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就求一个说得着

沈十六
2018-02-02 看过

前几天,用四个晚上读完了这本书,感觉刘震云真是牛,文字精炼,故事不拖沓,写俗事有哲理。这本书不过讲了几个特别粗糙、普通的人,割裂来看也能独自做一短篇,很有意思。

跟朋友瞎聊起来,发现最打动自己的地方还是在于,人生在世,家人、朋友、恋人,都是求个能说得着的人。

人和人勾连的,就是能不能说到一起去,能说到一起就感到痛快、酣畅、没完没了、心生欢喜;不能说到一起就会难受、尴尬、恨不能立刻转身就走。

这是互生好感的前提。

书里许多人身上一辈子都只活出了一个道理,或者印证了一个道理。吴摩西他爹,也就是杨百顺他爹,卖豆腐的老杨,所触动人的是他和赶大车的老马的事。有人你把他当朋友,但他不把你当朋友;有人你没把他的当朋友,但他拿你当了朋友。人就是如此,谁能怪谁。

在后面这道理又升了级。极好的朋友和关系,能因为十斤肉或一丁点儿的嫌隙断裂掉。普通朋友掰掉,也就是一刀砍在四肢伤,能伤到筋骨,但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好朋友掰掉,有时候是能出人命的。原本的知心话,成了定时炸弹。

我看完之后,说普通人苦。一方面是没钱的苦,人人都为生计奔波,劳神费力,也讨不到好。杨百顺一开始为什么要逃走,是因为丢了只羊,他担心会去被老杨揍。他有逃避型人格,这个暂且不谈,但到底是因为一头羊在一个卖豆腐的人家里很重要。

后来,他逃出去,杀过猪,挑过水,劈过竹,种过菜,卖过馒头,贩过大葱。可他最想干的是像罗长礼一样喊丧。最后,他直接改名换姓,成了“罗长礼”,这一路,他又受了许多苦。

但另一方面,最苦的其实是想不明白,却不得不改变的过程吧。那种不断变老,可根本不知道如何过了这一辈子的人真的太苦了。

死神的挽歌说:“吴摩西半生坎坷,看着处处占理,却处处说不上话,一直在人生路上奔波,只知自己叫什么,从哪儿来,却不知要到哪儿去。牛爱国是吴摩西的翻版,表面上看一个出延津,一个回延津,但实际上都走不出心灵的困顿。”

而牛爱国要比吴摩西好许多,至少我觉得,作者给了他一个知道的去处。他要去找那个他或许能说得上的女人了。不管怎样,此时此刻,他有个人能说着。

上半部分结束时,我特别心疼巧玲,而后来的故事也跟她有关。她成了另一个人,也有了自己的苦。曹青娥,也没有嫁给“能说得着”的人。吵了大半辈子,最后只能跟自己的孙女说话。她心里的困顿来自吴摩西,她的后爹。

我至今也不知道她到底要问对方什么,也不忍去想。总觉得那封信,那愧疚,那思念,那歉意,都成了一份甜。

在这本书里,我没有看到爱情,如果有的话,还不如说是“手谈”的二位。剩下的感情都是撕破了幻想的现实世界。

第一,县城小姐看多了言情话本,以为故事里的良人在现实中存在,平时卖豆腐憨厚朴实,不干活时能穿得体面周正,读些诗词,索性按着性子下嫁了。可她后悔了,不是后悔嫁人,而是后悔读那么多书。这点够可笑的。

第二,偷情的人倒是成了有情人。吴摩西去追带着家当私奔的吴香香和老高,在车站看着两人说话,吴香香怀了孕,跟老高吵吵闹闹,但很幸福。他原本就是假找,到后来是根本不想找了。

第三,牛爱国的姘头的丈夫李昆(忘记姓氏了),五十多娶了二十多岁的楚红,两个人一开始也能说着,可后来就说不着了,最让我觉得触目惊心的是崔小哥点醒牛爱国的那段话,有兴趣的可以找来读读。那才是站在围城之外的人,看到的真理。大意是养着一个人跟她能说找,和别人找着她,你跟她能说着,两者有一条看不见的天堑。

真不知道刘震云相不相信爱情和婚姻啊。写得这么悲观。

不求那么多了,能说着就好了,先能说着吧。

这本书里,我喜欢的人物是老詹。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句顶一万句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句顶一万句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