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杂货店:一本现象级图书是怎样炼成的

简洁
2018-02-05 09:30:54

采写:简洁

公众号:简影录(ID:everyjane)

本文刊发于《书都》2018年1月刊

打开《解忧杂货店》的版权页,很容易就能找到对这本书最为了解的人之一——这本书的责编、新经典“何以工作室”的主编张锐。从 2008 年至今,张锐担任责编的东野圭吾的书已有 51 本,全部销量加起来超过 2300 万册。

而在这些书中,《解忧杂货店》的成绩无疑是最受瞩目的。从 2014 年 5 月这本书上市以来,人们就不断提问:《解忧杂货店》为什么这么火?就连东野圭吾,也对自己这本书在中国能达到如此高的销量感到好奇,向中国出版方询问:为什么中国读者对这个故事这么感兴趣?

从这本书的版权引进到策划编辑,再到最后的上市宣传,张锐在采访中做了最全面的回答,而这答案也许会和人们想象的有所出入。

关于《解忧杂货店》的一些数据

获奖情况:

2014 年度中国影响力图书大奖

2012 年获日本第 7 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 张锐 |

新经典文化公司“何以工作室”主编,主持东野圭吾、伊坂幸太郎等作家作品的引进和出版,主要责编图书有《解忧杂货店》《白夜行》《秘密》《金色梦乡》等。

QA&

Q: 书都 A:张锐

在版权争夺战中要保持理智

Q:据说“何以工作室”命名取自“何以解忧”,就源于《解忧杂货店》这本书。这本书对你们工作室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

A:工作室的命名不完全源于此,“何以”的意思本身比较丰富,一是“为什么”,有原因的意思;二是“以何”,就是“用什么”,有寻找、探索和追问的意思,跟我们想做的事业性质是相关的。《解忧杂货店》这本书不光对于我们工作室,对于我们整个公司来说都是意义很大的一部作品,因为它很符合我们的理念:出版有益、有趣、值得反复阅读的书。我们做出版的人就是希望做出这样的书:既有很好的口碑,又能有很好的经济效益。

Q:2010年过后,东野圭吾的品牌影响力在中国国内有所下降。2010年到2012年,是东野圭吾的书综合销量的谷底。《解忧杂货店》这本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部“东野”的书,在当时是你们另辟蹊径的选择吗?

A:首先,我们更看重作者长线的价值。2008年我们最初做《嫌疑人X的献身》和《白夜行》的时候,国内还没多少人知道东野圭吾,我们那时决定做,就是很纯粹地被书的文本打动了,这个出版原因一直都没有改变。这期间有一些起伏涨落,是因为前两本成为畅销书后,很多出版机构纷纷加入东野圭吾的版权争夺战,2009 年是特别火爆的一年。对一个作家而言,一窝蜂地来做他的书,其实是有所伤害的。再加上时局各方面的因素,东野圭吾的销量开始下滑了,但我们一直没有想放弃他。其次,他也确实需要有所突破,正好《解忧杂货店》跟他之前的作品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Q:是什么让你们感到这本书有明显的不同呢?

A:这本书在日本一出来就得了第七届中央公论文艺奖。这个奖是日本一个很有趣的奖,它专门颁给写出了飞跃性的创新代表作的成名作家,东野圭吾的这部突破之作在日本获得了评论界和读者的好评。而且它在台湾地区的销量也非常好。我们看了之后觉得它既有东野圭吾一直以来安身立命的根本:悬念特别强,有反转,故事非常精彩,而且丝丝入扣;又加了更多温暖的成分,很符合中国当下的社会现实,所以觉得这本书有成为东野圭吾新时期代表作的潜质。

Q:你提到国内很多出版机构加入了对东野圭吾的版权争夺战,《解忧杂货店》这本书在当时有争夺版权的情况吗?

A:有的。但当时我们与这本书的日本出版方角川书店有良好的合作经历。你在这一行业里所取得的成就,会最终造就你在行业内的名声。我得到的消息是:我们出的价格未必是最高的,但角川书店基于对我们以前成果的肯定和信任,认为这本书交到我们手里会做得比较满意。我们很幸运,也很高兴看到这本书的结果让双方皆大欢喜。

Q:东野圭吾到现在已经出了 90 多本书了,由你们引进出版的有 51 本,像这种产量特别大的作家,在引进时你们是怎么决策的?

A:我们最开始时,肯定选择的是他最好的几部作品。接下来每次在做选题时,都有一个标杆,了解这本书处于什么位置来综合评定。后来发现,东野圭吾这个作家一是起点比较高,成名作《放学后》就获得了江户川乱步奖;二是他在不同的创作时期,都有一些口碑很好的代表作,所以他整体水准都相对比较高。到了后期,对东野圭吾的版权争夺中有一些不是特别理智的行为,我们并没有说一定要去跟,还是有自己的判断,考虑的第一标准还是文本的价值。

奇迹来自于做好最基础的事

Q:在这本书的出版过程中,你觉得最困难的地方在哪里?

A:作为编辑来说,最难的是有一个判断和重新认识的过程。我一开始对这本书的把握还没那么准确,会有一个预设:觉得东野圭吾的故事里一定要有案件发生,有一个警察或侦探的角色去揭开真相,最终有一个巨大的反转,最后触及人性的深层次。但在实际编辑过程中,发现这本书的确突破了这个定式。

在此之前,东野圭吾的书我们已经出了 30 多本,没有一本是这样的。后期调整思路之后,发现这本书虽然没有案件,甚至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坏人,但悬念依然很强,甚至比推理小说还要强。它以一种悬念的形式,讲述了一个人人都很关心的问题。最终想通这一点后,这本书接下来的进展就水到渠成了。

Q:想通这一点之后,整个营销思路也连贯起来了吗?

A:对。这本书从它的封面装帧到营销语和宣传文案的口径,都跟以前出的东野圭吾作品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它是我们出的第三部精装的东野圭吾作品——在这之前只有《嫌疑人 X 的献身》和《白夜行》做了精装——我们觉得它会是东野圭吾的代表作,从形态上赋予它应有的样子。然后它的封面做得比较温馨,有生活气息,整体看上去跟之前推理色彩比较重的作品会有很大区别。其次,宣传文案上我们明确说出来:它不是推理小说,却更扣人心弦。这一点说清楚之后,这本书的魅力就呈现出来了。

* 精装版《嫌疑人 X 的献身》

* 精装版《白夜行》

Q:据说东野圭吾也向你们询问过,为什么中国读者会这样喜欢这个故事。你觉得原因有哪些方面呢?

A:我觉得这本书很适合中国当下社会转型时期人们的心理,就像腰封上那句话:现代人内心流失的东西,这家杂货店能帮你找回。中日两国有很多相近的地方,日本的发展进程比中国可能会早个二三十年,刚好有一个时间差,这本书写的是1979 年与 2012 年的日本,有一个巧妙的联系,会让中国现代都市人有感同身受之处。同时,这本书讲人如何获得幸福,是通过充满悬念的故事形式来表现的。幸福是人人都想要的,而好奇心是人与生俱来的,将这两个特质结合在一起,它自然就脱颖而出了,相当于具备了多个出色的特质,于是从优秀到达了卓越的层次。

Q:《解忧杂货店》既是一本畅销书,也是一本长销书,它的营销节点与一般畅销书相比设置有何不同?

A:这本书出版于 2014 年 5 月,那时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有很多重点畅销书在同一个时间段推出,包括严歌苓的《陆犯焉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丽丝•门罗的新作《亲爱的生活》,同时在畅销榜上的还有《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百年孤独》和《追风筝的人》。《解忧杂货店》是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下达到的现在这种局面,所以我觉得永远都不要小看读者的眼光,读者非常聪明,他们能够发现好的作品。要相信一本好书它自己会长出翅膀,只要前期各种工作做得比较到位,作为一家业内出色的公司的年度重点书籍,它自然就会有比较好的展示平台。这些做到位之后,我不需要特别的病毒式营销或饥饿营销,我们没有去做这些事情,更多的是把该做的工作都做好,把这本书的文本价值以一种很好的形式呈现出来,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读者和时间。

《陆犯焉识》,随电影于 2014 年 5月推出的版本。

*《亲爱的生活》,2013 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艾丽丝·门罗于 2014 年 5月推出的最新作品。

Q:在各种推广渠道中,有哪些是你比较关注的?

A:因为我做的大部分都是引进版图书,所以跟国内一些图书的做法可能有所不同。至今我还没有机会陪同作者做过任何活动,我也很羡慕那种有很好的作者资源来做签售的书,但我做的书都没有。像东野圭吾、伊坂幸太郎这些日本的大作家,首先他们都很爱惜羽毛,然后他们也不愿意舟车劳顿地到国外。所以对我来说一本书的初期是非常重要的,在它出版之初,要迅速培育起非常好的口碑,要让读者知道这位作家的水准在哪里。

Q:你们会将哪些数据作为关键性数据?在销量的增长上,这本书有关键性的节点吗?

A:对于几大网店专题的呈现和单品页面信息的完善一直是我们很看重的地方。其实这说起来是很基础的工作,它相当于面向全国读者的橱窗展示,我们会很用心地去做这个商品,从它的图片到简介,方方面面的推荐,把我们为什么要将这本书引进到中国这一点写清楚。我相信这个作品在国外有奖项、读者和评论界的肯定,说明这本书自然是有价值的,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把这个价值让更多的中国读者看到。像微信之类的营销,这本书还真的没有做太多。因为那时候我们还不太会玩微信,一直到很晚才开始,我在新媒体这块可能还不是那么灵敏,所以后期这本书真的就是通过这种很基本的一些渠道呈现的。

我记得很清楚,最早是在 2014 年 6 月,这本书冲到了亚马逊畅销榜的总榜第一名,我们发行的同事也帮了很多的忙,搭建了很漂亮的专题页面,亚马逊网站页面本身就是很简洁大方的风格。后来其他网站发现这本书怎么这么有影响力,迅速跟进,然后就势不可挡。这本书畅销的速度之快,说实话也出乎我们的想象。

回忆起这本书时,它经过了细心对待

Q:在编辑一本书的过程中,编辑的手艺是非常重要的,在《解忧杂货店》这本书中是怎么体现的?

A:我曾说过:一个编辑所做的一切现实主义的努力,都是为了书有一个理想主义的结局。我不知道你看不看日本小说,我们寻找合作的译者、对于整体译文流畅度的追求,都有我们自己的标准,这个不同的出版机构会有不同的取舍。我们在译文文本上的这种讲究,可能很少会有人关注到,也有可能有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但究竟是有几百万人看到,还是只有一个人注意到,我们不在意。我们就是按想达到的标准来做这本书,希望在回忆起这本书的时候,它是经过了细心对待的。

Q:这种细心对待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呢?可以举几个例子吗?

A:东野圭吾的文风就是比较简洁、快速,不会拖泥带水,他也不会特意去炫技,或做一些繁复的词语堆砌。他曾说过自己不擅长女性描写,特别是心理描写。看他的书你会发现很少有这种大段的内心独白,特别是对女性,他会更多采取白描的手法。他对笔下的男性还是很熟悉的,但女性角色相对来说有比较一致的地方,甚至仔细看他好多部作品中的女性,其实是同一类人。 所以翻译回来,就应该更符合他写作的初衷,尽量减少拖泥带水的地方,保持它的原貌,很凝练地呈现给读者。

因此,我们会避免太过翻译腔的句子。比如日语中会用大量的定语来修饰一个词,这时我们可能会稍加调整语序,希望能更符合中文语境下读者的阅读习惯。同时东野小说中对话很多,我们会特别看重说话者的场合、身份、性格与紧迫程度等等,去揣摩说话者的身份。比如说,警察对小偷说的话与两位家庭主妇在超市的聊天相比,在语气舒缓程度和变化上就希望呈现出不同。这是我们特别看重的地方。

Q: 你说过这本书可能会被模仿,但很难被复制。这本书的成功经验对你们之后出的书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地方吗?

A:它肯定让后来者有更容易的地方。这本书极其罕见的这种畅销,会让经销商和各个渠道对东野圭吾更有信心。不可否认,《解忧杂货店》对于东野圭吾系列作品的销量有很大的提升作用。至于其他作品能不能像这本作品一样来做,我觉得有一点,东野已经从最初我们引进时一个对中国读者而言完全陌生的作家,变成了一个炙手可热的名家。这九年之间这样的转变有目共睹。现在我们可能遇到更大的挑战是:如何把每一本东野圭吾作品的特点做出来。同一个名家的不同作品,有怎样独一无二的地方?这是我们接下来要着力呈现的。

Q: 出了这么多本东野圭吾的书,你觉得他的书最好的地方在哪里?

A:像东野圭吾,还有我们在做的伊坂幸太郎这些日本作家,他们有一点很可爱,就是从来都不回避说:我就是想写娱乐小说,我就是想写这种让大家读了之后会很开心的小说。这点是我非常认同的地方。我觉小说的娱乐性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娱乐性,只是用一些文学理论或空洞的概念意象来填充,我个人不喜欢这样的书。东野圭吾这样的作家更多的是大众文学向度的,他们会特别看重读者的评价,市场是他们着重考量的一个方向,但同时他们不会去写媚俗的作品。他们可能会通俗,但是不庸俗,他们有对自己世界观的追求和建构,每一个伏笔都丝丝入扣,到最后写得很圆满,将流行和文学性奇妙地结合在一起。

一些做书之外的观点

关于鸡汤和治愈

Q:你会反感这本书被贴上“鸡汤”的标签吗?对于“治愈系”的图书概念在中国市场的流行你怎么看?

A:我很喜欢的作家王小波说过:“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一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所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其实每个人内心都渴望这样。很多人希望自己能够活得明白,能够看清楚这个世界运转的原理和规则,但哲学书门槛比较高,术语看起来很费劲,导致很多人有看哲学书的需求,但实际又不那么好实现。鸡汤书就是一种注了水的哲学,它相对比较浅显,同时又能够满足人们迫切的愿望,所以它流行起来了。

如果有一个高段位的作者,不管他写小说还是写哲学书,能用深入浅出的语言,把原汁原味的哲学说得很透彻,那一定是受欢迎的。像叔本华写的《人生的智慧》,这不就是高段位的鸡汤嘛。人想了解这个世界、了解自己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要找到合适的读本,不管是一本优秀的哲学读物,还是像《解忧杂货店》这样,讲述很朴素的道理,让人感到小小的善意和小小的美的这种文学作品,都是很好的选择。

关于“大 V”

Q:这个 12 月《解忧杂货店》的中文版电影就要上映了,你对电影对图书销售的影响怎么看?

A:我对这部电影是否会带动书的销量并不抱有期望,因为我从来没指望用所谓的“大 V”——不管是电影还是明星——来带动书的销量,我觉这本书它自己就是“大V”,就是大咖。

现在我看电影行业拿这本书来宣传,《解忧杂货店》已经是一个现象级事件,它超出了读书的范畴,光是它的这个名字都成为一个 IP 热点了。这本书的销量已经到这个层级,它明年很可能会破 1000 万,单本书 1000 万的销量在中国其实是屈指可数的。所以它将来达到一个多高的量级我都不吃惊了。在盗版非常猖獗的情况下,这本书现在起码有 2000 万以上的受众。电影作为一个上映时间很短的、表达人物情感与戏剧冲突的手法与图书截然不同的艺术形式,它可能更多的是明星的影迷去关注。作家格非曾说:“电影可以跟电影比,但是电影千万不能拿来跟小说比。看电影跟看小说是两回事。”我对此非常赞成。

《解忧杂货店》被改编成的影视版本

01. 中文版话剧《解忧杂货店》

导演:刘方祺

编剧:王非一

主演:马冠英 / 刘欧楠 /刘政 等

演出日期:

2017/10/27~2017/11/19

2018/03/08~2018/03/18

演出剧院:上海兰心剧院 /上海共舞台ET 聚场

02. 东野圭吾给中文版话剧的题词:“我喜欢困惑的人,我喜欢烦恼的人。”

03. 中文版电影《解忧杂货店》

导演 : 韩杰

主演 : 王俊凯、迪丽热巴、董子健、秦昊、郝蕾

上映日期 : 2017/12/29

04. 日本版电影《解忧杂货店》

导演 : 广木隆一

编剧 : 齐藤浩史

主演 : 山田凉介、村上虹郎 、宽一郎、成海璃子

上映日期 :2017/09/23( 日本 )

(本文刊于《书都》2018年1月 总第16期)


作者简介:简洁,杂志编辑。微博@mayjane,公众号:简影录(ID:everyjane)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解忧杂货店的更多书评

推荐解忧杂货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