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

莨菪
2018-02-04 01:18:45

“如果你要求,我会的。”他终于说,眼睛直看着我。垂下目光,时至今日,我发现自己很难直视像哈桑这样的人,这种说出的每个字都当真的人。

哈桑抱我以微笑,不过他并非是强颜欢笑。“我知道。”他说。这就是那些一诺千金的人的作风,以为别人也和他们一样,

——所以,这样的人是单纯还是傻,从心底里当真的人可能比较幸福,一边当真一边又怀疑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他来敲我的门。

“谁?”

“我要去烘焙房买馕饼,”他在门外说,“我来..问问要不要一起去。”

“我觉得我只想看书,”我说,用手揉揉太阳穴。后来,每次哈桑在我身边,我就头痛。

“今天阳光很好。”他说。

“我知道。”

“也许出去走走会很好玩。”

“你去吧。”

“我希望你也去。”他说。停了一会儿,不知道什么东西又在撞门,也许是他的额头。

“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阿米尔少爷。我希望你告诉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不再一起玩儿了。”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哈桑,你走开。”

“你可以告诉我,我会改的。”

我将头埋在双腿间,用膝盖挤着太阳穴。“我会告诉你我希望你别做什么。”我说,双眼紧紧闭上

...
显示全文

“如果你要求,我会的。”他终于说,眼睛直看着我。垂下目光,时至今日,我发现自己很难直视像哈桑这样的人,这种说出的每个字都当真的人。

哈桑抱我以微笑,不过他并非是强颜欢笑。“我知道。”他说。这就是那些一诺千金的人的作风,以为别人也和他们一样,

——所以,这样的人是单纯还是傻,从心底里当真的人可能比较幸福,一边当真一边又怀疑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他来敲我的门。

“谁?”

“我要去烘焙房买馕饼,”他在门外说,“我来..问问要不要一起去。”

“我觉得我只想看书,”我说,用手揉揉太阳穴。后来,每次哈桑在我身边,我就头痛。

“今天阳光很好。”他说。

“我知道。”

“也许出去走走会很好玩。”

“你去吧。”

“我希望你也去。”他说。停了一会儿,不知道什么东西又在撞门,也许是他的额头。

“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阿米尔少爷。我希望你告诉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不再一起玩儿了。”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哈桑,你走开。”

“你可以告诉我,我会改的。”

我将头埋在双腿间,用膝盖挤着太阳穴。“我会告诉你我希望你别做什么。”我说,双眼紧紧闭上。

“你说吧。”

“我要你别再骚扰我,我要你走开。”我不耐烦地说。我希望他会报复我,破门而入,讲我臭骂一顿——这样事情会变得容易一些,变得好一些。但他没有那样做,隔了几分钟,我打开门,他已经不在了。我倒在自己的床上,将头埋在枕头里,眼泪直流。

——哈桑,你并没有错,但是你们真的不能再一起玩儿了,至少那段时间是那样,因为,他有他心里过不去的坎儿,无法逾越,无法原谅。

无论怎样,事情变得清楚起来:我们有一个必须离开。——对啊,所以,阴差阳错,我们绝了交。

但我认为,我不在乎别人的过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我自己也有过去。我全都知道,但追悔莫及。——已经成为过去,尽管遗憾,但也无可奈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追风筝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风筝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