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气看遍当代社会之弊病

格格不茹洛莉亚
2018-02-06 06:59:40
相比长篇小说,我更习惯散文的轻巧;相比散文,更喜欢短篇的直截了当。而格雷的这本书,连短篇都算不上,由十个小故事而成集,伴随着灵动的排版和夸张的插画,读来趣味横生。
社会现实主义。《住宅与劳工小队》中让我们看到玄之又玄的阶级差距。它以一种明而不显的形式存在,而阶级之间的流动性似乎早已不能维持。出苦力的年轻人还没有看破这一点,依然干劲十足的奔向梦想的摩托车,已有几十年工作经验的老伙计想给年轻人指条明路,但被似乎唾手可及的物质诱惑障目的年轻人,又岂会听得进去。不过话说回来,那条似乎是明路的路也不过如此。故事中的资产阶级似乎也是白手起家,但对曾经的过去或者仍在挣扎奋斗的曾经的同类没有思考的同情,在其位谋其政,资产家要做的不就是剥削吗,要同情干嘛。这种阶级的裂痕在《虚构的出口》中被放大,由经济地位的差距扩展到社会地位中。各司其职运转良好的社会,本就只能是理想国,我们不能不寻找更具有实际意义的最优解,在格雷严重,这个最优解绝不是自诩民主的君主制,是社会主义吗?不知道。那些无法脱身的人,发现自己深陷糟糕的境地,便只能想想一个解脱之道,他们编造一个虚伪的出口,它发挥了作用。
性喜剧。《回家》是一男

...
显示全文
相比长篇小说,我更习惯散文的轻巧;相比散文,更喜欢短篇的直截了当。而格雷的这本书,连短篇都算不上,由十个小故事而成集,伴随着灵动的排版和夸张的插画,读来趣味横生。
社会现实主义。《住宅与劳工小队》中让我们看到玄之又玄的阶级差距。它以一种明而不显的形式存在,而阶级之间的流动性似乎早已不能维持。出苦力的年轻人还没有看破这一点,依然干劲十足的奔向梦想的摩托车,已有几十年工作经验的老伙计想给年轻人指条明路,但被似乎唾手可及的物质诱惑障目的年轻人,又岂会听得进去。不过话说回来,那条似乎是明路的路也不过如此。故事中的资产阶级似乎也是白手起家,但对曾经的过去或者仍在挣扎奋斗的曾经的同类没有思考的同情,在其位谋其政,资产家要做的不就是剥削吗,要同情干嘛。这种阶级的裂痕在《虚构的出口》中被放大,由经济地位的差距扩展到社会地位中。各司其职运转良好的社会,本就只能是理想国,我们不能不寻找更具有实际意义的最优解,在格雷严重,这个最优解绝不是自诩民主的君主制,是社会主义吗?不知道。那些无法脱身的人,发现自己深陷糟糕的境地,便只能想想一个解脱之道,他们编造一个虚伪的出口,它发挥了作用。
性喜剧。《回家》是一男两女的爱情荒诞剧,但同《打破沉默犹如失去黄金》,《你》一样,你会疑惑,真的有爱情么?格雷造就回答了你,这只是性喜剧。男女主人公之间亲密又疏离的关系,身同床而梦各异。当下的男女关系基本都是如此直白利索,饿了就到速食店来碗泡面,方便好吃还不用刷完。这样的男女关系中,一旦有一方先选择向前一步,另一方必定感到尴尬和不舒适,甚至感到被伤害。只有各回其位,才能感叹“上帝啊,我又回家了”。
科幻小说。《新世界》、《特伦德伦堡姿势》和《靠近司机》有点儿反乌托邦的意味,还是现在所有的科幻文学都是走这样的路线呢,我不清楚。但这种对科技进步的迷茫甚至是怀疑,在当下绝不是非主流。当人们对科技的依赖逐渐增强,享受这一切的便利的同时,必定让渡了某种权利,是自由?是个人主义?是独立思考?每个挣扎的人都是在权衡,成本与获益,权衡自己值不值得投身到技术进步的洪流中,舒服的死去。
讽刺文学。《你是同性恋吗?》和《婚宴》看似也在讲男女关系,那种总是隔着一层玻璃的看不清的男女关系。但都涉及到了信仰的部分,保罗书信被截取到故事情节中。基督徒在不合时宜的地点读经,倒也没什么,但不能强迫别人不去打扰。你有信仰的自由,别人就有不信的自由,这样才平等。当价值观发生冲突时,任何浪漫都只能碎掉。《时间旅行》更是一篇别开生面的故事,主人公用阿拉伯人的代数、希腊人的几何与培根的归纳法,去解决生活中的一个小困惑,黏在脚上的口香糖来自何处。努力的层层揭开谜底,却意识到另一个事实。荒诞的做法,突然的转折,格雷用最短的篇幅炫耀着人类的想象力。
有很多人不喜欢这种短篇都称不上的短故事集,觉得散而不精。但格雷的故事所涉及的这四个主题,社会现实主义,性喜剧,科幻小说,讽刺文学,都是当代社会中最常见的主题,或者说是最严重的问题。他讲的很好,在保证趣味性的同时,将意义最大化。读读也不错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个离奇而真实的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个离奇而真实的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