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

斗鬼神
2018-02-06 看过

这是一本深入剖析中国国民性的书,与同类书籍相比,它没有满足于在抽象意义上谈论一般的国民性,而是在历史发展的宏观视野下,透视国民性演变的历史脉络,试图把握其中的规律,并且勾勒出这种演变历程和中国古代制度演进过程的因果关系,兼具历史的厚重感和纵深感。

核心内容

中国国民性并非一成不变,而是经历了从春秋时期的贵族文化、魏晋时期的士族文化、宋元时期的平民文化、元明时期的流氓文化,再到后来清朝的奴隶文化这五个发展阶段以及四次转折。

点击查看大图,保存到手机,也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一、春秋时期的贵族文化

春秋时期的贵族文化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1. 遵守信义

比如,春秋时期贵族之间打仗,很讲究战争规范:不能攻击已经受伤的敌人、不能擒获须发斑白的敌人、敌人处于险地时不能乘人之危、敌人陷入困境时不能落井下石、敌军没有做好准备时不能实施偷袭等等。这些都是春秋时期贵族文化的体现。

2. 珍惜荣誉

1793年1月21日,法国大革命正值高峰,路易十六和皇后被送上了断头台。在皇后上断头台的那一刻,不小心踩到了刽子手的脚,她下意识地说了句:对不起,先生。这就是贵族文化的首要特质——优雅。此刻她的丈夫路易十六,面对杀气腾腾的刽子手,留下的也是一段坦然的遗言:“我清白死去,我原谅我的敌人,但愿我的血能平息怨恨的怒火。”可见贵族对自己荣誉和风度的珍视。几分钟后,路易十六和皇后便身首异处了。

其实,珍惜荣誉的人在中国的春秋时期很常见。比如孔子的学生子路,在战争中阵亡,临死前做的最后一件事竟然是系好被对手砍断的帽缨,正冠而死。

3. 崇尚勇敢

春秋时期的贵族特别崇尚武力,上古贵族几乎都是武士,贵族男子也都以当兵为职业。要求学生掌握的“六艺”,就包括射箭这一项。楚康王继位五年没有战事,竟然认为是自己的重大失职。这种尚武的精神影响了后代很久,一直到唐朝都还存在,所以唐代的边塞诗很发达。

不过这种尚武的精神到了宋代以后就慢慢消失了。宋朝对武力的贬抑,导致中国人在历史上第一次不再以立功疆场为荣耀,“做人莫做军,做铁莫做针”。有人甚至说,即使“率兵数十万收复燕云十六州”,也赶不上状元及第时候的荣耀。宋代男人开始失去尚武精神,不再追求强健体魄、立功疆场、马革裹尸,而是沉醉在案头书牍之中,浅吟低唱。整个民族,开始朝文雅方向发展。

春秋时代的贵族精神到了后来就慢慢衰落了,开始和西方的贵族精神分道扬镳,走上了一条截然相反的道路。主要的原因就在于,贵族阶层在西方一直保留了下来,一直延续到17世纪,而中国的贵族社会在公元前3世纪就已经基本消亡了。

西方贵族阶层之所以能够延续,主要在于他们分家的方式。西方贵族实行的是“长子继承制”,爵位、财产都只传递给一个儿子,保证了贵族家族的地位、财产的高度稳定。但是中国社会不同,秦始皇在建立皇帝制度以后,就必须要彻底消灭贵族阶级,他采用“诸子均分制”,贵族阶层由此消亡。

二、魏晋时期的士族社会

贵族社会并不会一夜之间就消亡,强大的历史惯性决定了汉代不可能一步跨入平民社会,贵族制借着汉代的“荐举制”借尸还魂。所谓荐举,就是地方官推荐地方上的人才来当官。

地方官在荐举人才的时候,自然会从自己最熟悉的上层社会中寻找,这就导致了官位基本上仍被上层社会垄断,阶层之间形成了一种非常封闭的、不流动的状态。

这时,中国社会开始出现贵族精神的第一次下行,出现了整个社会的士族文化面貌,这个时代的士族文化有三个重要的特点:

1. 重视门第

在士族社会里,既然没有贵族阶级的世袭制度,出身家教森严的豪门大户就变得十分重要了。平民仍然没有机会登上历史舞台,整个社会的阶层基本是固化的。一个家族的文化积累和门风传统是评价一个人的最重要标准,所以士族对家族教育非常的重视,家书、家训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特别的兴盛。

南北朝集大成者——《颜氏家训》,就是士族家族教育的经典。

2. 蔑视权贵

魏晋南北朝时期,整个社会处在大动荡、大变革的时代。在皇权不断更迭的背景之下,社会上的世家大族却保持了相对的稳定性。很多士族的富贵程度远胜于皇族,这也导致了天子只能和士族分享权力,有的世家大族甚至可以罢黜天子。王权变得不再具有权威,士家大族反而变得更加有独立性,最终导致了蔑视权贵这样的社会风气。

3. 挑战名教

因为当时政治权威崩溃,当初所确立的儒家也就不可能再是唯一的价值体系。既然儒家学说不能一统天下,又没有什么政治前途可以追寻,当时的文人就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这些人认为生命不应该被伦理教条束缚,因此冲破名教约束就成了士人普遍的精神风貌。

金句:

1. 整个宋代社会是一个扬文抑武的朝代。正是因为宋代对武力的贬抑,导致了中国人在历史上第一次不再以立功疆场为荣耀。宋代甚至流传这样一句话:“做人莫做军,做铁莫做针。”

2. 在秦始皇统一中国的时候,社会就提前进入了大一统,基于统治的需要,必须通过“诸子均分制”消灭贵族阶层,让皇权直接面对平民;而西方因为“长子继承制”的影响,得以一直保留了贵族制度。所以,中国贵族比西方要早消失两千多年。

3. 汉朝以后,一方面,官位都由皇帝任命,不再是贵族继承;另一方面,荐举制又导致皇帝和平民之间产生了一个新的士族阶层,虽然高级官位不再是世袭的贵族,但是却由上层社会垄断,下层社会人才很难跻身上层社会。中国社会开始出现贵族精神的第一次下行,出现了整个社会的士族文化面貌。

4. 士族为了传承家族的精神,对家族教育非常重视。世家大族为了保持自己的文化优势,会制定各种各样的家规,所以家书、家训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特别兴盛。

5. 魏晋时期,大一统的政治秩序被打破,很多的旧门人借门第的资本,不再对权力俯首帖耳:反正皇帝换来换去的,而他们却一直都是世家大族。王权变得不再具有权威,士家大族反而变得更加独立,才会产生蔑视权贵的社会风气。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