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月 奔月 7.9分

奔月应该是去天上而不是在地上看月亮

默尔索小姐
2018-02-02 15:01:08
奔月应该是去天上而不是在地上看月亮

1. 小六逃离的理由
小六逃离的理由我其实看到最后也不是很明白。对平常生活尊敬又厌倦?抑或是家中便有逃离失踪的基因?从留下的人的章节里可以依稀看出她的丈夫贺西南原本不了解她,情人张灯最开始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常例交往对象,绿茵餐厅的老板娘绿茵也不过是一个隔着圈子的人,她的母亲也只是了解一部分的她。这都是很正常的事,但是问题在于小六自己也并没有很了解自己,就像看完书以后我也依旧不清楚她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一样。这本来无可厚非,但却因此让逃离变成了一件本质上漫无目的的事情,本来就没有计划潜意识里寻着一个契机,终于寻得一个契机之后却没有活成一个多么别致的样子,从一段掉色的生活来到另一段会褪色的生活,她要她是她,可这个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讲清楚。小六像是一只羊,或者孤魂野鬼。她自始至终身穿桎梏,不知自由为何物。即使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她也没有挣脱虚无感的枷锁,成为最为真实的自己。所以我宁愿相信遗传的假说,就像我曾经遇到过的那个叫阿执的姑娘一样身而具有流浪的基因。

2. 乌鹊与光滑的新生活
乌鹊,因乌山、鹊水而得名。我原以为这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





...
显示全文
奔月应该是去天上而不是在地上看月亮

1. 小六逃离的理由
小六逃离的理由我其实看到最后也不是很明白。对平常生活尊敬又厌倦?抑或是家中便有逃离失踪的基因?从留下的人的章节里可以依稀看出她的丈夫贺西南原本不了解她,情人张灯最开始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常例交往对象,绿茵餐厅的老板娘绿茵也不过是一个隔着圈子的人,她的母亲也只是了解一部分的她。这都是很正常的事,但是问题在于小六自己也并没有很了解自己,就像看完书以后我也依旧不清楚她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一样。这本来无可厚非,但却因此让逃离变成了一件本质上漫无目的的事情,本来就没有计划潜意识里寻着一个契机,终于寻得一个契机之后却没有活成一个多么别致的样子,从一段掉色的生活来到另一段会褪色的生活,她要她是她,可这个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讲清楚。小六像是一只羊,或者孤魂野鬼。她自始至终身穿桎梏,不知自由为何物。即使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她也没有挣脱虚无感的枷锁,成为最为真实的自己。所以我宁愿相信遗传的假说,就像我曾经遇到过的那个叫阿执的姑娘一样身而具有流浪的基因。

2. 乌鹊与光滑的新生活
乌鹊,因乌山、鹊水而得名。我原以为这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没想到她从一个社会逃离到了另一个社会,而且一点也不乌托邦,除了与之前的生活毫无关系,依旧充满了生活中该有的阶级和各怀心思的人。她的新房东,舒姨和籍工,失去过一个女孩儿的老两口;林子,这个新世界里因为对她好奇而伸出援手照料她的人,一段奇怪而暧昧的关系;聚香,小镇卖彩票终于等到中彩票的人并与他结婚生子;钱助理,她曾经的上司教导她丛林法则与女性自强不息的人;退休的老警官,乌鹊最有智慧的人。这段新生活其实一点也不光滑,它依旧是一个体系成熟的社会,唯独小六被赋予的两段关系有些微妙罢了。当林子被她的一身莫名其妙所吸引开始询问她是谁的时候,她从来没有回答过这个问题,可能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段新生活也许还比较光滑,因为没有多余的内核,但绝不脱俗,除了那个退休的老警官。这里面最富有智慧的话莫过于在小六准备回去的时候老警官讲只有像他这样,老了,退休了,离开社会了,这才叫实打实的失踪。只有脱离了社会才算是真正的失踪。所以真决心要跑,就跑到深山里去吧。

3. 留下的人们
已婚人士贺西南是个普通人,普通的忠贞的男人。这两个词放在一块儿还有点违和。蓬勃壮丽的事业背后他其实是个很没有灵魂的人。这点也许确实和小六不同。忠贞当然也没有挺到最后,人是薄情的,善变的,或者说得好听一点,扛不过时间的。那个两年前曾经用了二十天将她的死亡变成失踪的男人也会有一天终于无法忍受再次亲手将失踪改为死亡。贺西南的转变其实不论绿茵是否出现都会发生,时间早晚和契机异同而已。他的变化倒是我觉得全文当中最为顺理成章的部分。
情人张灯,如果他最后不是以网络作为依凭,其实这个人物我是很喜欢的,或者他不像是个人物,他像是某些人的内心,比如我总觉得他的存在就是用以表现小六的内心的,浪荡不羁充满了性与秘密,拥有胆量和能力去渴想罪过和欢愉。后来他爱上了电脑里的小六,依然不算是真正的小六,带着毛骨悚然的浪漫。有点酷。
绿茵,这个人物本身就是小说式的偏执狂。虽然为她编制了好的人物背景,但行为本身是不大现实的,更像是一个单纯的推动者。
小六的母亲,唯一在两年后还记挂着她的只有母亲。那个认为家族有遗传病的,那个从小喂她吃蝌蚪的,那个装作是失踪父亲给她寄礼物的,那个在她失踪后无比淡定的她的母亲确是两年后唯一真正牵挂她的人。这一点太真实了。普遍意义上来讲,母性之爱和父性之爱还是远胜于男欢女爱的分量的。

4. 两端高论
抛开主线,小六在乌鹊镇留下过两段高论。
一段关于薄被子,两端,女主人和男主人的位子可以有完全不同的各种搭配,随便换,无限大的替代性。这就是婚姻,这就是社会。似乎一语中的。很值得思考。这大概也就是虚无感的重大来源。当你站到某一个旁观视角的时候,一切都像是一场骗局一样毫无意义。所以说啊,天上的事比人间的有意思多了。
另一段关于树叶,一阵风来,少部分树叶会翻动起来,阳光下闪闪发光,而大部分的树叶,只是一个静止的背景,作为颜色或形态而存在,它们动也不动,也没有人能看得见。这也就是常态。你想做背景呢,还是做翻动的树叶?都一样的,都在树上,都是洪流中的小人物。
小六固然是有思想的,不论是承袭笔者的还是被赋予人物本身的,只是这套系统是涣散的,让人找不清楚她真实的位置。我多希望她是个彻头彻尾的清醒的旁观者,这样这场出逃就将生出无尽的意义。

奔月应该是去天上而不是在地上看月亮。书很好, 但是依旧不够清晰和深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奔月的更多书评

推荐奔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