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冻一颗冰冻已久的心需要多久?

谁予琴乱
2018-02-06 16:05:55
曾经看到有人评价莱文对安的信任来得太突然太轻易。
       我只想说,是的,就是这么容易。
       他给自己的心套上越来越厚重的盔甲,一步步加厚冰冻自己心的冰,不是无端的。地下室母亲的自杀,让他从此独自一人徘徊在寂静孤冷的人世;管教所的生活,在加深他与世间的隔阂;夏洛特街那个鬼鬼祟祟的医生,企图用麻醉药麻醉他,驼背的爱丽丝、查姆里......他可以走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可是他的一颗心却始终被黑暗笼罩着,在黑暗中血流不止,冰冻只是减缓了这颗心的死亡。
      他是无助的。他生着兔唇,使人看了就要心生厌恶或是怜悯,他不得不承受那些人不平等的目光。他身材瘦小,就连那个被扒了全身只剩一条内裤的医学院学生,最初也是看见他瘦小的身材觉得他容易欺负,在给安那件黑色外套后,他的脆弱,他的自卑开始无处遁形。
      他拥有的只有一颗冰冻的心,还有一支枪。这是他生命的全部。
      忽然黑暗中有一道光射了进来,他无数次的躲闪、猜忌、质疑,就像久不见光明的




...
显示全文
曾经看到有人评价莱文对安的信任来得太突然太轻易。
       我只想说,是的,就是这么容易。
       他给自己的心套上越来越厚重的盔甲,一步步加厚冰冻自己心的冰,不是无端的。地下室母亲的自杀,让他从此独自一人徘徊在寂静孤冷的人世;管教所的生活,在加深他与世间的隔阂;夏洛特街那个鬼鬼祟祟的医生,企图用麻醉药麻醉他,驼背的爱丽丝、查姆里......他可以走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可是他的一颗心却始终被黑暗笼罩着,在黑暗中血流不止,冰冻只是减缓了这颗心的死亡。
      他是无助的。他生着兔唇,使人看了就要心生厌恶或是怜悯,他不得不承受那些人不平等的目光。他身材瘦小,就连那个被扒了全身只剩一条内裤的医学院学生,最初也是看见他瘦小的身材觉得他容易欺负,在给安那件黑色外套后,他的脆弱,他的自卑开始无处遁形。
      他拥有的只有一颗冰冻的心,还有一支枪。这是他生命的全部。
      忽然黑暗中有一道光射了进来,他无数次的躲闪、猜忌、质疑,就像久不见光明的人在眼睛接触到光线后的恍惚。适应了之后,他开始追寻这道光的来源,想要拼命抓住它,这时他的生命已经开始不完整,因为那颗冰冻的心开始解冻,因为那颗心的解冻,枪的威力开始逐渐失效。他失去了他冰冻的心,他失去了枪。
      他失去了当一名杀手的资格。
      也许他早就知道安的那束光只是人造光,“他自从诞生以后注定要落得这么一个下场,被一个又一个人出卖,直到通向生活的每一条道路都被堵住,被他死在地下室的母亲出卖,被管教所里的牧师、被夏洛特街上那个鬼鬼祟祟的医生出卖,没有一个人同他站在一边。他又怎能逃脱得了世界上最最常见的一种出卖——女人的善变呢?”或许并不是安融化了他心上的冰,是他自己解冻了。
      安的那点友好与信任真的能让他毫无保留的托付吗?
      不,是他自愿将安作为一个媒介,想要将自己从黑暗的深渊中拖拽出来。
      如果是自愿的,那么一颗心的解冻,一瞬可以完成,他对安的信任那么轻易,就显得毫不奇怪了。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这个人自己醒来。
      最后的那场决战,他好几次可以逃脱,但是他犹豫、放弃了。就算他还是被伤透,就算他还拥有高超的射击技术,但是他已经不是杀手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被出卖的杀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被出卖的杀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