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千里流亡》的叙事特征

归寻
2018-02-04 看过
《七千里流亡》的叙事特征
周桂勋
《七千里流亡》是刘可牧先生对于自己中学时代所经历的抗日战争的回忆与叙述,可以说这是一段自传史。又因为其所映射了一段上世纪民国的风土人情、时代风景,所以具有细致地了解那一段历史的史料价值。在抗日战争的宏大历史背景下,作为个体的中学生刘可牧,成为为数不多的自山东一路向西,奔波流亡至我国西北的甘肃。由于刘可牧先生后来在我的母校山东师大工作,常与老师和学生打交道,这磨练出了一个人的叙述能力,因此,刘可牧先生的故事叙述非常流畅。加之,后期刘可牧先生之子刘庚子先生找了故事中至今尚存的一些人物对文本进行仔细的核实与校对,这就使得文章更具可读性。
在我看来,作者将那段已经逝去的历史向我们娓娓道来,读这本书的时候,就如同一位阅尽沧桑的老者讲述一段一段我们未曾经历的故事。这些故事看似遥远,我们未曾体验和经历过;又如此真切,岁月逝去了,但城还是那些城,街有时候还是那条街。
其实,《七千里流亡》这本书让我感触最深的,也让我最感动的是刘可牧先生在故事叙述中有意无意流露出的那种家国情怀的忧患意识。这或许是因为那代读书人接受的国文教育在他们身上的自然反映,但这种心态似乎在我们这代人身上近乎绝迹了。我们更多地关心的是我们自身的利益、前途、职称等等。
另外,我们读的历史,或者接受的历史教育往往是宏大叙事的,比如说某年某月发生了哪一场战争,哪一场战争具有决定性意义等等。这样的历史,是坐标式的,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个的节点,其中的人物也往往是王侯将相或历史名人,我们看不到普通人的身影。或许,在这样的宏大叙事中,普通人只是一些背景或符号,是几千万人之一,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或许,普通人在这样的宏大历史中根本不重要。可是,在今天,我们不但关注宏大历史,我们还关注一个一个具有鲜活生命、真情实感的个体的命运沉浮和真情体验。或者说,如果将我放入那个人的背景中,我会有怎样的选择与感受。
在后现代主义来临时,人们关注的兴趣也逐渐从历史的车轮转向了路边的小草。这些路边的小草就是普通人的命运。刘可牧先生的这本《七千里流亡》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读这本书可以得知,那个时代从刘先生读书的那所中学能够自愿一路向西颠破流离的人并不多,而经历过这些又能够用文字记录下来的人就更少了。对于叙述那段教育和流亡史来说,这本书如果不是绝无仅有,也是世所罕见。
《七千里流亡》这本书是在作者刘可牧先生过世后,由其子刘庚子先生整理,并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的,算是一本遗作。这本书,不是虚构的故事,而是真实的经历。我一直觉得,这类书适合具有细腻情感的人,或者具有真性情的人读。读这种书,可以让我们面对真实的自我,在接近情感和精神维度的地方以另一种方式面对往昔的历史,碰触一段不被人察觉的历史和人情的细节。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七千里流亡的更多书评

推荐七千里流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