法过正常的少女生活。很多男孩子给房思琪递纸条,想要认识她。她反而视如洪水猛兽,内心在想什么呢?“我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圣女,我是你们补习班老师的情妇。”她以一种自暴自弃的绝望笔触,毫无客气的贬损自己,对自己丝毫没有怜惜。再想想她犊羊似的脸,很弱很温柔,读起来更让人绝望。

你如果看得仔细,这本书中你看不到房思琪一点点对自己的爱意,处处是这种自我厌弃的细节。

小说用的不是第一人称叙述,但有时会觉得她在用第一人称讲故事,有时候又会发现她采用了上帝视角。尤其是关于李国华的心理描写,冷酷嘲讽到了极点,李国华是个不折不扣的垃圾。

有一段描述,李国华和补习班的老师们去新加坡出差游玩。英文老师喜欢红灯区技术好的小姐,而李国华总所周知专攻女学生。一段对话后,李国华心想:英文老师原来不是太有爱心,是太没耐心了,他不会明白,一个连腿都不知道要打开的小女生,到最后竟能把你摇出来的那种成就感。这才是让学生带着走的知识,这才叫老师的灵魂。春风化雨。

李国华在诱奸另一位女生时,遭到了反抗,他使用了暴力。一段段暴力进程穿插着他的喃喃自语:“温良恭俭让,温良恭俭让,温良恭俭让”。

房思琪不是李国华诱奸的第一个女同学,他是个经验老道的惯犯。故事的上帝视角,看得清清楚楚他打的每一个算盘。知道什么样的女生容易上钩(太丑的他看不上),知道什么样的手法能让他们就范(软硬皆施),知道什么样的契机可以把她们甩脱手(一有年轻男孩的迹象,赶紧把不贞不忠的罪名扣在女学生头上)。

但你要知道,这些情节,都是林奕含一个字一个字敲进电脑里的啊!她清楚知道,这位口口声声“温良恭俭让”的人,跟他谈文学的人,说没人拿枪指着他也喜欢她的人,就是在彻彻底底玩弄她。

一个自我厌恶的少女,一个恶心人的老师,但这确实不是房思琪发疯的根本诱因。房思琪第一次跳楼的简讯里,已经说了“这样的爱让我不舒服”。她痛苦的不是这段“被诱奸”的经历,她痛苦的是这段关系——一个自我厌弃少女和一个恶心人老师之间的关系。这是她不能肯定的爱,也是她不能否定的爱。

房思琪经常会问李国华“你爱我吗?”她没有对李国华说过爱,但她自述是:你没有听到这一句句“你爱我吗?背后都是我爱你。”

她甚至会吃醋,她认识李国华的妻子和女儿,这些都让痛感来得更具体。

看完这本书的那个下午,我跟先生讨论故事情节。他坚持认为,房思琪不够强大,如果她足够强大,就把李国华据为已有好了。我说,李国华是那样的人吗?他恐怕跑得比谁都快吧!

房思琪的故事,以她疯了为结局。如果她不发疯,她或许和饼干一样,被老师抛弃,她也很难重新开始一段关系,和同龄男孩一起,从暧昧到牵手,拥有正常少女的爱情。房思琪的每一条路,都是绝路。

林奕含在写作这本书时,耗尽了她所有生命活力。房的疯癫,我猜是林奕含认为她最好的结局。现实中,林奕含长期抑郁,几度自杀未遂。疯了,是房思琪对父母家人朋友的交代,对她也是解脱,可林奕含就没那么幸运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