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书在生活中有用的东西

voidwalker
2018-02-05 01:10:42

作者自己说的…实用主义…

二元论:我们的精神世界是独立的,那么外部世界对我们的影响仅在于感官体验。其余的精神体验都属于我们自己的心理活动。我们遇到的所有痛苦都可以分成两类:感官上的、精神上的。我们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是无敌的,而一切体验归根到底都是精神体验。不管考试的结果如何,外界对我的这些影响都只体现在我的精神世界里,只要我闭上眼睛,专心驾驭我的内心世界,那么外界发生任何事都不会伤害我。这样我也不用费心念书去忍受肉体痛苦,不用为担心考试的结果而惴惴不安,我不为任何外物所扰,反倒清净自在。“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

对人伤害最大的其实不是一时的痛苦,而是对未来痛苦的恐惧。所以,在面对痛苦的时候,我们应该把自己的感受局限在此时一瞬,而不要顾及那些未到的痛苦。我们自己其实是由无数个时间瞬间组成的,我们的感受只是此一瞬的。而这一瞬的痛苦,前面从二元论的角度讨论过了,并不难忍受。至于未来尚未到来的痛苦,此时并未加诸我身,对我也就没有伤害。

我们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面前的生活是幻觉之前,我们就照着平时的经验正常生活下去就可以了,我们没必要也没能力去无限地怀疑世界。反正想也想不出结

...
显示全文

作者自己说的…实用主义…

二元论:我们的精神世界是独立的,那么外部世界对我们的影响仅在于感官体验。其余的精神体验都属于我们自己的心理活动。我们遇到的所有痛苦都可以分成两类:感官上的、精神上的。我们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是无敌的,而一切体验归根到底都是精神体验。不管考试的结果如何,外界对我的这些影响都只体现在我的精神世界里,只要我闭上眼睛,专心驾驭我的内心世界,那么外界发生任何事都不会伤害我。这样我也不用费心念书去忍受肉体痛苦,不用为担心考试的结果而惴惴不安,我不为任何外物所扰,反倒清净自在。“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

对人伤害最大的其实不是一时的痛苦,而是对未来痛苦的恐惧。所以,在面对痛苦的时候,我们应该把自己的感受局限在此时一瞬,而不要顾及那些未到的痛苦。我们自己其实是由无数个时间瞬间组成的,我们的感受只是此一瞬的。而这一瞬的痛苦,前面从二元论的角度讨论过了,并不难忍受。至于未来尚未到来的痛苦,此时并未加诸我身,对我也就没有伤害。

我们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面前的生活是幻觉之前,我们就照着平时的经验正常生活下去就可以了,我们没必要也没能力去无限地怀疑世界。反正想也想不出结果来,就别想了吧。

康德:这世上总有一些东西是我们无法认识的,我们只要安于在能认识的世界里生活就对了。可用来应对一些没有确凿根据的阴谋论,很多阴谋论无法证伪,那我们管它作甚。

黑格尔/辩证法:一个人先有一个原有的思想(正题),然后在生活中遇到了这思想不能解决的问题(反题),思想和现实问题发生了冲突,才会引起他反思人生,这个反思的结果不可能说最后完全不顾以前的旧想法(正题),最后的新思想(合题)肯定是结合了正题和反题,这就代表着人变得更成熟了。所有的正题都有反题,这提醒我们要把事物和它的对立面放在一起综合来考虑。用术语来说,当我们看到一个现象的时候,光孤立地看这个现象,哪样的层次会比较低,假如我们找到这个现象的反题,再把正题和反题合在一起,分析正题和反题之间对立与统一的关系,从而观察到它们的合题,那我们看事物的能力就能提高一个级别了。举例:哲学史上没有哪个哲学家认为纵欲是快乐之道,这是因为肉欲快乐固然很好,但是纵欲总是和它的反题-痛苦、空虚紧连在一起,不存在某种只给人快乐、不带来痛苦的享乐,这正符合了辩证法的特点。故最后的结论:我们追求个人幸福的最高境界,不是纵欲,而是内心的平静。

康德/悲观主义:将整个世界看成一个很差的地方,那么,我们就不必对这世界期待太多,当这世界损害我们时,我们也不会感到不公,或者觉得很失望。同时,我们对这世界的期待少了,我们自己的生活压力就小了,因为人生再怎么折腾也是悲观的....

证伪主义的政治观:最关心的不是谁制定的政策,而是无论谁制定的政策,都不能成为绝对真理。在这种制度下,无论谁被民选上台,也不会给世界造成太大伤害,因为它上台后的个人权力非常有限,这种制度不能保证总统想出最正确的决策,但可以保证一旦总统做出“错误”的决策,举国上下有无数可以阻止它的机会。可以随时“纠错”而不是“多数说了算”,这才是现代民主制度的核心精神。

中庸困境,选择了中庸之道固然可以避免两个极端的缺点,但也同时失去了两个极端的理论支持,很容易被别人驳倒,我们生活中其实存在着类似的中庸观点,听着很美,实际上缺乏可操作性,是废话..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的更多书评

推荐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