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是救不了爱情的

下酒詩
2018-02-06 看过

一.是对文学失望了

小时候总觉得一个知识渊博的学者必然是干净的、神圣的,背离一切世俗的存在。

会以为世界应该是全然符合“逻辑”的,这个逻辑是:双手肮脏的人总是要比西装革履的人不体面得多,家长也教我们先学会远离衣衫褴褛的人。

上学那会儿,同龄小孩不知怎地总流传这样的话:“成绩好的男孩最色了”,或者“某某班的数学老师很色”。以前常觉得是男孩们出于嫉妒所散布的谣言,你知道,就像有些小女孩们总说漂亮女生就是爱卖弄风骚勾引别人。

直到如今我依然觉得世事无绝对,我不喜欢一杆子打翻读书人,毕竟自己也是之一。但那些话如果需要再说准确些,就是那些腹有诗书的男人们“色”起来是很高超的。

所以书里借了思琪说出:“以前和怡婷说喜欢老师,因为我们觉得老师是‘看得到’的人。不知道,反正我们相信一个可以整篇地背《长恨歌》的人。”

思琪是对文学失望透彻了...

她恍然觉得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她们。

文学并没有侵犯她,但文学旁观了这场盛大的罪行,无法施与她任何的援助,反而成为了一种工具、一个帮凶。李国华和房思琪没有爱,是李国华拿自己虚伪的假文学去欺骗一个正在成长起来的,且对文学有无限期待的少女。

二.通往少女身体的捷径

那李国华是什么呢?

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去形容李国华:「他把如此庞大的欲望射进美丽的女孩里面,把整个台式升学主义的惨痛、残酷与不仁射进去,把一个挑灯夜战的夜晚的意志乘以一年三百六五天,再乘以一个丑女孩要胜过的十几万人,通通射进美丽女孩的里面。壮丽的高潮,史诗的诱奸。伟大的升学主义。」

李国华甚至称不上一个学者。在我这常把文学爱好者分成两类,一类是为女人而文学,一类是为文学而文学。当然这并非说二者是绝对无交集的,只是李国华显然是前者。

他对思琪说:「可是人是犯贱的动物,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像今天有人拿枪指着我我还是喜欢你。」 他会说绵绵情话,会从一整个海滩里捞出各式精致的贝类。就像晓奇想象的那样,老师会说她是瓷花瓶而他是插花的人。

老实说,很少有女孩会不喜欢听这些。他们从不复制拙劣的鸡汤或情话,而是魔术般将偷窃的语句,像洒蜜糖一样地洒在你们之间,这样的情话会让人误以为看见了爱情。但这种好听的情话偏偏用在了这里,李国华根本是亵渎了爱情。

所以思琪以为自己爱上老师,必须要自己爱上老师。

在李国华眼里这只是游戏,这些情话如同文学的典故一样,都是拼凑出来的路罢了,通往一个个美丽少女身体的路。而在那些少女心中呢?

「 我是馊掉的柳丁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我是一个灯火流丽的都市里明明存在却没有人看得到也没有人需要的北极星。」

真的太他妈可恨了。

三.师生恋也有真爱吗

撇开这一切不说,我自己向来不大喜欢师生恋,不是因为不相信有真爱,而是因为这个词本身就写好了强权与弱势。

大学毕业之后听闻同系的女生和当时的一位文学老师结婚了,我对这个女生的名字完全没有印象,但一度想象会是个什么女孩。直到有一天好友发来了照片,我瞬间记起来这个女生,清瘦而安静,说不上漂亮但也是干净的。

回想起大一知道这个老师是他从欧洲游学回来,加入的文学社团请他来为我们演讲些什么。戴着眼镜,说起话来嘴角总撑着,像是为了撑住眼镜不往下掉的微笑。他说了大量自己在荷兰的见闻,以及他拍的各种花。

第一面便不喜欢他,含含糊糊总觉有误,不懂的知识水漂而过。后来上他的文学课,他总说你们就是一节不来我也不给你们挂科,我便再也没去。再后来是陆续从同学那听了一些他的八卦,例如每年都会勾搭上一位学生,以及之前去欧洲游学那么大半年便是因为失了恋。

我总是半趴着身体,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

再之后便是得知了同系女孩怀孕的事情,据说已结婚。同学们还是炸开了:这是不是真爱啊?或许是尘埃落定,浪子回头也泊岸了?或许只是因为不小心让女孩怀上了?

我脑海中却是之前看过高晓松关于师生恋的说法:“她跟我一起的时候还很年轻,甚至还没进入社会,所以她的基本世界观都是我塑造的。相比之下,找一个年龄比较大的、被周围圈子的人塑造出来后你再去改的妻子,后者多累人啊,而且更容易产生分歧。我老婆对这个世界的看法,甚至听什么音乐、看什么电影,都是受我影响的,所以我们大部分的想法都很一致,我觉得这样很幸福。”

呸。 “学术性奴制” 在大学泛滥成灾,这里头到底又能挑出多少真爱?往坏了走,便是一个又一个的李国华。

四.结语

这本书读了一个多礼拜,不想提起你已离开,但想到你真的不在了,就觉得这一切都更让人心碎。是对“文学”本身失望了,而“他们”还披著华服行走人间,早已原谅自己。

「我不是对你失望,这个世界,或是生活、命运,或叫它神,或无论叫它什么,它好差劲。我现在读小说,如果读到赏善罚恶的好结局,我就会哭,我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我最讨厌人说经过痛苦才成为更好的人,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正面思考是多么媚俗!可是,你知道我更恨什么吗?我宁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我宁愿无知,也不想要看过世界的背面。」

文学是救不了爱情的,更救不了人。

1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