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装大佬的自白

皇尧
2018-02-02 12:58:04

又要以一种非常简单粗暴的方式解读它了:这难道不是一个大V草粉的故事吗?

如果这个姑娘用盖楼的方式发帖,估计画风不是书评这样。

一直记得这样一段话:“这两年很奇怪,大家的道德标准一致提高了。北美吐槽君里的来稿,无论写得多么如怨如慕,评论都能一眼揪出来:‘是小三!’‘题主不就是绿茶婊么?’‘题主是从垃圾桶里找的男朋友吧?’公众号都教女孩子要聪明,要趁青春正好,一击即中。‘什么样的男人不能嫁’这个专题,不知道养活了多少自媒体人。”

其实我自己,对情感的理解也开始变得不那么立体了。也许是领会到了标签化的“酣畅淋漓”以及“一眼看穿”时的洋洋得意,刚开始接触一些“深刻点评”的时候,这种感觉是非常明显的,暂不论裁剪是否有好坏,它们像一把把剪刀在绸布上裁剪,剪得又快又猛,眼花缭乱。

所以在看待他人的问题的时候,少了些怜悯,怜悯不是去可怜他人,而是一点深刻的同理心,去接受一些事情存在的合理性,接受这样的事情的发生不一定是蠢的,或者,蠢也不是可笑的;在看待自己的问题的时候,则有些精神分裂,既想抽丝剥茧一般抽出最简单的逻辑后立即执行,又对自我的直觉产生深刻的怀疑。许多人间套路,似乎就

...
显示全文

又要以一种非常简单粗暴的方式解读它了:这难道不是一个大V草粉的故事吗?

如果这个姑娘用盖楼的方式发帖,估计画风不是书评这样。

一直记得这样一段话:“这两年很奇怪,大家的道德标准一致提高了。北美吐槽君里的来稿,无论写得多么如怨如慕,评论都能一眼揪出来:‘是小三!’‘题主不就是绿茶婊么?’‘题主是从垃圾桶里找的男朋友吧?’公众号都教女孩子要聪明,要趁青春正好,一击即中。‘什么样的男人不能嫁’这个专题,不知道养活了多少自媒体人。”

其实我自己,对情感的理解也开始变得不那么立体了。也许是领会到了标签化的“酣畅淋漓”以及“一眼看穿”时的洋洋得意,刚开始接触一些“深刻点评”的时候,这种感觉是非常明显的,暂不论裁剪是否有好坏,它们像一把把剪刀在绸布上裁剪,剪得又快又猛,眼花缭乱。

所以在看待他人的问题的时候,少了些怜悯,怜悯不是去可怜他人,而是一点深刻的同理心,去接受一些事情存在的合理性,接受这样的事情的发生不一定是蠢的,或者,蠢也不是可笑的;在看待自己的问题的时候,则有些精神分裂,既想抽丝剥茧一般抽出最简单的逻辑后立即执行,又对自我的直觉产生深刻的怀疑。许多人间套路,似乎就是一些逻辑的归纳,如此如此,就是这样,如此如此,就是那样,确实省心省力,也让人有“看透”之感,而这种“看透”感,会让人变麻木,变得居高临下。

回到故事,它可以这样评价:“这个女人是个偏执狂,再走火入魔要变成泼硫酸的罪犯了,这种爱让人恐惧。”

也可以这样评价:“她用一生完成了对自己的爱情观的实践,她甚至不属于人间,纯粹到极致。”

还可以说:“看看洛丽塔,再看看她,同人不同命啊。”

也许,这也不是“因为作者是茨威格,所以才要怀着包容的心态去解读故事的各层含义”,而是芸芸众生皆如此,将自己放低一些吧。

再借用一句话:”文学、音乐——哪怕是通俗小说和流行音乐,它不是为了‘政治正确’而存在的,它是为了你在某天,寻找到一点心有戚戚焉,从所有看似不可理喻歇斯底里的故事里,窥见了人生毫无逻辑的逻辑。“

然后想开个玩笑,茨威格怕不是个女装大佬,心理描写太细致了。女主角因为R先生从未认出自己而不直接与他相认这个点还是很狠心的,说它重要么也不重要,说它不重要,其实还真的有点重要,这个情节啊,厉害。

想起自己也写过《橘生淮南》的评论,但当时是觉得不好,现在想想,也还是不大好,虽然写的都不是寻常逻辑,但自圆其说的能力还是有高下。

最后再开个玩笑,感觉女主完全可以趁在他家的时候把他的手稿撕了,说你写的这些,通通bull shit,然后扬长而去。这形象绝对比那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形象有力量得多啊,顺便还能激发一下R先生的自我反思,不爱就不爱好了,讨厌也讨厌好了,偏偏不能便宜你这么快把我忘记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