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曾国藩

浅梦
2018-02-02 看过

今日拜读完了唐浩明的《曾国藩》上中下册,读到最后几章康福回来与暮年羸弱的曾国藩了却情分和陈广敷先生对曾国藩的一个遗憾时,心中感慨万千,觉得必须写点什么记录一下。 读着全书,仿佛自己作为曾国藩在这世上活了一番,攻克江陵,封侯拜相,自己也心情澎湃,而在爱妾的棺椁钱抚摸昔日的梳子时,仿佛肝肠寸断。自己也随着他的意气风发到了暮年的往昔的诸多无奈和不争。故事从曾国藩丁忧丧母说起,路上结实了康福,杨国栋,人生若只如初见,你我可以于扁舟之上,明月之下,用传了八辈的棋子,我执黑,你执白,畅谈古今,只恨相见恨晚,不会有今后彼此的身不由己,不会有恩短缘尽,不会有最后一盘却也下不完的残局。 自正三品礼部侍郎出山剿匪以来,起先何其蓬勃,见官场不合意,我尽不与你往来,见匪徒扰乱我心,一律剜目凌迟,尽管叫我曾剃头,我则从不理会。本部堂常见嘴角出入。以“喑呜则山岳崩颓,叱咤则风云变色”为目标,企图打造一个引以为傲的军队。这一讨贼就是二十年,二十年后,你权倾朝野,你封了两江总督,穿蟒袍,披黄马褂,佣精兵二十万,攻克贼都金陵,匪首你也亲自掘墓坟尸,你仿佛得到了你所要的一切,难道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二十年的讨贼生涯仿佛耗尽了毕生的精力,当年那个雄姿英发的少年再也没有了,看上去只有老态龙钟,就像乡间耕作的老人,当年可以刺透别人骨髓的三角眼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寒芒,只剩失神,只存浓涕。你的二十万兵勇虽能征战但却滋生暮气,走私私盐,拉帮结党,聚众敛财,无恶不作。甚至不如他们浇灭的太平军,至少太平军心中还有信仰,还有为国为民的理想。尽管各为其主,但是他们开仓放粮接济穷人,而你们打家劫舍。你的二十万军队另你寝食难安,你怕你功高盖主落得个韩信下场,你生怕咸丰帝和西太后因为你手握兵权而随时让你不得善终,你不得不自剪羽翼,难道这就让你得到了慈禧太后的信任与赏识了吗?你有门人无数,当年在京师拜于你门下的李鸿章李少荃,每日谈论的只有子曰诗云,对你毕恭毕敬,然而,当你剿匪途中几近绝望,准备自吻殉国的时候,你的得意门生却弃你而去,他只能依仗老师上青云,不愿与老师共灭亡。原来一家人和睦兴旺,令无数相邻羡慕崇拜,这几十年间,父亲离世你不曾见到最后一面,未曾尽心守孝尽道,你的几个女儿,要么英年早逝,要么丈夫无能,每日悲伤不已,你的胞弟,侥幸与战火之中活了下来,你却因为谎报军情怕皇上怪罪下来,让六弟归隐山林,与黄卷青灯为伴,与古木山猿为友,了此余生,你的九弟也再金钱面前迷失了自己,再也不是冲锋陷阵,忠心报国的他了,金陵城的金山银山一分不曾上缴国家,最后落得污秽名声。自己也无奈因为处理天津事件像洋人委曲求全而被世人唾弃,晚节不保。你看似功成名就,你看似万人敬仰,你看似得到了那个荷叶塘读书人想要的一切,但是,每到深夜你对着自己这老弱的身体感慨文章为曾有所建树,不得不在虚伪险恶的官场不见终日的时候,无奈做出太多身不由己的决定而不被理解之刻,你又作何感想呢? 如果有也许,如果当年那个荷叶塘的年轻才子专心于文学,会不会后世流传的名籍远不止《曾国藩家书》,而当代学生读先贤诗句时会有若干首是你所做呢?如果十三年前的他见六弟活着回来,没有残忍绝情,将名望事业看得重于一切。你一纸奏章,将温甫未死事实禀明圣上,“满门忠义”的匾取下来又有何妨呢?温甫活着回来,难道就不是忠义吗?当时将温甫留下,他何至于活生生地有家不能归,有妻儿不能团聚,青灯黄卷守古观,客死异乡成野鬼!如果当年你在山穷水尽之时,写好那黄竹纸的“儿已为国尽忠。这八百两银子不是军饷,乃儿之俸银,今由荆七带回,其中四百两为父亲大人养老之用,四百两为纪泽娶亲之资。请父亲大人多多珍重。”之后慷慨赴义,那么你以后也不会犯那么多错误,不会经历那么多悲痛,你在讨贼途中为国尽忠,后人对你只有无尽的称颂,你也得到了名垂千古,万世流芳。如果你攻克金陵之后,没有裁军,而是采用胡林翼,彭玉麟,陈光敷,曾国荃等人的建议自取江山,你会不会真的成了赵匡胤朱元璋,会不会下一代王朝还在汉室手中,又会有聚隆唐宋、国运昌盛的几百年。可惜,历史容不得假设。 但是,也总有很多不容置疑的地方,你那凌厉锋锐的三角眼被后人记住,记住了你的“当文官的不爱财,再平庸亦是良吏;当武官的不怕死,再粗鲁亦是好将”,记住了你的告诫“但自古成大事立大功者,并不靠天赋,靠的是勤实”,记住了你的“世事多因忙里错,好人半从苦中来”,记住了你曾国藩受恩赏加太子太保衔,锡封一等侯爵,世袭罔替,时的面无表情,惊人涵养。记住了你在与洋人交涉时告诫下属“这四个官员绝对不能抵命,宁可冒开仗之大不韪,老夫在这一条上也不会让步。如果洋人硬要坚持,你可告诉他,我九千铭军正在向天津靠拢,李中堂的平回淮军也已奉调来直隶,我即使落得个当年林文忠公充军伊犁的下场,也在所不惜。” 身居正一品却从不舍浪费,每日三省汝身,房间中并无摆设,只有卧榻写字台藤椅罢了,一生简谱,只穿粗衣旧袍,只吃粗茶淡饭,求学时的箱子可以一用数十载,从不接受私人奉承礼物,一生手中经过的银子岂止千百万两,但是不是汝财,分文不动。你本事一个不聪明的人,苦心学习,苦读圣贤之书,报销圣上洪恩,企求名留青史,舒展胸怀,这一切貌似都对,为了国家鞠躬尽瘁,也许到了暮年你发现这可能不完全对,但是,你也已经不在乎了,至少你已经没了遗憾,你的修身克己之道自会被后人传颂,是爱国功臣还是卖国求全,是推动历史加速科技进步,还是为没落的清王朝做无谓的挣扎,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你说呢?曾涤生先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曾国藩(上中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曾国藩(上中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