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的“三重意义”——读《纸上动物园》

岸晓风
2018-02-05 看过

文/岸晓风

近期一直在阅读《纸上动物园》,从中得到了三点启示。

这是一本艺术之书。毋庸置疑,绘画是一种艺术。动物画作为绘画里重要的分支和门类,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从书中得知,到中世纪,动物开始出现在艺术品中,准确地说,出现在动物寓言集中,通过动物形象和动物寓言,书籍将虔诚与趣味巧妙结合。随后,文艺复兴的代表性人物阿尔布雷特·丢勒开始为甲虫和野兔绘制画像,为亟待指引的北欧艺术确定了“写生”的艺术准则,这也成为了绘画艺术和博物学著作可靠性的金科玉律。

这是一本历史之书。在人类历史上,人与动物原来是“混居”的,但是随着生产力的进步和文明程度的提升,人与动物却越来越远。以至于,在古代的某些时期,人们将能够自由的欣赏动物变成一种“高级的娱乐活动”。罗马帝王就曾为收服民心展示珍禽异兽,但人们只能在短暂的展示期间欣赏到。相比之下,书中插图中的动物随时可供欣赏,既不费力,也无危险,所以我们要感谢中国的印刷术。同时我们还知道,澳大利亚人期待中国人吃袋鼠肉,从而减少他们的生态压力,这绝不是现在才有的“先例”。1770年,库克船长的“奋进号”撞上了澳大利亚昆士兰附近的珊瑚礁,船员不得不上岸寻找食物。他们带回一头跟格鲁伊猎犬一样大的动物,毛皮是鼠灰色的,行动非常迅速。经过船上厨师的烹饪,大家一致同意袋鼠肉极其美味。

这也是一本警示之书。1844年6月3日,人们在完全知晓后果的情况下,屠杀了最后的大海雀。在此之前,人们为了获取食物和羽毛,杀害了北半球成百万的大海雀。随着数量急剧下降,大海雀变得越发稀有,收藏家开始变本加厉地搜集他们的尸体和鸟蛋。1835年,人们在冰岛附近某个小岛上发现了世界上最后50只大海雀的栖息地。极度稀缺使它们立刻变成了靶子:各家博物馆争先恐后地在栖息地开展收集工作——杀戮。因此,当我们从博物馆看到一些精彩绝伦的标本的背后,或多或少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残忍。有的甚至是某种动物留个世界的“最后的背影”,正如书中所说,“画作里的动物通常是尸体,是被杀害并收藏的。即便有少数画作是根据活物绘制的,但从整体来看,18、19世纪的画作仍与死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当我们读到这里的时候,一定要有“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的心态。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纸上动物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纸上动物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