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回路 愉悦回路 7.6分

舌尖上的原始部落

Maner
2018-02-03 23:35:50

其实是原始本能

本文是对《愉悦回路》中“舌尖上的快乐”的阶段性总结,之所以选择“原始部落”而非“快乐”或是生涩的“下丘脑内侧基底部”之类的做题目,是想用最原始的人类本能聊聊吃。

在丹尼尔·戈尔曼《情商:为什么情商比智商更重要》中写到这样一段话:

在最近的1万年中,尽管人类文明迅速发展,人口从500万膨胀到50亿,但这期间在人类情绪生物机制上却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并例举了大量例子说明现代人类的很多表现其实是来源于原始时期,诸如:

人在生气的时候,血液会流到手部,以方便抓起武器或攻击敌人,同时心率加快,肾上腺素激增,为强有力的行动提供充沛的能量驱动。

人在恐惧的时候,血液会流到大块的骨骼肌,比如双腿,以方便逃跑,而且面部会由于血液的流失而发白(因此会有血“变凉”的感觉)。与此同时,也许是因为需要考虑是否应该躲藏,身体有那么一瞬间会呆住不动。

人在厌恶的时候,面部表情在全世界几乎都是一样的,而且传递的是同样的信息:吃到或者闻到让人很难受的东西,或者类似这样的经历。厌恶的面部表情——上唇撇向一边,鼻头微微皱起,达尔文认为这是人类的一种本能反应,为了不吸入有害气体而屏住呼吸或者吐出有毒的食物。

对于吃,我们就更有理由从人类的原始本能去分析。

在原始社会,人们每天的涉猎需要消耗大量能量,体重或食欲太少,人类在饥荒中会面临危险,同时如果体重或食欲太多又会影响行动力,我们的大脑需要让我们在体重和食欲上维持最佳水平。当时的食物比较匮乏,人类也不需要阅读《 我们为什么会发胖? 》去用“多动多吃、少动少吃”之类的原理控制饮食。

为什么会是这样,让我们看看当时人类的饮食。

当时演义

当时食物匮乏,食物得抢,大家遇到能吃的就赶紧吃了,没法等到水果成熟做成甜品。想吃到甜的,当然也可以从当时生猛的蜜蜂那里得到蜂蜜,当然可以想象代价也很高。肉类更是奢侈品,需要弱肉强食的方式才能得到,当时所有长腿的都在为了生命而奔跑,即使打到了猎也主要是精瘦肉,很少有饱含水分又有油脂的食物让人快速下肚。人类的饮食主要以蔬菜为主,脂肪很少,糖分很少。人类的饮食范围受所在地域限定,内陆生活的人甚至没有吃过咸食。人类一碰到含脂肪、糖分的高热量食物,就会拼命填饱肚子,积累脂肪以便撑过饥荒。

现如今

当时人类祖先的饮食习惯导致今天的我们天生就喜欢某种口味的食物,最显著的就是甜、咸、脂肪。我们不再需要每天为了生命而奔跑,但我们仍然热衷于高热量的食物。如今的食物已经不再那么简单,为了能更好地出售,人们尽一切方法通过色、香、味让食物更诱人,同时让食物更软、更方便吃。如果不加以认知,我们大脑的可以说时时刻刻在中圈套。

压力与吃

再说说压力与吃。在当时,当有外来动物入侵时,食物竞争更激烈,会给人们带来压力,此时人们会增加高热量食物的摄入量以备没有食物。现如今也是一样的,虽然不涉及到抢夺食物,但人们面适当压力时,会吃和更多,甚至有时会暴饮暴食。注意,这里说的还是适当压力,我们一方面接受,一方面更理智地对待吃。如果我们面临诸如失去挚爱等程度巨大的事时又会怎样呢?我们会减少饭量,甚至什么都不想吃。这也很好解释。在原始社会,人们为了生存得更好是要四处探索的,但当人们面临诸如猛兽围攻、丧失伙伴等涉及生命危险的情景时,人们会停下手中的事赶紧往部落跑,当然也就顾不上吃了。所以现如今,也许管住嘴更好的方式是减压。

PS:本文是我结合以往的学习再加上一些个人想象演义得出的,目的是让书本更生动。如有严重误导,欢迎大家指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愉悦回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愉悦回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