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的美学 恶的美学 7.4分

有感而发

shearing
2018-02-04 21:38:00

意识的运动根结于其本身,随时间消失滑向不存,但非任何文字可以揭露,只有意识变化之完整描绘演绎真实。图像是第一形式,语言其第二形式,语言的文字形式低于前者,其话语形式又最为卑劣。而往往超脱中的真实是纯粹的,一切融入皆指向虚无。追求真实的人往往怀疑一切,生活于可怖的饥荒之中。时间是虚幻的同谋,由可能性构筑出悲哀,人的复杂性(sophisticated)就是经由通往无数可能的时间缔造出的冲动的印象所铸成的深刻的幻觉。生活往往以话语形式表现着自己,恰恰最根本的人的形式背弃了我们。在生活经验中我们产生的对美的感知往往具有颠覆真实价值取向的倾向性,从审真自主向审美自主过渡的倾向,让我们不自主滑向恶之渊,罪之花。多元想象的幻想正是出于人的本能,然而人依托于此甘愿生活,甘愿遗弃,甘愿随波逐流,甘之若饴。人性里被道德归为恶的部分被归结于一种软弱,不是指退避与紧缩,而是相反是瘫软的暴力扩张状态…一切又回归与色情

意识的运动根结于其本身,随时间消失滑向不存,但非任何文字可以揭露,只有意识变化之完整描绘演绎真实。图像是第一形式,语言其第二形式,语言的文字形式低于前者,其话语形式又最为卑劣。而往往超脱中的真实是纯粹

...
显示全文

意识的运动根结于其本身,随时间消失滑向不存,但非任何文字可以揭露,只有意识变化之完整描绘演绎真实。图像是第一形式,语言其第二形式,语言的文字形式低于前者,其话语形式又最为卑劣。而往往超脱中的真实是纯粹的,一切融入皆指向虚无。追求真实的人往往怀疑一切,生活于可怖的饥荒之中。时间是虚幻的同谋,由可能性构筑出悲哀,人的复杂性(sophisticated)就是经由通往无数可能的时间缔造出的冲动的印象所铸成的深刻的幻觉。生活往往以话语形式表现着自己,恰恰最根本的人的形式背弃了我们。在生活经验中我们产生的对美的感知往往具有颠覆真实价值取向的倾向性,从审真自主向审美自主过渡的倾向,让我们不自主滑向恶之渊,罪之花。多元想象的幻想正是出于人的本能,然而人依托于此甘愿生活,甘愿遗弃,甘愿随波逐流,甘之若饴。人性里被道德归为恶的部分被归结于一种软弱,不是指退避与紧缩,而是相反是瘫软的暴力扩张状态…一切又回归与色情

意识的运动根结于其本身,随时间消失滑向不存,但非任何文字可以揭露,只有意识变化之完整描绘演绎真实。图像是第一形式,语言其第二形式,语言的文字形式低于前者,其话语形式又最为卑劣。而往往超脱中的真实是纯粹的,一切融入皆指向虚无。追求真实的人往往怀疑一切,生活于可怖的饥荒之中。时间是虚幻的同谋,由可能性构筑出悲哀,人的复杂性(sophisticated)就是经由通往无数可能的时间缔造出的冲动的印象所铸成的深刻的幻觉。生活往往以话语形式表现着自己,恰恰最根本的人的形式背弃了我们。在生活经验中我们产生的对美的感知往往具有颠覆真实价值取向的倾向性,从审真自主向审美自主过渡的倾向,让我们不自主滑向恶之渊,罪之花。多元想象的幻想正是出于人的本能,然而人依托于此甘愿生活,甘愿遗弃,甘愿随波逐流,甘之若饴。人性里被道德归为恶的部分被归结于一种软弱,不是指退避与紧缩,而是相反是瘫软的暴力扩张状态…一切又回归与色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恶的美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恶的美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