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

忧郁的废物
2018-02-04 看过

从文化系统,历史系统,经济系统,制度系统和国际系统考察了转型国家的政治稳定。乌克兰的转型不仅是政治上的三权分立,多党制的民主转型,还有国家的重建,经济制度的重建,同时还有大国因素的干预。

稳定是系统论中的稳态。这种稳定状态来自于系统内各个子系统的相互适应,是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适应。

政治稳定理论。政治发展研究是从政治民主化研究转型的。二战之后,西方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计划开始实施,但是这些转型国家的发展与发达国家预想的完全脱轨,现实迫使西方国家开始反思他们的逻辑,思考转型国家政治稳定的问题,研究重点也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贫困问题,扩散到了政治制度选择和运作的问题。形成了几个学派。

比较历史学派。亨停顿的变化社会中的政治只需。政治稳定包括了两个基本要素,继承性和秩序性。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讲,首要的不是自由,而是合法的公共秩序。现代化的目标实现以后政治是稳定的,但是现代化的过程中可以引起政治不稳定。经济与政治是各自独立的目标,经济发展未必带来政治稳定,甚至是相反的关系。经济发展慢,正相关。发展一般不相关。发展快,反相关。政治稳定取决于政治制度化和政治参与的比例。所以并不是西方发展模式就会实现经济发展,民族融合等等。

结构功能学派的理论。从政治稳定的角度来看,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政治系统如何维持生存,核心是解决持续、适应、调整和稳定的问题。持续稳定的政治系统两个基本要素:能够提供一个社会性权威的分配价值体系。社会大多数成员能够将这种分配作为义务予以接受。而不稳定来自于政治体系的能力和社会要求的脱节,主要就是构成政治体系的体系、过程和政治的动态平衡被打破,同步配合的关系被打破。其次是政治文化和政治结构之间的失衡。

新制度主义。用新制度主义来考察转型。制度是社会利益和文化的表达同时也有一定的独立性,是重要的政治行为体。《秩序、无序和经济变化-拉美对北美》政治秩序、政治稳定、经济增长与政治制度联系起来比较。政治秩序是经济增长的必要基础,然而政治秩序不是自然生产的,是需要建造的公共产品。要实现政治秩序,首先要求政治制度能够界定和保障公民的权力,而且公民乐于遵守社会和政治规范,政治制度要体现为国家能够做出可信的承诺。并按照政治官员是否遵守普遍的公民权力分为共识性政治秩序和独裁的组织秩序。

当政治体系的连续性无法得到维持,就是不稳定的。特定的制度变迁以及对这种变迁的要求,可能没有内生于现有体系之中,当人们发现通过参与政治体系的途径来实现利益并非有效时,他们就会求助于体系之外的途径来实现利益。如果政府不能应对这种挑战,政治不稳定就产生了。

政治不稳定分为两种类型,弱不稳定和强不稳定。强不稳定会改变现有政治体系并破坏政治演进的连续性。那么,政治稳定需要那些条件呢?如果人们对于选举机制等政治体系具有认识和认同,如果规定政治体系的制度安排是自我实施的,那么政治体系就可以始终保持稳定。就个体而言,他必须意识到自己的利益在于维护一个特定体系而不是其他体系,而且政治体系不管是处于自身调整的制度变迁还是因外部环境的威胁发生的制度变迁,个体都要能够适应预期和现实的变迁。(左宏愿,国外政治稳定理论研究综述)

政治稳定的几个重要方面:国家性(国家认同,历史的,语言的,宗教的,各个地区的),意识形态(不同利益群体的意识形态,是否缺少主流价值观,多元价值观存在不是坏事,是开明的社会表现,但不能没有主流价值观,大国干涉激发了国内价值观的冲突。以前是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现在是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政治制度(乌克兰版总统制与议会制的斗争),政党政治(选举体系,议会不够强大所以政党作用较弱,非政党政府,政党政府是说政党在政府组成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民主国家,造成了寡头干政),经济转型(经济危机导致政治动荡,制度危机,模式危机),政治腐败(政党监管制度缺乏,党费,选举。官僚文化。经济寻租。带来了合法性,政治混乱,国家治理),政治参与(亨停顿讲的就是政治参与除以政治制度化等于政治不稳定,政治参与与不稳定成正比,要有节制的民主,没有节制的就是暴民政治,民主政治的合法性不仅在于民主性也在于有效性。合法性来源传统、魅力、政府提供的产品与服务、认为选举程序公平。政治参与,政治体制最终的目的是有效治理,世界银行的治理指数。乌克兰对于社会发展道路的认识是分化的。)精英表现(第三波民主国家都是后发国家,不具备早发国家的时间优势,没有政治文化的传统,所以必然是精英主导的。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地方精英。有精英理论。乌克兰精英的博弈采取体制外的方式,),国际因素。

选择什么样的发展道路是转型国家的现代化核心问题。乌克兰一直有两种道路。

转型的普遍性与特殊性。政治稳定有制度性因素、非制度性以及政治行为体三个方面。一方面转型国家面临政治稳定问题,政治风险多发,复杂性,潜在性。制度的缺失等也会引起混乱。但是乌克兰的具有特殊性,政治动荡和社会冲突加剧。

西方民主制度没有促进各个社会利益群体的和谐,反而造成了人民群体的分裂,没能成为政党妥协的工具,加深了政党的恩怨。议会没能成为沟通平台,而是政客的决斗。集会不是民主表达,而是政治加深对抗的工具。

民主本身的制度缺陷是问题。投票通过大多数来实现,但是这种权威被无线拓展,而不能防范,就成了多数人暴政。西方会通过文官制度和司法手段来解决,在基本人权问题上,多数人暴政是无效的。但是现实缺乏可操作性。例如司法手段羸弱被人控制。

三权分立可以,但是当各方都不妥协,超越了了公平底线,就会出现冒进的一方经常胜利,鲁莽者获胜,斗鸡博弈。所以三权分立的前提是依赖人们的高度法制观念和自觉手法的这些底线。乌克兰没有欧盟这种外部约束,自己也没有历史经验。所以经常陷入这种博弈,不遵守游戏规则。

政治精英集团的影响也很重要。第一次民主化英美国家关注的是制度如何建设并在1920年代扩展到了其他欧洲老牌国家。1940,50难带第二次浪潮,二战后也是浪潮。这个时候有选择的,可以选择斯大林或西方的。第三次民主化则制度建设的作用要弱,精英作用加强了,例如在前苏联国家,关于政治制度本身的争议不多,而是如何去执行和理解。精英集团没有准备好,而且分裂。

r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转型国家的政治稳定研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