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洄游 时光洄游 7.6分

总要有人歌唱过往

墨台柳
2018-02-05 18:35:07

我曾和友人谈起遇到过的流浪歌手,他和女朋友从偏远的贵州漂泊到北京,只为了他心里的歌手梦。民谣歌手唱尽了地域城市这样的评论只当调侃,但却不可否认如今的民谣大多逃不开流浪,爱情和理想。新一代民谣歌手多是青年一代,怀揣着的多是对音乐和梦想的热忱,但是民谣不单是这样的,这样的调侃极富偏见而不公正。

总有歌唱人生沧桑,苦难岁月的歌声,总有歌唱自由和过往,总有人用歌声代替呐喊传达反思。多希望听民谣的朋友听一听胡德夫,他那样动人。

这一本自传单从文学角度或许并不出彩,语言平实,叙事散乱,主题和时间线凌乱,一切都像作者面对着我们闲聊。可是这绝不是一本简单的写给粉丝的书,他的朋友们活在他的记忆里,他用文字将鲜活的形象呈现出来,这一点已足见作者水平,而他所写到的民歌历史和民族运动,更赋予这本书深层的意义。他在书中写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民歌运动,一群青年人,怀着对艺术诗歌和对脚下这片土地的热爱,决定要写属于台湾的歌,而不是去唱留下来的英美民谣。让人遗憾的,他的好友李双泽,在写下《美丽岛》后因下水救人遇难,这样一个年轻的蓬勃的生命,他的创作宁静却满含感情,充满了对热情和自由的向往。更使人痛苦的是

...
显示全文

我曾和友人谈起遇到过的流浪歌手,他和女朋友从偏远的贵州漂泊到北京,只为了他心里的歌手梦。民谣歌手唱尽了地域城市这样的评论只当调侃,但却不可否认如今的民谣大多逃不开流浪,爱情和理想。新一代民谣歌手多是青年一代,怀揣着的多是对音乐和梦想的热忱,但是民谣不单是这样的,这样的调侃极富偏见而不公正。

总有歌唱人生沧桑,苦难岁月的歌声,总有歌唱自由和过往,总有人用歌声代替呐喊传达反思。多希望听民谣的朋友听一听胡德夫,他那样动人。

这一本自传单从文学角度或许并不出彩,语言平实,叙事散乱,主题和时间线凌乱,一切都像作者面对着我们闲聊。可是这绝不是一本简单的写给粉丝的书,他的朋友们活在他的记忆里,他用文字将鲜活的形象呈现出来,这一点已足见作者水平,而他所写到的民歌历史和民族运动,更赋予这本书深层的意义。他在书中写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民歌运动,一群青年人,怀着对艺术诗歌和对脚下这片土地的热爱,决定要写属于台湾的歌,而不是去唱留下来的英美民谣。让人遗憾的,他的好友李双泽,在写下《美丽岛》后因下水救人遇难,这样一个年轻的蓬勃的生命,他的创作宁静却满含感情,充满了对热情和自由的向往。更使人痛苦的是在之后的各起事件中,这首歌被打上政治的标签。胡德夫在书中表示了难过和不屑,本是李双泽留给世间的单纯美好,却被人当作政治工具,可又有哪一个艺术家愿与政治为伍。

谈民谣必然绕不开201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鲍勃·迪伦,他诗一样的歌词极大地增强了歌曲的文学性,更重要的,他直言战争的残酷和社会的悲惨,他一直奔跑在各地,向人们揭露战争的本质。同样的,胡德夫也曾为台湾少数民族运动奔走贡献,两人所做的事情虽然相差甚远,但其信念相似,他们的民谣不只是低吟浅唱,更有坚定号召。

鲍勃·迪伦曾说,假如可以成为另外一个人,那么那个人对他来说就是莱昂纳德·科恩。科恩的声音低沉而性感,音乐始终是平淡的,所写的感情却细腻。你会听得出,写歌的人有着怎样一个多情敏感的灵魂,而歌唱者又是多么迷人。和鲍勃·迪伦号召者的身份不同,莱昂纳德·科恩几乎囿于自我,他深沉的独孤的歌唱自己,可是胡德夫说的没错,科恩是会催眠的,没有哪一位民谣爱好者可以抵得住科恩的魅力。

胡德夫也曾翻唱过科恩的歌曲,和科恩不同的,他的翻唱因嗓音而显得沧桑。无论是他的创作还是改编,听到时总轻易想起过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时光洄游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光洄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