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一个普通书评人到《纽约时报》最畅销作家竟然是这个原因!

奕由
2018-02-02 看过
在任何一个时代,想要系统地学习任何一个领域,传统的方式是效率最高的。什么是传统的方式?买这个领域评价比较高的、内容由浅入深的书,仔仔细细读一遍。
学者梁文道曾说过一句话,任何一本书被一个读者拿起来的时候,他心底都有一种或许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欲望,就是要改变自己、提升自己,这是一个很伟大也很卑微的欲望。
不得不承认,在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读书都同样被看做一个特别正能量的事情。它意味着我们开始主动学习,想要提升自己。
那么我们来假设:一个普通人,爱好读书。要如何通过提升学习力,来实现自己人生的逆袭呢?许多人都看过《生命最后的读书会》,这本书讲述了作者和母亲两个人的读书会,通过读书陪伴母亲走过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却鲜有人知道这本书背后的写作思路和逆袭故事。
这本书的作者是威尔•施瓦尔贝,如今已经年过五十,他不仅是横扫全美各大榜单的的知名大作家,还是国际上炙手可热的书评人。可是在许多年以前,他只不过是一个书商,一个默默无闻的图书编辑,或者说是一个书呆子。他的案例可以说是书评人逆袭的一个典型代表。
今天,我结合美国作家威尔•施瓦尔贝的旧书《生命最后的读书会》和新书《为生命而阅读》,和大家分享一下知识管理时代,一个普通书评人如何实现逆袭。
1.保持饥渴的习惯
读书最主要的是习惯问题。我们判断一个人是否热爱阅读,其实就是看他的阅读习惯。在《为生命而阅读》的序言中 ,施瓦尔贝描述了自己的一个梦。那是他经常会做的一个噩梦:飞机快要起飞了,只剩几分钟飞机就要飞走,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无书可读,他原地打转,疯狂的开始寻找书店,一直跑,一直跑,仍是一本书都找不到。在梦中他想到几个小时无书可读,就感到惊慌失措,开始尖叫,然后从梦中醒来。哦,还好,只是个梦。
施瓦尔贝通过这样一个梦,来坦诚地书写自己对阅读的饥渴,对书的热爱,其实是很高明的。类似的场景我之前在有一本小说《过于喧嚣的孤独》里也读到过,那是一个废品回收站工作的老人,他把许多人们扔掉的书都带回家,他经常做一个重复的梦,梦到自己睡在床上,除了天花板,床的两侧都堆满了书,他经常在梦中受到惊吓,害怕两边的书随时掉下来砸着自己。
心理学家荣格曾说过,人只有在梦中才不会伪装。所以许多作家在认为不好直接叙述,或羞于表达时,会借助梦,来写出真实想法。这样一想,这两个作家其实还挺可爱呢。
其实也不难发现,许多对于知识处于饥渴状态的人都有买书,收藏书的习惯。对于他们来说,书早已成了生活必需品,是作为生命的一种材料、活是一个营养的补充一样的存在。
2.去寻找与读书有关的书
施瓦尔贝分享说:“我最享受读书的时候,是我无意识地读书的时候。是那些让我全情投入到某本书,让我全神贯注、深受感动、目眩神迷的时刻。”每打开一本书,他都希望能做到这样。甚至是为了能够培养这点,他会去寻找与读书有关的书。
每次读书,我们都是在学习如何读书。读书是一门我们一辈子都在练习的艺术。不像试鞋子——而是像水墨画、插花、箭术一样。有些作家让读书这门艺术变得容易,有些让它变得更难。每个作家都在教我们如何读书;每本书都在教我们如何读书;我们在教自己如何读书。我们读得越多,我们就读得越好。每读完一页,我都是一个比刚开始时更好的读者。
所有这些都是想说明,关于读书这门艺术,只有一种练习方式——那就是读。
 
3.行动力的关键就是主动
写作就是写细节,主动发掘生活以外的新鲜事情。
在读《为生命而阅读》的时候,我发现作者解读了中国作家林语堂的作品《生活的艺术》,这本书是1937年由约翰德伊出版公司出版的。林语堂在上海结识了作家朋友珀尔•巴克,她帮助林语堂出版了这本书。珀尔本人当时已经是世界闻名的畅销书作家。她的小说《大地》——以中国的一个小村庄为背景——为她赢得了1932年的普利策文学奖,继而又在1938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珀尔•巴克后来嫁给了约翰德伊出版公司的创始人,她把林语堂介绍给了自己的丈夫,后者立刻与林语堂签约。
为了了解关于林语堂更多的信息,施瓦尔贝来到中国。他亲自走访了林先生的小女儿,多次对谈,了解林先生眼中的中国文化和东方文明,他还主持举办林语堂研讨会,在交流和探寻之中,才有了如今的一个外国作家视角下的林语堂。
4.产品意识
你的作品是被人们阅读,并能满足人们某种需求的东西。有许多人在写作的时候有自己的小情绪,比如写一篇书评,由着自己的性子写完了,把自己写嗨了。可是别人却不知所云。其实这时候,写作者缺乏的是一种产品意识,你在写什么,写给谁?你这样写,你的读者对象会喜欢吗?施瓦尔贝认为,在刚开始写作的时候,至少对自己严格一点,或者有一点完美精神。
在我们这篇文章的开头,我向大家提到施瓦尔贝的一本很火的书《生命最后的读书会》,从文本来看,这是一本书评集。而他不同于书评的一点是,这本书的主题有故事在。在《哈佛非虚构写作课》中有这样一句话,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史诗般的故事。
稍作留意,不难发现,故事元素,其实一直都是一个热门的元素。人类的大脑就是一台故事接收器。这本书向我们传达了,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母亲和他的儿子,一起做的一件很有爱的事:读书。自此,书的主题实现了升华,从一本书评合集到带有临终关怀的生命之书。
最后分享一个我在《为生命而阅读》里看到的一个故事:施瓦尔贝有一个朋友,他是一位剧作家,二战期间他曾在摩洛哥和欧洲的美国海军情报局服役,他的足迹遍布全世界。在上半个世纪或者说他这一生,他的朋友收藏了大量的书,有数千册。但当他快七十岁时,他开始或卖或送走了大部分藏书。而当他快到八十岁时,他决定从此只留下一百本书。对大部分人来说,一百本还是很多了。但对一个爱书爱了一辈子的人外加是一位退休教授来说,一百本根本不算什么。为了减少藏书量,他给自己定了一条规矩:如果他要留下最近读过的某本书,他必须从一百本藏书中选一本送走。
你遇到你生命里的一百本书了吗?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为生命而阅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生命而阅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