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草木 人间草木 9.6分

汪曾祺,生活为自己打call

木一
2018-02-05 21:22:32
电影《无问西东》里,四个故事主角之一的沈光耀,用大茶缸在锅炉上泡冰糖莲子水的桥段,取自于汪曾祺回忆西南联大的一篇散文《跑警报》,原文这样写到:
 
另一个是位广东同学,姓郑。他爱吃莲子。一有警报,他就用一个大漱口缸到锅炉火口上去煮莲子。警报解除了,他的莲子也烂了。有一次日本飞机炸了联大,昆明北院、南院,都落了炸弹,这位郑老兄听着炸弹乒乒乓乓在不远的地方爆炸,依然在新校舍大图书馆旁边的锅炉上神色不动地搅和他的冰糖莲子。
 
近日看纪念汪曾祺逝世20周年纪念版散文集《人间草木》,刚好读到。想不起来《无问西东》片尾彩蛋中是否有汪曾祺,但读过汪曾祺文章的一定能感受到,这是位生活艺术大师。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温暖,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

这句《人间草木》封面汪曾祺的寥寥无几的话,其味无穷。足可以看出汪曾祺是多么的热爱生活、多么的投入生活、又多么的细致、温情、诗意。多么的会为自己的生活打call。
 
汪曾祺,1920年3月5日~1997年5月16日,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









...
显示全文
电影《无问西东》里,四个故事主角之一的沈光耀,用大茶缸在锅炉上泡冰糖莲子水的桥段,取自于汪曾祺回忆西南联大的一篇散文《跑警报》,原文这样写到:
 
另一个是位广东同学,姓郑。他爱吃莲子。一有警报,他就用一个大漱口缸到锅炉火口上去煮莲子。警报解除了,他的莲子也烂了。有一次日本飞机炸了联大,昆明北院、南院,都落了炸弹,这位郑老兄听着炸弹乒乒乓乓在不远的地方爆炸,依然在新校舍大图书馆旁边的锅炉上神色不动地搅和他的冰糖莲子。
 
近日看纪念汪曾祺逝世20周年纪念版散文集《人间草木》,刚好读到。想不起来《无问西东》片尾彩蛋中是否有汪曾祺,但读过汪曾祺文章的一定能感受到,这是位生活艺术大师。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温暖,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

这句《人间草木》封面汪曾祺的寥寥无几的话,其味无穷。足可以看出汪曾祺是多么的热爱生活、多么的投入生活、又多么的细致、温情、诗意。多么的会为自己的生活打call。
 
汪曾祺,1920年3月5日~1997年5月16日,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
 
读完《人间草木》,感受有三。
 
1.俨然是本动植物百科全书。我没有仔细统计过,但书中提到的花花草草等植物上百种,特别是汪曾祺回忆儿时家里的那个后花园,有树、有花、有果实,有鸟、蝉、有虫子。从字里行间你可以感受到比萧红的后花园应该更大,也可以看出那时汪曾祺的家境很优越。
 
需要说的是,看这本百科全书却又如此的生活化,就像在你身边,就像你亲自欣赏、玩耍。捉知了、罩麻雀,为蜻蜓命名;采野花、吃杂果,人间草木皆诗意。在这幅清新的生活画中,汪曾祺更是为细腻、更多思考。仅引用两句:
 
山丹丹长一年,多开一朵花。你看,十三朵。
 
我只希望现在的孩子也能玩玩这些昆虫,对自然发生兴趣。现在的孩子大都只在电子玩具包围中长大,未必是好事。
 
汪曾祺年轻的理想就是画家。
 
2.易读可读。读汪曾祺的小说,或者散文,会发现一个独有的特点,全为短句。通篇很少有超过一行的句子,就如同说话一样,简洁,非常符合现代人的阅读习惯。不像有的人旁征博引、堆砌词汇以显文字功底。

但简洁的句子读起来却琅琅上口,像诗,又生活。这是易读。
 
近来看电影后,孙太太总感慨艺术真是艺术,给人的启迪和洗礼无法言表。但回过头又想那毕竟是电影,生活还是生活。然而,汪曾祺,就是把生活过成了艺术,把艺术过成了生活。真正做到了用艺术的透镜看生活,用生命的透镜看艺术。这是可读。

曾有人如是评价汪曾祺的散文:以平淡、含蓄节制的叙述,暴露了滥情的、夸饰的文风之矫情,让人重温曾经消逝的古典主义的名士风散文的魅力,从而折射出中国当代散文的空洞、浮夸、虚假、病态,让真与美、让日常生活、让恬淡与雍容回归散文,让散文走出“千人一面,千部一腔”,功不可没。

 
3.积极乐观。汪曾祺也是经历过特别年代的。与一些文学作品不同的是,从汪的文字里看不出一丝的哀怨、愤世、讥讽、逃避……不伤痕、不诉苦。虽然他出身更为富贵,但却不因一些事的打击而所谓的伤感、呻吟。永远是积极的面对,乐观的接受,即使在特殊年代的改造过程中,他说:
 
人不管走到哪一步,总得找点乐子,想一点办法,老是愁眉苦脸的,干吗呢?
 
即使是繁重的体力劳动,他说:
 
我觉得这活有诗意。
 
这是让我最敬佩的,如此宽容、如此澄明。
 
此书封面还引用了一句话:生活,就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而我想说,生活,就是和喜欢或不喜欢的一切在起。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有人与否,至少自己要为自己打call。
 
记得尼采有句话大概是这个意思:在我的生活舞台中,我既是编导,又是演员,是观众。我不是生活的艺术家,我就是艺术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草木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草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