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与刀 菊与刀 8.2分

任何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

目标170
2018-02-05 看过
关于作者: 鲁思·本尼迪克特是美国当代著名文化人类学家,民族学家,诗人。1919年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师从美国文化人类学之父博厄斯,专攻文化人类学,1923年获博士学位。之后留校任教,从1936年起任该校人类学系代理主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从事对罗马尼亚、荷兰、德国、泰国等国民族性的研究,而以对日本的研究——《菊与刀》一书成就最大。

概述: 这是一本深入剖析日本人性格的文化经典书籍(美国人一直这么认为)。1951年,这本书被列入“日本教养文库”后,到1963年就已经重印了36次。不仅如此,作为美国政府委托研究的产物,这本书更是成了美国战后决定对日政策的决策依据,深刻影响了战后日本的命运和格局。 很多人都说要了解于日本,推荐看《菊与刀》,而且日本人也在这么说。我看书之前,也是很笃信的,但是看过之后发现并不是那么简单。鲁思·本尼迪克特从没未去过日本,也不懂日语,更没有接触过正常生活状态下的日本人。她所谓的研究当时是美国军方给她的一个任务,于是她采访了一些日本在美国的移民,读了一些翻译过来的日本文献,她只凭借去过日本的美国人写的游记﹑日本自己的文学作品和电影还有缴获的日军士兵日记进行研究。这些都是二手资料。虽然她的研究绝不是仅仅归纳和整理,不是简单的泛泛而论,而是试图深入日本民族精神深处,但是谈何容易。
    《菊与刀》一书并不是十分合格的学术著作,只是一份典型的美国式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的研究报告,带有一种西方的甚至可以说种族的色彩。历史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因素可以决定的。而是很多因素缠绕着决定的。任何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本书已经代表不了现在日本人民的性格特点,刻舟求剑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举例说明:同样是中国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的人民思想和互联网发达的今天人民的思想表现天差地别,但是这都是中国人。 本书详细分析总结了日本人的三种文化,我感觉说的有些绝对,日本人绝对不想美国人分析的这么简单。且先看看美国人眼中的日本人。
简述书中的三个观点:
一、日本人的报恩文化 因为报恩的心理负担太重,所以整个日本民族都在日常生活中小心翼翼地避免让别人背负上一种恩情。他们总希望自己的天平能够在欠恩和报恩之间保持平衡。否则他们内心会一直处在纠结自责的状态。明治维新以前,日本甚至有一条法律规定:“遇到争端,无关者不得干预。”就是出于这种报恩文化的影响,避免因为帮忙而让人陷入必须报恩的负担之中。而一旦日本人决定报恩,就几乎是毫无原则的。
    中日都重视"忠"、"孝",但区别是:"忠"、"孝"在日本人看来是无条件的,而对中国人来说是有条件的。从无条件的"忠"、"孝"这个角度来解释日本人对靖国神社的态度,也许有些启发。对于日本人来说,山本五十六作为军人,一生尽"忠"职守,理所当然值得敬奉。至于山本是否行仁义之事,是否以仁待人,那与是否值得敬奉无关。 【案例】 比如报答皇恩。在中国,我们经常说“皇恩浩荡”,但我们报答皇恩有一个起码的前提,就是皇帝必须是个好皇帝,忠的上头要有个更高的标准——“仁”。但日本在接受中国文化的时候,把“忠”作为最高价值,而把上面的“仁”给拿掉了。所以,日本人报答天皇的恩情那可是毫无原则的。不管天皇值不值得效忠,一概不管。所以中国更迭了无数个异姓王朝,一有暴君就被推翻,可日本却几千年来万世一系,天皇从来就没有被推翻过,全是他们家在统治日本,就是这种不加反思的报恩思想导致的结果。二、日本人的耻感文化 西方人做错了一件事,不论别人是否知道,他们都会产生一种罪恶感,并强调内心的忏悔和赎罪,这是罪感文化的表现。但是耻感文化就不一样,他们不太讲究一件事本身的是非,而是看重这件事给自己带来的羞耻感。换句话说,如果别人不知道,不去羞辱自己,就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而不会自己主动地忏悔和赎罪。所以,当一件不好的事情发生以后,他们想的可能是极力先掩饰和否定,避免让别人知道。日本人确实会压抑自己的天性,但原因是对名誉的重视,而不是像我们所理解的那样出于心理扭曲。日本人对于名誉极度珍惜,正是因为这种非常敏感的耻感文化,才会为了一点名誉的受辱而选择自杀,用这种方式挽回名誉。 【案例】 每个民族面对侮辱的时候反应都不太相同,我们中国人可能就觉得,被侮辱不算什么大事,如果反应过激只能说明自己气量狭小,要反思自己。泰国人面对侮辱会听之任之,因为这样可以暴露侮辱者的人格(我认为这个与泰国人笃信佛教有关系)。但日本人面对侮辱,反应就很激烈。他们觉得,只要受到的侮辱没有报复回去,这个世界就不平稳,必须努力使世界恢复平衡。所以复仇是美德,而不是罪恶。三、日本人的道德观念 日本人对感官享乐特别宽容。因为在日本人看来,肉体根本不是罪恶。追求肉体的快感没有任何可以感到羞耻的地方。日本人就没有我们这么强烈的善恶观。日本人之所以不喜欢善恶观,是因为他们觉得日本人天性就是善良的,所以善恶论的道德律不适合于日本。在他们看来,有一些国家的人之所以特别强调仁义道德,那是因为,他们的劣根性需要用这种道德观念加以约束。 日本人把履行义务规定为人生的最高任务。所以,一旦有所需要,他们可以随时放弃所有肉体的享乐,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只要不和最高义务相冲突,任何肉体和感官的享乐都没有必要加以贬低和排斥。太佩服他们能把人生责任和人“身”享受截然分开了,“只要是本性使然,就是合理的”,这听上去是不是也有点道理?日本发达的成人产业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且僧侣也是可以结婚的。但他们还有其它许多符合人性的精致,像茶道等。【案例】 二战后,德国人能深刻反省自己的战争罪恶,但唯独日本人不行。就是因为德国属于罪感文化,而日本人属于耻感文化。两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对待罪的态度上,耻感文化只有耻辱感,而没有什么罪恶感。它本来的文化里就没有太多的善恶观念。哪怕干的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也没有忏悔和赎罪的观念,即使认识到自己的确犯了罪,也要想方设法不承认,掩盖罪行,不让世人知道。因为只要别人不知道,就可以避免这种耻辱。
     除去以上三点,必须提的就是日本民族性中,可怕之处: 明治维新开始,到日俄战争的胜利。日本这样一个从未曾在世界历史舞台上占据过主角地位的民族,就这样踏出了自己扬名天下的第一步。由此,日本民族整个的精神状态为之一改,成千上万的日本女孩在父母的鼓励下,扬帆南洋,操起为祖国积聚资本的皮肉生涯;她们以东洋姑娘特有温顺委婉折服了全东南亚的男人们,她们放弃了自己如樱花绽放一般美丽的青春和爱情,为大和民族的崛起输送必须的金币银元。家庭主妇们纷纷离开自己的丈夫儿女,她们出现在一个个刚刚建起的纺织车间,日夜不停的在蒸汽和巨大的噪音中工作,为日本工业的兴起奠定基础。日本的男人们在学校里,在兵营中逐渐锻炼起强健的体魄,为驱逐西方列强,为日本向大陆进军,他们在白雪皑皑的奥羽山间强行军,在暴晒的甲板上操练,为了大和民族强盛的梦想。健壮俊美的青年告别自己的爱人,奔赴大东亚战争的第一线,将自己的青春视作四月的樱花,纵情于美丽的画境,为大和民族献上血淋淋的心脏。太平洋上,机师反复擦拭着比自己性命还珍贵的零式战机,祈愿凌空飞翔的驾驶者能够用这綁满炸药的飞机,顺利炸毁敌舰......
    我们有理由去了解日本这样一个敢于冒险的民族,日本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心腹大患。中日矛盾是根深蒂固的,日本也把中国当做他修宪以及崛起的唯一阻碍。
    
书中语录摘抄: 1.日本人一方面培养肉体享乐,另一方面又规定不能纵情沉溺于享乐,人们的生活变得很矛盾。他们像培养艺术一样享受肉体,在品位之后,又牺牲享乐,去履行义务。 2.真正的耻感文化是依靠外部约束来行善的,真正的罪感文化则是靠内心的知罪行善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菊与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菊与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