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 青蛇 8.4分

爱情最美好的模样止于最初

长安月
2018-02-04 15:22:14
在图书馆看完李碧华的《青蛇》,窗外大雨如注。让人想起书里的,缠绵的,哀凉的,断桥泠雨。她的笔尖生冷刻薄,用一番无谓的调子去讲情事,落之笔下,是白素贞的绵绵深情,小青的懵懂魅惑,许仙的软弱虚伪,抑或法海的坚定心狠,种种痴嗔,她写传说,写尽古意,骨子里的还是世相,古往今来痴情怨女大多逃不开这种种痴缠。

爱情是毒药。

它哄得素贞抛弃千年道行只为与那糖藕粉般的男人厮守,那男人黏黏糊糊,心性懦弱不堪,揭开那层美少年的皮,只是个爱慕荣华、被美色所惑的软骨头罢了,最常见的俗世男人。素贞用许仙暖了自己的血,暖了寂静一千年的心,可是这爱情,也不过就像饮了一碗西湖的糖藕粉,初初香甜凉润,花前月下,耳鬓厮磨,久了嫌腻,一方瞥见了柔情万种下的妖身,一方撞见偷腥越轨的不安分,最后囫囵吞下,甜转为咸涩,直至淡淡无味。然女子一旦为所爱献出所有,亦无路可退,只得拿出女子天生就懂的方法挽留男人,逼退情敌,刚柔并济,用似水柔情困住男人,须知婚姻和孩子是困不住男人的,他陪着你,或许他心甘情愿,或许只是贪恋安逸,横竖在婚姻里力挽狂澜的女子,早就输了。

我是心疼素贞的,无论是神话里的她,李碧华笔下的她,文人墨





...
显示全文
在图书馆看完李碧华的《青蛇》,窗外大雨如注。让人想起书里的,缠绵的,哀凉的,断桥泠雨。她的笔尖生冷刻薄,用一番无谓的调子去讲情事,落之笔下,是白素贞的绵绵深情,小青的懵懂魅惑,许仙的软弱虚伪,抑或法海的坚定心狠,种种痴嗔,她写传说,写尽古意,骨子里的还是世相,古往今来痴情怨女大多逃不开这种种痴缠。

爱情是毒药。

它哄得素贞抛弃千年道行只为与那糖藕粉般的男人厮守,那男人黏黏糊糊,心性懦弱不堪,揭开那层美少年的皮,只是个爱慕荣华、被美色所惑的软骨头罢了,最常见的俗世男人。素贞用许仙暖了自己的血,暖了寂静一千年的心,可是这爱情,也不过就像饮了一碗西湖的糖藕粉,初初香甜凉润,花前月下,耳鬓厮磨,久了嫌腻,一方瞥见了柔情万种下的妖身,一方撞见偷腥越轨的不安分,最后囫囵吞下,甜转为咸涩,直至淡淡无味。然女子一旦为所爱献出所有,亦无路可退,只得拿出女子天生就懂的方法挽留男人,逼退情敌,刚柔并济,用似水柔情困住男人,须知婚姻和孩子是困不住男人的,他陪着你,或许他心甘情愿,或许只是贪恋安逸,横竖在婚姻里力挽狂澜的女子,早就输了。

我是心疼素贞的,无论是神话里的她,李碧华笔下的她,文人墨客口中的她。

她聪明大胆,心性强,小青可以慵懒于西湖底千百年,她不行,她非要看看人间的男女什么样子,她要圆满的爱情,要把世间最好的都给她夫婿,她济世救民,赚来好名声给他。何必,越聪慧的女子,越是会在感情里受伤,她们永远不会承认,一个女人是无法完全掌控一个男人的,更何况,她的隐瞒,她的急切,她夸张的付出,打动不了男人的。她只有她的美,而这原本空灵妖娆的美沾了烟火气,似乎不那么动人了,像小青说的那样,姊姊会流汗了,姊姊更像人间的女人了。她再也不是巧笑倩兮玩弄人心的女郎了,她是贤惠勤劳的妻,是他尊重敬爱的人。

小青,小青像最初的白素贞,天真,烂漫,有着男人无法抵挡的野性。小青是书里最可爱的人,她爱姊姊,帮她牵线,陪她生活,抢男人也是为了和姊姊一同回西湖过寂静日子;她爱许仙,这个夺了她姊姊芳心的男人,这个美如画的少年郎,怎生不让她好奇?她爱法海,爱这个意志如山的冷酷和尚,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去征服他。小青就是妖精该有的样子,有情,无心。她从未入世,或未入世而已出世。只有在白蛇身边,小青才有自己的生命,才狡黠,美丽。她从来不是故事的主角,在李碧华的笔下,她才稍稍舒展魅力,这魅力,却也是随着白素贞绽放的。失去姊姊的小青太寂寞了,孤山梅花开开谢谢,西湖断桥人来人往,千年过去,她是再也不愿体会人间悲欢的了,她甘心寂寞,写着人间的故事,身边只有风华绝代的苏小小的墓冢陪着她。

许仙与法海呢?俗世的男人罢了,一个软弱些,一个强硬些。所有版本的白蛇传里,他们从不是故事的关键。

所以,这个故事最美的地方,是:西湖旁,断桥边,八十四骨,紫竹柄伞,妙龄女子,翩翩少年,眉眼生情。

这是爱情最开始的时候,亦是它的高潮。往后的试探,挽留,疑惑,愤怒,牺牲,那是爱情的遗灰,掸不尽,抹不净。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蛇的更多书评

推荐青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