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裂 大裂 7.6分

生命有裂缝,阳光才能照进来。

爱看除草的芽君
2018-02-02 23:14:24

胡迁《大裂》中所聚焦的青年绝缘光鲜的“青春”想象,他们生活得虚弱且破败,无路可走,无人可爱,与其说他们是被家长送到山化学院,倒不如认为他们是被放逐到了荒原。在这片看不清来路与归程的荒地上,每个人都背着不为人知的痛苦而挣扎着,绝望着,因此无论是老广院对新广院的杀戮,还是新广院对老广院的复仇,升腾的种种血腥,既是青年无处安放的荷尔蒙的发泄,亦是弱者以暴力手段自我确认其强力的极端方式,究其根本,都不过是一群麻木到只能以疼痛确认自我存在的可怜人罢了。但“我”还是期待着,“我”带领着赵乃夫们挖宝藏,这并非出自于对物质的渴望,只不过是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不安中寻找庇护。小说虽是以“我”为主人公,但实际上赵乃夫们均是从“我”身上分裂出来的不同侧面,是“我”对不同向度的人生选择的思索,例如赵乃夫于一截股骨中看到死亡,于是选择以消极对待消极;而“我”坚持不懈地找了黄金,但那又如何,空洞感依旧席卷而来。可以说,作者和主人公一样游离在绝望与希望之间,在绝望时向往希望,在希望时却看到了虚妄,而这种矛盾游移正是“野蛮的生命力”的支撑所在。虽然《大裂》裂缝下看到的是深渊,但“生命有裂缝,阳光才能照进来”,对阳

...
显示全文

胡迁《大裂》中所聚焦的青年绝缘光鲜的“青春”想象,他们生活得虚弱且破败,无路可走,无人可爱,与其说他们是被家长送到山化学院,倒不如认为他们是被放逐到了荒原。在这片看不清来路与归程的荒地上,每个人都背着不为人知的痛苦而挣扎着,绝望着,因此无论是老广院对新广院的杀戮,还是新广院对老广院的复仇,升腾的种种血腥,既是青年无处安放的荷尔蒙的发泄,亦是弱者以暴力手段自我确认其强力的极端方式,究其根本,都不过是一群麻木到只能以疼痛确认自我存在的可怜人罢了。但“我”还是期待着,“我”带领着赵乃夫们挖宝藏,这并非出自于对物质的渴望,只不过是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不安中寻找庇护。小说虽是以“我”为主人公,但实际上赵乃夫们均是从“我”身上分裂出来的不同侧面,是“我”对不同向度的人生选择的思索,例如赵乃夫于一截股骨中看到死亡,于是选择以消极对待消极;而“我”坚持不懈地找了黄金,但那又如何,空洞感依旧席卷而来。可以说,作者和主人公一样游离在绝望与希望之间,在绝望时向往希望,在希望时却看到了虚妄,而这种矛盾游移正是“野蛮的生命力”的支撑所在。虽然《大裂》裂缝下看到的是深渊,但“生命有裂缝,阳光才能照进来”,对阳光的渴求才是胡迁写作的意义。 (很喜欢胡迁这篇《大裂》。昨天重新写了短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裂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