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传统的六个面向》小鉴

danyboy
2018-02-04 18:27:40

一、关于本书

这是李欧梵老师在港中文大学本科低年级开设的通识课的讲稿,看前言,似乎学分也不多,也不是必修课;看内容,则确乎是口语化的讲稿。因此,这本书部分内容的确不那么准确完善。

这本书有六讲,其中第六讲是关于鲁迅的小说,还附录了陈平原的演讲稿,内容不错。其余五讲分别是讲《史记项羽本纪》、韩愈《原道》、苏轼《赤壁赋》、冯梦龙的一篇小说以及蒲松龄的两篇小说。也就是说,绝大多数是关于古代文学文化的内容。

李欧梵的专业不是古代这一块,因此前五讲确实有些不准确的地方,不知道是当时讲稿比较随意,还是学生整理时弄错了。总之,下面我说的也不一定都对,但有一些地方确实值得探讨,至少别被看作是标准答案吧。

二、部分问题探讨

1、第7页:“一般讲《史记》的人往往从两方面着手,一种讨论司马迁的文笔特点;另外一种就是把司马迁写的东西完全放在中国历史的正统里去讨论。”

案:这句话也太敢说了,就别说当代研究者,我怕古人也会爬出来要争辩一番。那些“史记学”的基本成果就不说了,单看李欧梵这句话,他是仅把《史记》看作是文学、史学的,但司马迁作《太史公书》最初既不是史书,更和文学没什么关系的。

2、第16页:“妙的是这句成语(妇人之仁)恰好印证了“仁”字原来的意义,就是一个怀孕的妇女形象。这个儒家最遵从的道德观念原来是阴柔的,和武将的阳刚气相反……”

案:虽然说儒家不是哲学,对“仁”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概念、外延的定义,但是从哪里看出来“仁”是“怀孕的妇女”?“妇人之仁”好像最早是《淮阴侯列传》,这已经不能算“原来的意义”了吧?而从字形上看,“仁”是会意字,金文里,左边是“人”,右边的“二”按照蒋善国的说法是“重文”,也就是强调的意思(见左民安《细说汉字》)。

后半句,儒家典籍里对“仁”有很多说法,不同的场合、对不同的人,讲法都会有区别。所以,就算是“妇人之仁”成立,也不是唯一义项,逻辑上也得不出“这个儒家道德观念是阴柔的”这个结论。

3、第17页:“中国古字的‘義’字,下面是个‘我’字,上面是个‘羊’字,指的是武士戴的盔甲……”

案:羊,就是羊的象形字,查甲骨文、金文都很清楚,引申出来或作为偏旁时具有吉祥、祭祀的牺牲、面具等意思,也没有“武士戴的盔甲”这个义项。进一步说,“義”这个字上面的“羊”,到底是什么时候才有的,是先有“威仪”的义项,后来增加了“羊”作为偏旁,还是先有“羊”这个偏旁再引申出“威仪”的义项,还存疑。

4、第17页:“司马迁花了很多工夫收集资料,但两千多字的《鸿门宴》,写作历时最多一天一夜,竟然刻画了四五个性格鲜明的人物……”

案:这句话不是说哪里错了,而是太轻率了。你怎么知道司马迁写这两千多字最多就一天一夜呢?就算是抄这两千字,在西汉也得花上个大半天吧。

5、第24页:“文天祥……写的《正气歌》中所说的‘浩然之气’又是什么呢?浩然之气就是一种英雄气概,可是他把它完全‘儒化’了,变成一种道德节操……”

案:文天祥的《正气歌》就是写儒家道德节操啊,何需“儒化”?《正气歌》前面的小序明明白白引用了孟子的“吾善养吾浩然之气”的原句,难道读诗没有读序?另外,诗中“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一句,就是从《孟子》“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一句化出来的。当然了,原书中这一句往后的一些推导、结论也就都不成立了。

6、第38页:“《项羽本纪》中最富戏剧性的两段高潮——鸿门宴和乌江自刎——在《高祖本纪》中则匆匆带过。‘鸿门宴’一节,所有的细节,如座次、项庄舞剑、樊哙登场等,一概阙如,那一场巨鹿之战也没有写。我们如果把两个文本对照阅读,几乎不知道要相信哪一个文本的真实性。好在后人的评论很多,我在此也不必嚼舌了。”

案:这个观点太奇葩了,正常读者都会认为,此处不写的或略写的,是因为别处已经写过了,所以不必重复吧。巨鹿之战是项羽的大事,《高祖本纪》里已经有“破秦将王离军,降章邯,诸侯皆附”这样的记录了,难道也要从头到尾再写一遍?高祖的传为什么要详细写项羽的事?而且,列举的这些事情也并不彼此矛盾呀?最后,李欧梵说“后人的评论很多”,我很想知道是哪些“后人”这么认为?还很多?

对读《高祖本纪》和《项羽本纪》可以使得事件更丰富,但找矛盾之处比较困难。要找矛盾,应该拿《汉书》对照《史记》,看同样的人物传记,班固删改了那些字句,我记得有个日本学者对照两个董仲舒传,写了篇很有意思的文章来着。

7、第56页:“董仲舒……很会竭尽所能地逢迎皇帝,他表面上是儒家,其实并不是。韩愈可以说是第一个代表儒家的知识分子……”

案:这两个“观点”不能说“错”,可能是基于作者自己的框架体系的。但毕竟与大多数人的基本认知相去甚远,期盼李先生能够证明,哪怕自圆其说也可,如成立都将是惊世骇俗之论了。

8、第67-68页:“比如东林党,因反抗而被全部杀光。”

案:或许是《东林点将录》给人印象太深,以至于李欧梵给出了这样绝对的结论。当然,这是讲稿,夸张一些没有问题,确实也死了不少,但很多人没有死,就算当时死的,很多也不是被杀的。这样绝对的结论还是太不严谨了。

18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推荐中国文化传统的六个面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