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与庇护所

Sora
2018-02-05 看过

世界上的年轻人不管过多少年, 都会有某种困惑与不安, 而他们终有一日会到达生活的彼端。

要为《挪威的森林》写篇读后感,在我看来几乎是枉然的。

人们常常在辗转反侧的深夜说起这么一句话,

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孤独的人需要将自己的灵魂与其他灵魂对接以消除这种可怕的不安感。当对接的那一端传达出与你的灵魂频率相似的信号,这种该死的不安感就消失了。

这也就是人们千方百计所寻找的“存在感”。

刹那间,你竟然不是一个人了,地球上至少有一个人是和你相通的,也因此你的存在并非毫无意义。因为你们至少在冥冥中互相救赎了彼此。


这么说来,村上先生已经拯救了我,或说至少让我得到了这一丝希望。是的,我曾在炎热的七月午后借着他在《挪威的森林》一书中所展现的场景,得到过那一点珍贵的救赎。

原来,

世界上的年轻人不管过多少年,

都会有某种困惑与不安,

而他们终有一日会到达生活的彼端。

一种困惑叫做“发条到底要拧多紧”。

星期天我是不上发条的,渡边说。

发条是什么?这个概念最初来源于精神病人直子,她时不时地给自己上上发条以维持精神的正常运转。亦或者,我们拧紧自己的发条来维持生存。

另一种不安叫做“到底要不要离开这里”。

每个人都有一个庇护所,能否离开那里独立生存下去,直接决定了一个人作为独立个体是否能完全支配自己的生活。

作为学生的渡边,其庇护所显然是寄宿院,正如精神病病人直子与玲子的庇护所是阿美廖一样,而正常人绿子虽然生机勃勃,自家的小林书店终究是倒了。于是人们纷纷离开了自己的“庇护所”,拧紧“发条”,正经开始自己的生活。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两者的关系几乎是呈负相关的,但不完全,因为有很多人正是因为“发条”拧得过头了才离不开“庇护所”的。

老实说,我也觉得自己是有一根发条的,一根闲置了很久的发条。我很害怕自己的发条会锈掉,在这之前,我要逼着自己上一上发条。即使疼、累、没有意义,能把发条上起来,就意味着有机会离开庇护所。

故事里,能离开庇护所的人们应该是都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的。

你的发条都是怎么拧上的?

为了维持表面的和平,

你又做出过哪些努力?

有没有一处你始终借以得到安慰的庇护所?

很想知道你的故事,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留言给我。

海王星人Sora

海王星人Sora,在宇宙中心呼唤你的存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