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 我们仨 8.7分

杨为谢影-绛心独具

钻石鼻子
2018-02-06 09:11:05

本文从对冰心的分析出发。也可看到杨绛的影子。对杨绛,我只有一句话,她和谢婉莹其实是一路人,但杨比谢聪明的多,也有城府的多,也幸运得多,毕竟她对有才有貌的钱钟书,有几分真心,虽然钱钟书论风流才气远逊色于徐志摩。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是杨翻译的也好,自己要说的也罢,但这句话实在不妥,杨绛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看似相对完整的人格,和人前清高素雅的脸面。但这句话却暴露了,其一直不愿显山露水的小心思,一个普通女人的无奈隐忍,沦为陪衬的不甘。这句话也是一般人可以理解杨绛的一条捷径。深谋远虑,却百密一疏,十分可惜。所谓杨为谢影,绛心独具。

说到冰心嫉妒林徽因,客观地讲,家世,相貌,人品,性格,情怀,才华,学识,见识,阅历,成就,男人缘,老公,朋友圈,闺蜜群,知名度,争议度,轶事秘闻度,粉丝数量,粉丝层次,至今的网络关注度,冰心与林徽因要强相对比,那不是拿芦花鸡比凤凰吗,冰心嫉妒死,都是活该。

再者,谢婉莹自己就是个作女,她那种闷骚,又自恋愚犟的秉性,虚伪白莲花的做作,早就让张爱玲的好友苏青,一针见血地指出,大意是,冰心的文字有意无意的,总让人联想,作者应该是个清丽的佳人,可是谢本人就生得令人无语,直话就不直说了,就像见到网友真容时的懊恼。谢其实就是个绿茶屌丝女,也算是这一派的祖师奶奶。

此外张爱玲也曾因为有人把她和谢婉莹并列而不快,张直言不能以此为荣。张说出这样的话,看似还委婉,要是让苏青翻译出来,可能就是,谢不过是个,粗识几个字,文章半通不通的,又学人家拿腔作势,再整个不伦不类的尴尬下流像,所谓村女进了三天私塾,书读了两页,便胡思乱想着不甘寂寞,就是谢这样,类似芙蓉姐姐史恒霞的个人城市化进程。

谢婉莹真正有资格嫉妒的,其实是丁玲,两人素质伯仲之间,而且同做过女性解放或者说荡妇的春梦,不过丁玲比谢有勇有谋,她抓住西进的历史机遇,成功染红了自己,鲁莽又坦荡地,作了延安新新式的大女人,虽结局狼狈不堪,但一生任性到死,虽不才,也无怨无悔。可谢就悲催了许多,她始终无法冲破自己,自恋虚伪的天性,又带着对旧式人生的种种误解,近乎自欺欺人地活着,终其一生,在嫉妒与闷骚中作茧自缚,而看不清自己和这个变化的世界,谢应该是不幸的。

可是谢婉莹,实在只是一个为时代所惊扰的普通人,一个在时代漩涡边上,不求甚解的徘徊者,虽禁不住各种新思维的诱惑与挑逗,但终于,还是她自己资质平庸的路人本质,让她刚湿了鞋,就吓得落荒而逃,跑回乡下去了。之后,她心里有多少不甘,她就有多么不幸。不过平心而论,谢实在没有资格嫉妒她自己,根本无法比拟的天才巨擎,如林徽因,如张爱玲者。

说到冰心,这几代人就记得一个"寄小读者"的官样文章,和小学课本里的无聊童话"小橘灯"。这样小儿科的东西,彼时再怎么吹捧,也禁不住几年的淘洗,现在又怎么能再拿得出手呢,怎么能让人心悦诚服地说,冰心奶奶,闷骚无罪,嫉妒有理呢。

如果一定要恭维文学家冰心几句的话,我想她相较于张爱玲,甚至丁玲,就好象“简爱”和“呼啸山庄”的差别,所反映出的勃朗特两姐妹,在世界与人生问题上的天差地别,以至于两者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解破冰心的心结,就不能不提徐志摩。女人之间,外貌才华有别,相互嫉妒较劲是人之常情,其实无伤大雅,但一旦牵涉到爱情,若两女子有意于同一名男子,那就不是嫉妒那么简单了。

而在徐志摩感情的天平上,林徽因无疑是最重的一枚砝码,陆小曼次之,张右仪无足轻重,近乎为零,而谢婉莹就只是在天平脚下的一个徐的仰慕者,一个负数,连上去的资格都没有,而冰心之所以又有别于一般的仰慕者,又是因为她自己,在对徐志摩的态度上,表现地进退失据,失态非常,旁人观之都为其尴尬冒汗。

冰心对徐志摩的感情,类似于林朝英对王重阳的痴怨,可是反过来说,谢婉莹的一厢情愿的单相思,又使得她自己,根本没有资格,作徐志摩的林朝英。说出来很难堪,但这也就是单相思的摧残,让谢婉莹,一个原本有情有欲,像苏青和张爱玲,丁玲那样的正常女人,自欺欺人地蜷缩在圣母的伪装里,用自己想当然的圣洁情怀,来排遣对徐志摩有眼无珠的怨怼,其对林徽因和陆小曼的无端指责的冲动,也是来源于这种内心的扭曲,貌似对圣洁的笃定。

也好在冰心始终是自恋的平庸文人,出于一个知识分子的最低体面,她没有作得太过出格,而表现的像容嬷嬷那样。个人悲剧里的谢婉莹,尽其所能的压抑着自己,爱恨无着,她无奈的转回头,沉没进对旧式人生的种种误解之中,自顾自的对吴文藻,心不甘情不愿地从一而终,修成正果,最低限度的成全了自己的心病。

最后以多年前的一条微博作结。林徽因,张爱玲,一热一冷,一进一退,一个献身的决绝,一个独善的完整,一个只知理想,一个看透危局,都是了不起的中国人。林徽因不谙时务,为理想而进,张爱玲深明危局,为独善而退,没有比这两者更好更善的人生选择了。这两人代表了中国现代,两种截然不同,但都卓然高贵的命运选择。以徽因之论,诚之,中国是有希望的,以爱玲之思,明之,中国人是有希望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仨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