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缩写都没写出味道来

观戏者
2018-02-04 00:07:15

水浒原文里面,潘金莲调戏武松,是半藏半露的,

“那妇人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武松肩胛上只一捏,说道:“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冷?”武松已自有六七分不快意,也不应他。那妇人见他不应,劈手便来夺火箸,口里道:“叔叔不会簇火,我与叔叔拨火;只要似火盆常热便好。”武松有八九分焦躁,只不做声。那妇人欲心似火,不看武松焦躁,便放了火箸,却筛一盏酒来,自呷了一口,剩了大半盏,看着武松道:“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武松劈手夺来,泼在地下,说道:“嫂嫂!休要恁地不识羞耻!””

而柴田炼三郎却写的像爱情动作片,把胸贴武松身上,抓着武松的手,来摸自己的胸。味道全无。写武松十字坡打店也是,把孙二娘的尺度放宽~什么天热露着大腿,不知道这种趣味,有什么意义。

不仅如此,“十分光”这么经典的内容,被柴三这么平平带过,可惜,可惜。

写到十字坡打店,原文说:两个公人道:“这里又没人看见,我们担些利害,且与你除了这枷,快活吃两碗酒。”便与武松揭了封皮,除下枷来,放在桌子底下,都脱了上半截衣裳,搭在一边窗槛上。

而他的缩写版,把“我们担些厉害”这句话给省了,味道

...
显示全文

水浒原文里面,潘金莲调戏武松,是半藏半露的,

“那妇人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武松肩胛上只一捏,说道:“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冷?”武松已自有六七分不快意,也不应他。那妇人见他不应,劈手便来夺火箸,口里道:“叔叔不会簇火,我与叔叔拨火;只要似火盆常热便好。”武松有八九分焦躁,只不做声。那妇人欲心似火,不看武松焦躁,便放了火箸,却筛一盏酒来,自呷了一口,剩了大半盏,看着武松道:“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武松劈手夺来,泼在地下,说道:“嫂嫂!休要恁地不识羞耻!””

而柴田炼三郎却写的像爱情动作片,把胸贴武松身上,抓着武松的手,来摸自己的胸。味道全无。写武松十字坡打店也是,把孙二娘的尺度放宽~什么天热露着大腿,不知道这种趣味,有什么意义。

不仅如此,“十分光”这么经典的内容,被柴三这么平平带过,可惜,可惜。

写到十字坡打店,原文说:两个公人道:“这里又没人看见,我们担些利害,且与你除了这枷,快活吃两碗酒。”便与武松揭了封皮,除下枷来,放在桌子底下,都脱了上半截衣裳,搭在一边窗槛上。

而他的缩写版,把“我们担些厉害”这句话给省了,味道马上就变了。

孙二娘投了蒙汗药,再出来,原文写:那妇人那曾去切肉;只虚转一遭,便出来拍手叫道:“倒也!倒也!”那两个公人只见天旋地转,噤了口,望后扑地便倒。

缩写版去掉了“倒也,倒也”,画面感反倒少了很多。

孙二娘杀人有三戒,和尚,妓女,犯人。原文写杀那个武松的衣钵来源的头陀,是很可惜的。“只可惜了一个头陀,长七八尺,一条大汉,也把来麻坏了!小人归得迟了些个,已把他卸下四足。如今只留得一个箍头的铁界尺,一领皂直裰,一张度牒在此。别的不打紧,有两件物最难得:一件是一百单八颗人顶骨做成的数珠,一件是两把雪花镔铁打成的戒刀。想这头陀也自杀人不少,直到如今,那刀要便半夜里啸响。小人只恨道不曾救得这个人,心里常常忆念他。”

而改写版,说用人顶骨做佛珠,直接断定他是个坏人。把他杀了。这个倒无妨,我觉得改的倒也合理。

到了孟州,打武松杀威棒。原文是三番,只见管营道:“新到囚徒武松,你路上途中曾害甚病来?”武松道:“我于路不曾害!酒也吃得!肉也吃得!饭也吃得!路也走得!”管营道:“这厮是途中得病到这里,我看他面皮才好,且寄下他这顿杀威棒。”两边行杖的军汉低低对武松道:“你快说病。这是相公将就你,你快只推曾害便了。”武松道:“不曾害!不曾害!打了倒乾净!我不要留这一顿‘寄库棒’!寄下倒是钩肠债,几时得了!”两边看的人都笑。管营也笑道:“想你这汉子多管害热病了,不曾得汗,故出狂言。不要听他,且把去禁在单身房里。”

而缩写版,取一三两番,味道立减。

武松到了快活林,到了蒋门神的酒店。原著写了一大堆的“白描”,言武松之细致。环顾四周,观察情况。这也是武松的人物特点,和鲁智深的很大不同。但是,缩略版没了这个味道“”

原著写蒋门神灰溜溜地走是“自叫了一辆车”,从侧面写。缩写版就直接给了。无趣。

玉兰许武松,这都给省了?不如把水调歌头省了。🙄武松蒙冤,被抓,说了一句“我不是贼,是武松”,柴田炼三郎改成了,“我是武松,不是贼”,我甚至觉得,这一句都是天壤之别,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武松屈招也没写,合理性也打破了。

写武松血洗鸳鸯楼的时候,居然极力去写武松,怕二张一蒋继续为祸人间,并且给武松杀手底下人寻找合理性。要我看,纯粹的画蛇添足,施耐庵就是想写的不合理啊!而且,作者似乎想把武松血洗鸳鸯楼写的正义凛然,连杀完人把壶踩扁,带着,这么好玩的点睛之笔,都给略了。

把武松杀马夫之后的一段删掉了,可惜。就灯影下去腰里解下施恩送来的绵衣,将出来,脱了身上旧衣裳,把那两件新衣穿了,拴缚得紧辏,把腰刀和鞘跨在腰里,却把后槽一床单被包了散碎银两入在缠袋里,却把来挂在门边,却将一扇门立在墙边,先去吹灭了灯火,却闪将出来,拿了朴刀,从门上一步步爬上墙来。这就是武松的性格,做派,做什么事,犯什么案之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先看明白了。并不鲁莽。

但是也有点有趣的地方,比如潘金莲第二天去王婆家做衣服,拿着武大郎给的一吊钱。柴三说,王婆把钱收下,但是饭早就被西门庆送来了。😂😂😂这个比原著丰富一丢丢。

还有丰富原著的地方,比如,柴田的书里,西门庆把武大郎踹躺下之后,又给放到潘金莲和西门庆搞过的那张床上路~黑色幽默~

再比如对原著做的注解,比如乔郓哥为什么找武大郎提“麦稃”,武大郎就急了,原来雌鸭子是淫鸟,故而老婆偷人,管丈夫叫鸭子。

写武松蒙冤入狱,被诬陷偷盗之时。知府的想法被丰富了。也很好。原文只是“知府方才知道张都监接受了蒋门神若干银子,通同张团练,设计排陷武松”,但是柴田炼三郎写的是,知府也收受贿赂,是个贪心的人,但是一合计,自己拿小钱,办了杀人枉法之事,人家拿大头,却坐享其成,一气之下,没杀武松。好玩,合理。

写武松血溅鸳鸯楼的时候,和原著不一样,第一次是把蒋门神给劈成两半了,然后居然又安排蒋门神晃晃荡荡站起来了“像地狱的恶鬼一般”,武松还评价了一句“你倒是精力过人”。这个脑洞太好玩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水浒英雄传·疾风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