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被不专业的翻译毁掉的好书

瑞鹤
2018-02-03 19:50:46

虽然我给这书打了三颗星,但我得承认这是本好书,光从内容上看是值四颗星的,扣分的原因在于这么一本宏观讲述战争的书,没有地图和一些配套的历史照片,饶是我这么个对相关领域不那么陌生的读者有时候看起来都非常的吃力,那么可以想见此书对于那些相关知识了解更少的人就更不友好了——我不知道这是作者的意图还是编者的意图。

但这本书的内容和选材还是不错的。关于太平洋战争,相关的出版物汗牛充栋,无论站在美方立场上,日方立场上,都有许多的资料可供查阅,这些资料大到罗斯福总统的战争政策,小到一个士兵在某场战争中的经历,20世纪的许多新技术使得这些资料的记录和保存成为可能,关于太平洋战争的很多事实也被来来回回讨论了无数遍,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从一个新的视角写这场战争的确是蛮难的。

不过此书——作为一本通俗介绍的入门读物——视角选取的还是非常好的。利德尔哈特说过一句话(记不清是不是他原创的了),战争太过于严肃,以至于不能完全委任于军人。决定战争后果的因素非常多,除了战略,战术,技术,资源这些稍微明显的东西,不同国家的政体,战争的诉求,外交同盟之间利益的冲突和妥协,国内政权的稳固,经济因素,等等等等,这些都

...
显示全文

虽然我给这书打了三颗星,但我得承认这是本好书,光从内容上看是值四颗星的,扣分的原因在于这么一本宏观讲述战争的书,没有地图和一些配套的历史照片,饶是我这么个对相关领域不那么陌生的读者有时候看起来都非常的吃力,那么可以想见此书对于那些相关知识了解更少的人就更不友好了——我不知道这是作者的意图还是编者的意图。

但这本书的内容和选材还是不错的。关于太平洋战争,相关的出版物汗牛充栋,无论站在美方立场上,日方立场上,都有许多的资料可供查阅,这些资料大到罗斯福总统的战争政策,小到一个士兵在某场战争中的经历,20世纪的许多新技术使得这些资料的记录和保存成为可能,关于太平洋战争的很多事实也被来来回回讨论了无数遍,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从一个新的视角写这场战争的确是蛮难的。

不过此书——作为一本通俗介绍的入门读物——视角选取的还是非常好的。利德尔哈特说过一句话(记不清是不是他原创的了),战争太过于严肃,以至于不能完全委任于军人。决定战争后果的因素非常多,除了战略,战术,技术,资源这些稍微明显的东西,不同国家的政体,战争的诉求,外交同盟之间利益的冲突和妥协,国内政权的稳固,经济因素,等等等等,这些都是评述战争时需要考虑的因素。这本书对于这些因素都进行了广泛的讨论,显示出了作者对于“战争”这么个话题严肃和负责任的态度,非常好。

更难能可贵的是,本书还对一些社会学领域的话题进行了广泛的讨论。比如双方在宣传时都会使用的种族主义话语(一边是杀掉黄皮猴子,一边是大东亚共荣圈),比如日本军方在做决策时习惯使用的“一切最优化”假设的历史由来,英美同盟根本冲突的原因,对使用原子弹的正当性进行的辩论(作者陈述了各方观点,但没有明显的进行价值判断),等等。在进行这些讨论时,作者很能做到“只陈述事实不妄加评论”,这样的讨论才有意义。

另外,书中罗列的任何数据和话语都是有注明参考文献的。这些参考文献以英文方式给出,有些来自于参战的军人回忆录,有些是后世历史学家的著述。这些参考文献中,笔者有幸看过几本,表示在我接触的范围内,作者的引用是毫无指摘的。

好了,这本书的好处说完了,下面说说它给我带来的恶感,或者说我最终把它打分为三颗星的原因,如题目所云,我觉得这大概是一本被翻译毁掉的好书。译者的资料显示,这是中国政法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博士,没有什么军事和历史的研究偏向,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一些错误的翻译可以理解,然而不幸,本书中这种错误的翻译,无论是从离谱的程度还是从绝对数量上,都远远超出了我能够忍受的阈值,虽然本书内容不错,但阅读的体验极差,我相信这并不是作者的本意,嗯。

先说说大的问题,首先在于历史常识的缺乏。太平洋战争对阵的两个主角,美国和日本,在二战时期其实都没有自己的空军部队。日本的飞机归海军航空队和陆军航空队管,而美国的飞机分属海军航空兵,陆军航空兵和海军陆战队。事实上美国空军直到1947年才单独成为一个兵种,而日本战败后更是连军队都没有,遑论空军(现在日本的空中武装力量名称叫“航空自卫队”)。然而,很不幸,本书通篇都在出现“日本空军”,“美国空军”,“空军基地”之类的字眼,读起来会让人有别扭的穿越感——其实在不确定飞机到底是海军还是陆军的情况下,标准的翻译是这样的,“日本航空力量”,“美国航空力量”,“航空基地”。不知道译者为什么在这里会犯这么个如此低级且持续不断的错误。

其次,有些约定俗成的翻译在本书中没有看到,反而是一些奇怪的翻译名称。比如瓜达卡纳尔岛战役中双方争夺的焦点亨德森机场(Henderson Airfield),这是个约定俗成的译名,然则本书非要把它翻译成“韩德森机场”,读起来感觉非常古怪(P88页)。再比如攻占马绍尔群岛和吉尔伯特群岛的登陆作战代号是“电流”(Galvanic),然而书中却把这个作战的代号翻译成了“伽伐尼”(P111页),这样和约定俗成翻译明显相悖的译文让人不忍卒读。

除此之外,还有非常多明显,且严重影响阅读感受的错误(是作者的锅还是翻译的锅我并不知情),按照章节列举如下。

第四章,“日本捷报频传,1941年12月至1942年春”,第57页:夏威夷时间12月7日清晨,日本派遣了由6艘航空母舰......组成的特攻部队,抵达瓦胡岛附近。这句话里,特攻部队的用法是不对的。在没有特别说明的时候,“特攻部队”指代的是二战末期日本的自杀战术,这六艘航空母舰又不是去自杀,为什么叫“特攻部队”呢?估计原文是Task Force,如果不好翻译,直接写成舰队,或者攻击部队都成,但就是不能说是“特攻部队”。

还是第四章,第73页,讲中途岛海战,“海军少将法兰克. 弗莱彻坐镇企业号航空母舰,并在海上对其享有完全的控制权”。事实上,中途岛海战时弗莱彻的旗舰是航空母舰约克城号,他带着以这艘航母为核心的第17特遣舰队作战,并不指挥企业号航母。

第五章,“同盟国扭转局势,1942年6月至1943年1月”,第87页,讲述萨沃岛海战。“虽然日本的大部分船舰和飞机没有装备雷达,但日本飞行员善于利用一切可替代物——如望远镜——来锁定目标”。这里,萨沃岛海战是一次水面舰艇之间的较量,且发生在夜间,所以不明白这里出现“日本飞行员的望远镜”是何用意,要是提到重巡鸟海上的猫眼瞭望员还好些。

第90页,讲瓜达卡纳尔岛的拉锯战,“与此同时,日本建立了一条被称作东京快车的补给线,战舰和运输船向驻防部队稳定地提供增援......”这句话我猜不是作者写出的,东京快车建立的背景,以及这样的补给是否稳定,百度都能查到的东西。

还是第90页,“(1942年)8月末,在圣克鲁兹战役中,企业号和萨拉托加号航母因空袭严重受创,9月,大黄蜂号被鱼雷击沉”。这句话中的槽点无数,首先,1942年8月末的海战是东所罗门海战,不是什么“圣克鲁兹海战”,其次,这次海战中因为空袭严重受损的航母只有企业号,萨拉托加号受到的损伤来自日本潜艇发射的鱼雷。最后,9月被鱼雷击沉的航空母舰也不是大黄蜂号(CV-8 Hornet),而是黄蜂号(CV-7 Wasp),一字之差是两条航母的差距。顺便提一句,真正的大黄蜂号航母是在1942年10月的圣克鲁兹海战中沉没的,嗯。

第六章,“战争的动态表现,战略和行动”,第109页,“1944年1月,蒙巴顿向美国参谋部提出向日本发起水陆两栖进攻,而美方表示这是在浪费资源,并且会耽搁向日本本土进军的进程。”这句话语焉不详且前后矛盾,综合上下文, 蒙巴顿的提议应该是“向日本占领的新加坡发动水陆两栖进攻”才对。

还是第六章,“战争的动态表现,战略和行动”,第114页,讲1944年6月的马里亚纳海战。“次日清晨,斯普鲁恩斯下令特攻队追击日军。翔鹤号,大凤号和飞鹰号被击沉,但其他舰艇逃走了,而美军飞行员也没有足够的燃料进行追击。”撇开“特攻队”的误用不谈,这段论述也有非常严重的史实错误。日本的航空母舰翔鹤号和大凤号是在斯普鲁恩斯下令攻击之前就被埋伏的潜水艇击沉了(那会儿的日本驱逐舰数量严重不足,连保护航母都无法做到),真正被美国飞机击沉的航母,就只有飞鹰号一艘。另外,美国人停止追击根本不是燃料不足,是日本方面的指挥官小泽治三郎带着剩下的军舰逃跑,且天色已暗,再追下去,美国飞机就不要指望安全降落了——事实上最后一批美国飞机返回航母已经是晚上了,是美国航母冒着被潜水艇当靶子的危险开灯引导降落才把这些飞行员救回来。

第七章,“战术和技术”,第128页,讲潜艇战,“指挥官认为,地表级别的攻击(Surface-Level Attack)会让潜艇暴露”。在海战当中出现“地表”这个词我就不想说什么了,何况还是在有附上英文的情况下——事实上,Sea-Level Attack更好的翻译是“水面攻击”。

第八章,“士气和作战动机”,第146页,“日本的军事传统也称,士兵的最大荣耀是战死沙场并被埋葬在东京的靖国神社——日本埋葬战争英雄之地。”此处的“埋葬”用法有误。靖国神社是个祭祀场所,并非墓地。

第十章,“战时经济”,第188页,“飞机制造工业产量没有下降,但是军舰的建造减少了很多。阿苏号,生驹号和笠置号因为缺乏原材料和制造工厂而一直未能建成。最初计划建造成战列舰和巡洋舰的船舶,如云龙号,天城号和葛城号,最终都被建造成了航空母舰。”这句话的槽点很多,首先,战争末期的阿苏号,生驹号和笠置号的确没有建成,但其原因不是“缺乏原材料和制造工厂”,而是这个时候美国人快打进家门口,建造航空母舰已经没有意义了,如果说有什么短缺的,那么最短缺的是熟练工人。其次,云龙,天城,葛城这三艘云龙级航空母舰一开始就是作为航母被设计建造的,并不是什么“一开始被作为战列舰或者巡洋舰,后来变成航母”的。要说被改造的航空母舰,赤城号和信浓号都算,但怎么着都轮不到云龙级这三艘——我估计要么是作者,要么是译者,把这艘“天城号”航空母舰和1920年代的战列巡洋舰“天城号”搞混了(注意战列巡洋舰是一个单独的舰种,不是所谓的“战列舰或者巡洋舰”)。那艘战列巡洋舰天城受到华盛顿海军条约影响终究没有建成,而是被改造为航母,但不幸龙骨于关东大地震中被毁,最终解体了事。

同样是第十章,第195页,讲到武器研发。“格鲁门公司被委托生产XF-7F,第一架模型机于第二年12月起飞”,这里的“模型”用的不知所以,事实上这里的Model被翻译成原型机更合适,而且,“起飞”这词让人无法吐槽,翻译成“试飞”更好。

第十三章,“战争的最后阶段,1944年秋至1945年夏”,第246页。讲到日本的防御计划,“战争的关键位置完全取决于敌军舰队出没的地点。第一个变种计划,即胜利一号(Sho-1),设想战争会在菲律宾发生......”,撇开翻译的生硬不谈,这里的所谓“胜利一号”在历史上早有固定的翻译——捷一号作战计划。不知道为什么翻译者弃之不用。另外,第247页终于出现正经的“神风特攻队”时,有一处的“特攻队”误写成了“特工队”,非常影响阅读体验。

匆匆浏览一遍,以我文盲的水平就已经看出如此之多的纰漏,若是细细究来,想必会更多。很遗憾,一本好书的阅读体验如此之差,希望这种事情以后还是少发生的好,嗯。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0)

查看更多回应(10)

太平洋战争的更多书评

推荐太平洋战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