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8.1分

那天,成都有雾

DearFei
2018-02-03 22:34:29

刘峰是好人,纯粹的好人。这年头说谁是好人,跟骂人一样。刘峰就是一个好人。一个谁也不需要,谁也不尊重,谁都可以踹一脚因为他绝对不会反击的人。这种人就叫好人。尤其是女人作为情人的那部分,对“好人”是瞎着眼的。没有任何一个年轻姣好的女子,会在最狂傲的年纪心服口服地爱上平凡。因为天下女人在心底里,都是不信平凡的。随着年岁的增长,这份狂傲会压抑,但永远不会消失。于是,这个最好的好人,就被一群女兵最终折磨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唯有小嫚是女人中的例外。她是这群女兵中唯一一个真正识得刘峰善良的人。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那个烟消云散的酷热夏天,刘峰来到小嫚身边,伸出双臂说,来,我们走一遍。手触摸到她腰上,两只结实有力的手,虎口恰恰好地卡住她纤细的腰肢。除了爸爸,谁也没有那样抱过小嫚。小嫚多么欠抱,她心里知道。可是除了爸爸,谁也不要抱她。从第一次的抱,到这一次,一个女孩长成了女人。他的力量让她第一次为自己的轻盈骄傲。他把她放肩上,她从镜子里看到他们的和谐,那样的和谐就是信赖,就是亲昵。她把腿抬得那么高,那么漂亮,就像他扛的不是个女孩儿,是只燕子,一只展翅的鹤。从排

...
显示全文

刘峰是好人,纯粹的好人。这年头说谁是好人,跟骂人一样。刘峰就是一个好人。一个谁也不需要,谁也不尊重,谁都可以踹一脚因为他绝对不会反击的人。这种人就叫好人。尤其是女人作为情人的那部分,对“好人”是瞎着眼的。没有任何一个年轻姣好的女子,会在最狂傲的年纪心服口服地爱上平凡。因为天下女人在心底里,都是不信平凡的。随着年岁的增长,这份狂傲会压抑,但永远不会消失。于是,这个最好的好人,就被一群女兵最终折磨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唯有小嫚是女人中的例外。她是这群女兵中唯一一个真正识得刘峰善良的人。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那个烟消云散的酷热夏天,刘峰来到小嫚身边,伸出双臂说,来,我们走一遍。手触摸到她腰上,两只结实有力的手,虎口恰恰好地卡住她纤细的腰肢。除了爸爸,谁也没有那样抱过小嫚。小嫚多么欠抱,她心里知道。可是除了爸爸,谁也不要抱她。从第一次的抱,到这一次,一个女孩长成了女人。他的力量让她第一次为自己的轻盈骄傲。他把她放肩上,她从镜子里看到他们的和谐,那样的和谐就是信赖,就是亲昵。她把腿抬得那么高,那么漂亮,就像他扛的不是个女孩儿,是只燕子,一只展翅的鹤。从排练厅他抱起她那一刻,不,从他的两只手掌合拢在她腰上的一刻,不不,更早,从他走出所有厌恶小嫚的人群中走出,来到小嫚跟前,对杨老师说,我跟朱克换位置。对,就那一刻,她开始依恋。小嫚就那样,为我们一百多个消费了刘峰善意欠着刘峰情分的人还情,尤其替林丁丁还情。

可一个人一生,能碰到心和身都去死爱的人,真的是太难了。刘峰的心或许最终有一些爱小嫚的,疼她,怜惜她,但身体不爱她,正如他的身体爱小惠,心却不爱。刘峰的爱,停在了二十岁,碰到二十岁的林丁丁。天下可爱女人多了,可爱的女人还得会唱歌,刘峰爱的是会唱歌的可爱女人。唱歌的女人也多了去,她们还必须像丁丁那样,圆圆的脑袋,细细的脖子,走路微张着两只小手,以防摔倒随时撑扶似的。这都有了,她还必须常常“胃气痛”,抱怨得跟个孩子一模一样:“喏,这只胃胀得像只球!”

但是也许所有让刘峰死爱的,都是假象的林丁丁。因为即使到生命的最后,刘峰仍旧不愿意再看一眼他死爱过的丁丁,因为他不要看见一个多了许多肉,少了许多头发的林丁丁。因为他当年那么爱那个小林,他不愿意她变,不愿意她老,不愿意她不好看;他不看她,是为了自己好,也是为了小林好。不看,那个年轻的林丁丁,好看的林丁丁,就永生了;至少永远活在一个人的心里,梦里。他的淡泊和幽远,他那静静的微笑,是来自一种全盘的接受,接受了一切,也包括接受了不久即临的死亡。一场战争抹杀了多少生命?都没能抹除他心里的林丁丁。

小嫚终究没有跟刘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男女朋友。因为刘峰是好人,一生不肯欺负任何人。还因为那个会爱的刘峰,在林丁丁喊救命的时候,就死了。会爱的刘峰,只在他想起他的小林,梦见他的小林的时候才复活一下。没有人能救活那个会爱的刘峰,小嫚知道,包括她,也救不活那个会爱的,会为女人肌肤发痴发迷的刘峰。

刘峰,死了。早就死了。小嫚记起了刘峰最鲜活的时候,那是小嫚第一次见到刘峰,他骑着自行车从冬青甬道那头过来,一直骑到红楼下面。那是一九七三年的四月七号,成都有雾——她记得。

那天,成都有雾。那天,正当芳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书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