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己,以及看不见的墙

Olivia Z.
2018-02-04 17:58:47
去年曾经看过中文版的《无声告白》,当时对作者写美国中产阶级生活背景下较为小众的亚裔故事留有比较深刻的印象。然而,和《无声告白》一样,故事囿于背景和格局,有主妇肥皂剧之风,结尾也较为仓促。故事本身的叙事一般,作为一本通俗小说读读足够,故事展现的关于种族冲突与母女亲情的无解之题,却引发了无尽的思考,但我想评价的却不是这个主题,而是故事中折射出的利己主义,以及维护、宣扬这种利己主义的社会潜规则。

关于母女亲情部分,故事提出的问题其实并无多少新意,但也很难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究竟谁才是母亲,是给予生命的那个人,还是尽力养育的那个人?谁才该拥有这个孩子,是生活优渥的白人家庭,还是血浓于水的亚裔单亲妈妈?是做母亲的天性与爱,还是文化、财力、家庭环境,对孩子来说更为重要?这不仅是May Ling的困境,也是Izzy, Pearl这些孩子们的,乃至Mia, Elana这一辈人的。毫无疑问的是,国家无法对此进行系统性的干预,以一个民族、种族、部落无法妥善抚养孩子为由,剥夺一批父母抚养自己孩子的权利。这在无数人类历史上的种族剥离改造的惨案中都得以印证。然而,在个案中,政府对父母抚养权干预的边界,确是难以划定的。世界上有很多坏的亲

...
显示全文
去年曾经看过中文版的《无声告白》,当时对作者写美国中产阶级生活背景下较为小众的亚裔故事留有比较深刻的印象。然而,和《无声告白》一样,故事囿于背景和格局,有主妇肥皂剧之风,结尾也较为仓促。故事本身的叙事一般,作为一本通俗小说读读足够,故事展现的关于种族冲突与母女亲情的无解之题,却引发了无尽的思考,但我想评价的却不是这个主题,而是故事中折射出的利己主义,以及维护、宣扬这种利己主义的社会潜规则。

关于母女亲情部分,故事提出的问题其实并无多少新意,但也很难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究竟谁才是母亲,是给予生命的那个人,还是尽力养育的那个人?谁才该拥有这个孩子,是生活优渥的白人家庭,还是血浓于水的亚裔单亲妈妈?是做母亲的天性与爱,还是文化、财力、家庭环境,对孩子来说更为重要?这不仅是May Ling的困境,也是Izzy, Pearl这些孩子们的,乃至Mia, Elana这一辈人的。毫无疑问的是,国家无法对此进行系统性的干预,以一个民族、种族、部落无法妥善抚养孩子为由,剥夺一批父母抚养自己孩子的权利。这在无数人类历史上的种族剥离改造的惨案中都得以印证。然而,在个案中,政府对父母抚养权干预的边界,确是难以划定的。世界上有很多坏的亲生父母(比如汤案这样的),也有模范的父母,然而大多数父母,也许偶尔是会犯些小错,或者能力有限,并不能比那些期望有孩子的有钱人能给孩子提供更优越的生活。像夜不能寐的法官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无法保证在像May Ling这样的个案中做出完美的抉择,也往往会像Izzy或Pearl那样,期待着“别人家的孩子”那样的生活。因此,作者在亲情角度提出的难题,谁也无法回答。

文中Mrs Richardson的塑造才是我所关注的重点。这位作者笔下的大反派,简直就是钱理群先生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她所谓对规则的坚持,看似是自律,无非是因为这些规则能够对她自己有利,能保住自己所骄傲的社会地位、背景、影响力。她所放弃的那些不确定,也是为了保证自己的生活安稳、高枕无忧。至于她有没有想过除了利己之外的其他道德价值观,大约是没有多少的,至少对于非同类人,是没有的。从她可以为了报Mia告诉Bebe女儿下落之仇,她毫无负罪感的欺骗Mia年迈的父母,揭开他们多年前丧子之痛的伤疤,只为了刺探Mia背后的秘密。为了查询Bebe莫须有的怀孕堕胎史,她更是视病人隐私权和医生的保密义务为无物,已经不仅仅是违反道德,而是违法。作为一名职业高尚的记者,手执生花妙笔,掌握本地的人脉无数,平时只写些四平八稳歌功颂德的报道,而犀利全都用在刺探他人私隐而报自己私人恩怨之上,她所维护的只是自己,以及与自己可为同类的Linda这类人,而丝毫不介意践踏与伤害陌生人的人生。她的自私功利,在她的子女身上也略有体现,Trip玩弄女孩子而毫无愧疚,Lexie利用Pearl的文章申请大学而毫无负罪感,Moody在未能得到Pearl之爱而告密于自己母亲而丝毫不考虑后果,他们身上,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影子。不知他们得知Mia母女被自己母亲轰走这件事以后,心里会不会有一丝触动,对自己有一丝反省,至少从故事的开头与结尾,并没有看出来。

作者将这个中产家庭塑造成如此脸谱化的利己主义者,自然是为了将其与Mia做对比。与之相比,Mia对孩子们敞开心扉平等交往,对艺术的追求,对自由的珍视,在作者的笔下显得过于神圣和完美,而其最终留下的纪念照片和与Pearl的对话,也显得相当突兀。在此,我并不想对作者如此偏激和脸谱化的人物塑造予以臧否,毕竟生活中如此极品的利己者和如此完美的圣母都是很少见的,芸芸众生,大多会有一些自私,也有一些良知与同理心,比如为Mark和Linda辩护的Mr Richardson也会禁不住思考白人夫妇的收养是否会让亚裔小女孩产生自我认同上的困惑,整个地区也对小女孩的去留产生了激烈辩论。然而,白人中产阶级以上的精英阶层与少数族裔、既得利益所有者和普通人之间的鸿沟的确存在,在美国如此,在世界范围内也如此。阶层间、族裔间,存在这看不见的条条框框,维护着这个社会森严的阶层与纪律,让处于高处的人漠视低处的人。如此巨大的鸿沟面前,自私会被放大,对对方的居高临下、漠视乃至掠夺都会发生。如Mrs Richardson租给Mia房子以及雇她帮工都如同施舍,而看见Mia对自己的生活造成了影响后的怒不可遏,正是因为她自认可以俯视Mia这类人,可后者不卑不亢的态度和特立独行的行事方式撼动了Mrs Richardson赖以保护自己利益的那些条条框框,捅破了不同阶层之间那看不见的墙,让一些人心头燃起了小火苗,让一些人看到了更多的可能。 在这个意义上,Mia, Izzy乃至Bebe所做的打破规则的事,也许横冲直撞,却令人深省。而作者自己作为一名少数族裔,能将这一现象融合于主妇肥皂剧的剧情中予以展现,也算是可取之处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Little Fires Everywhere的更多书评

推荐Little Fires Everywher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