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生活 渴望生活 9.2分

生活的磨难使他的生活更加绽放

qwerty
2018-02-02 20:03:52
他用泥堵住墙壁上头漏水的地方,用麻布把裂缝和节孔塞上。现在,他住的是和矿工们一样的住房,吃的是和他们一样的事物,睡的是和他们一样的床。他成了他们中间的一个,他有资格给他们宣讲《圣经》了。
       他以前对任何东西都不像对它们这样感到应当保持缄默,也不喜欢自己的作品被外人的眼睛看到。它们从每一细节来看,虽然都是不成熟到了让人泄气的地步,然而从它们所具有的某种质朴自然同时又难以捉摸之处来看,却是神圣的。
       她竟是博里纳日所有矿工的妻子们的概括。
       他又走上了返回博里纳日的一百七十公里的漫长道路,筋疲力尽、极度饥饿并且一文不名,脚上穿的是皮特森那双薄得快要磨穿的鞋。
       难道不应该守护着心中的这团火,保持自己的热情,耐心等待着有人前来取暖的时刻吗?
       那流露在她脸上的宽厚、开朗、和善的神情,正是对生活之美的一种永恒的赞许。
       我将尽力而为,我一点也不轻





...
显示全文
他用泥堵住墙壁上头漏水的地方,用麻布把裂缝和节孔塞上。现在,他住的是和矿工们一样的住房,吃的是和他们一样的事物,睡的是和他们一样的床。他成了他们中间的一个,他有资格给他们宣讲《圣经》了。
       他以前对任何东西都不像对它们这样感到应当保持缄默,也不喜欢自己的作品被外人的眼睛看到。它们从每一细节来看,虽然都是不成熟到了让人泄气的地步,然而从它们所具有的某种质朴自然同时又难以捉摸之处来看,却是神圣的。
       她竟是博里纳日所有矿工的妻子们的概括。
       他又走上了返回博里纳日的一百七十公里的漫长道路,筋疲力尽、极度饥饿并且一文不名,脚上穿的是皮特森那双薄得快要磨穿的鞋。
       难道不应该守护着心中的这团火,保持自己的热情,耐心等待着有人前来取暖的时刻吗?
       那流露在她脸上的宽厚、开朗、和善的神情,正是对生活之美的一种永恒的赞许。
       我将尽力而为,我一点也不轻视‘平庸’这个词儿中所包含的朴素的意义。如果有人轻视平庸的东西,那他肯定不会比平庸更高明。
       描绘生活中的人物和风景,不仅需要熟知绘画技巧,也需要精通文学。
       掘地的、播种的,男的、女的,他觉得这些人就是他必须不停地描绘的对象;他必须观察乡村中的一切,并把这一切都画下来。在大自然面前,他不再觉得自己是完全无能为力的了,这使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狂喜。
        毛威是个精力充沛的人,但他从不滥用自己的精力。他在作画时就是疲劳了也继续画,如果这样做还感到疲劳,他索性就再多画些。到那时,他的精神就能恢复过来,并且又可以重新画下去。
        如果你想要创造,就到生活中去。不要模仿。你有没有自己画的写生?
       他不仅爱她的美貌,而且爱她整个的人和她的风度——她从容、沉静的步态,她端庄、娴雅的举止和在举手投足间表现出来的良好教养。
       他的生活需要爱情,爱情会去掉他作品中粗陋的成分,磨去那些生硬的棱角,并使之由于有了它一直缺少的现实感而更富有生气。
      “即使画风景,” 温森特说,"我也希望把人的一些特质画进去。"
      我用一支木工的铅笔所表达的东西,比他用整整一个画箱所表达的还要丰富。
      学会受了痛苦而不抱怨,这是唯一实际的事情,是一门大学问,是需要学到手的一门课程,是解决生活中一切问题的办法。
      那是一种用这样一句话就可以表明的信仰:一个劳动者的形象,一块耕地上的犁沟,一片沙滩,一片大海和一角天空,都是严肃的主题,它们是那么难以表现,同时又是那么优美;为了表现出蕴涵于它们之中的诗意而献出自己的生命的确是值得的。
      那个孩子,他常常坐在角落的地板上,同温森特一起待在画室里。他对着温森特的画发出欢叫,然后坐下来静静地看墙上的那些素描。
      每天清晨,他一睁眼就能望见太阳升到他父亲那所教堂精巧的尖顶之上,轻轻地给池水涂上一层淡而柔美的色彩。
      温森特试图在他的画布上揭示死亡是一件多么自然的事情,自然得就像一片秋叶飘落。
      在他心目中,米莱的《晚钟》,才是这个最为沉默寡言的汉子所创作的最天才的作品。
      在我看来,淫秽的画或书籍是没有的,有的只是想象力贫弱和技巧拙劣的作品。
      我是个农民画家。我要回到我的田野上去。我要找到一个太阳,它炽热得能把我心中除了绘画这种欲望以外的一切都烧光。
      为了画蒙特梅哲山脚下的那片田野,他竟到那里去了五十次之多。他从早上七点,一动也不动地画到晚上六点。一天一幅油画!
      我已经画了八年了。八年中没有一次有人要买一幅我画的画。我从来就是个傻瓜。
      他要在绘画中表现出像音乐一样给人以安慰的东西,他希望去画带有某种神圣非凡的东西的男人和女人。
      当我画太阳时,我希望使人们感觉到它是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旋转着,正在发出威力巨大的光和热的浪。当我画一块麦田时,我希望人们感觉到麦粒内部的原子正朝着它们最后的成熟和绽开而努力。当我画一棵苹果树时,我希望人们能感觉到苹果里面的果汁正把苹果皮撑开,果核中的种子正在为结出自己的果实而努力!
    当我给一个男人画像时,我希望人们感觉到这个男人汩汩(gu gu)流过的一生,——他所见到的一切,他所做过的一切和他所经受过的一切!
     农民就像庄稼那样正向下融会到土壤里面,而土壤也向上融会到农民身上。我希望人们感觉到,太阳正注入到农民、土地、庄稼、犁和马的内部,恰如他们反过来又注入到太阳里面一样。当你开始感觉到世间万物运动的这一普遍的节奏时,你才算开始懂得了生活。只有这,才是主宰一切的上帝。
     对他来讲,时间不是用一页页飘动的日历,而是用一幅幅源源画出的画来计算的。
     温森特知道,要获得这种在他的阿尔油画中占支配地位的强烈的黄色调子,他就得紧张,就得进入兴奋的竞技状态,就得有一阵阵的冲动和强烈的感受,他的神经就得受刺激。如果他允许自己进入这种状态,他就又可以像以前那样画得光辉夺目。然而,这条路却会把他带向毁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渴望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渴望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